正文 第九百四十五章 弑父夺权【三更求花】

    不知道为什么,左磊竟然被自己父亲脸上的笑容弄的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当即吼道:“你他妈的给我闭嘴,别以为这样我就能不杀你!”

    “雪狐一生,从来没有弯腰跪在地上祈求别人放过我。”

    雪狐笑了笑,道:“妥协是为了再一次崛起,认输是看到成功无望,所以不如干脆点,将一切损失都最小化,但真要说让左某人对谁弯腰说一个‘服’字,很抱歉,没做过,也做不到!”

    此刻,面对着自己儿子的背叛,雪狐竟然平静的很,只是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顿说道:“所以,我也不会指望你手下留情什么的,你既然把事情都做到了这一步了,再不动手杀我,就是养虎为患,恐怕我这个做父亲的都会小看你!”

    说完这些,雪狐的笑容愈发的灿烂了,一仰头,道:“来吧,儿子,让爸看看你是不是一个做大事的料子!”

    左磊现在本来就情绪不稳定,一听雪狐这么一激,当时眼睛就红了,冲上去手如铁钳子一般直接捏在了自己父亲的脖颈之上,几乎是使出了吃奶劲儿在很掐,一边掐,一边还在剧烈的摇晃,神色狰狞。

    “老家伙,你不是很能耐吗?到最后还不是得死!”

    “你压制我,让你压制我,我要拳,你不给,我的儿子死了你他妈都眼睛不眨一下!”

    “……”

    一口怨气,在左磊心中憋了三四十年的时间,如今终于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整个人状若疯癫!

    窒息!

    完全窒息!

    不过诡异的是,雪狐的脸上,从始至终都带着一抹笑容,看着自己儿子狰狞的面容,嘴角划出一抹嘲讽,最终,气绝而逝。

    “噗通!”

    当雪狐的尸体栽倒在地上的时候,左磊也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看着自己父亲的尸体,一个劲儿的自语:“死了么?终于还是死了么?”

    没办法,雪狐像一座大山一样,镇压在他头顶上已经三四十年的时间了,现在他忽然暴起,即便成功了,也仍然觉得有些不敢置信,总觉得那个虽然年迈,但却强大无比的老人像座大山一样笼罩在自己的头顶上,弄的他都有些喘不过气了!

    左磊的司机这个时候也是弄的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不过他终究还是比左磊冷静,当即走了过去,凑到左磊耳朵旁边,低声道:“磊哥,你成功了,现在……你已经是洪门的最高掌门人了!”

    最高掌门人!

    洪门之主!

    这些字眼闪过左磊脑海中的时候,左磊的眼睛当时就亮了起来,忽然仰头大笑了起来,状若疯癫!

    “哈哈哈哈……”

    “是啊,我他妈是洪门之主了,从今往后,老子的命运终于该老子做主了!”

    “……”

    那司机也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毕竟雪狐实在是太强大了,简直就是一尊镇压在他们所有人头顶上的大山,此刻忽然翻身了,难免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不过还是低头道:“不过磊哥……老爷子的死总得给下面的兄弟一个交代的,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就揭过去的,毕竟老爷子在洪门积威很深,没有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怕是说不过去!”

    这么一说,左磊也是一个激灵渐渐反应过来了,扭头看了那司机一眼,道:“说说你的意见!”

    “我?”

    那司机陷入了良久的沉思,过了很久,才眼睛一亮,道:“不如把老爷子和少爷的死全都推到那叶无双的身上,反正他这个人做事百无禁忌,而且对咱们洪门是志在必得,现在香港刚刚平定,正式寻找新对手的时候,这个节骨眼儿上对咱们洪门下手,也是合情合理的!您大可以告诉那群人,因为您这段时间正在满世界巡查,所以避开了暗黑议会暗堂的刺杀!如此一来,不就把所有的仇恨转嫁到叶无双的身上了么?再加上您是左家唯一的继承人了,他们就算是想不让您上位都不行!而且……您不是准备带领洪门的武士南下么?如此一来,挑起愤怒以后,南下找叶无双报仇,那不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么?”

    “对啊!”

    左磊听的眼睛一脸,当时就一拍大腿,有种灵光一闪的意思,略一琢磨,就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可*作性,当下拍了拍那司机的肩膀:“看不出来啊,你小子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这到了关键时候倒是有妙计啊!嘿嘿,放心吧,这件事要是能成,少不了你小子的好处!”

    那司机也是满脸的笑容,卑躬屈膝的,一副狗奴才相,道:“以后全看磊哥的提拔了。”

    这件事情,就这么敲定了下来,左磊心有定计,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站起身来,对着其他三个亲信道:“你们把老爷子的尸体弄出去,然后入殓了,这件事情上你们也是立了大功的,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三人也是狂喜,哪里还能不开心啊?他们帮着左磊做下弑父夺权的勾当,算是左磊的铁杆心腹了,左磊上位现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只要等左磊上位,那自己还不是平步青云么?

    ……

    只是,左磊机关算计,到最后却忽略了一个细节,就是……会议室的窗帘没有拉上!

    在这幢大厦对面的一栋大楼楼顶,正有两个黑衣男子冷冷看着这一切,他们手中,有着高倍率的照相机!

    ……

    京华市,许家别墅。

    许老爷子早上一早就早早起床了,等下楼的时候,许艾玲和许平澜已经做好了饭。

    这对姑侄,这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都请了假在家休息。

    许老爷子也不好过问她们究竟是怎么回事,毕竟是过来人了,从两个女人身上的点点滴滴就看出来了,八成是在感情上碰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阻拦,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的比较。

    许老爷子下楼后,如往常一样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可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端起许艾玲给自己盛好的白粥时,心中没来由的一阵心慌,然后手一抖,手中的碗就掉在了地上,“啪嚓”一下,四分五裂,粥全撒在了地上。

    老将军面色顷刻间一片雪白,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气!

    许艾玲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回头问道:“爸……您怎么了?”

    “没事!”

    许老爷子摆了摆手制止了许艾玲,瑟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忽然觉得胸口有点闷,空落落的,似乎……似乎一位对我很重要的人……去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