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四章 无情最是豪门【二更求花】

    雪狐倒是不疑有他,反正这一口茶是喝下去了,倒是很干脆。

    “坐吧。”

    雪狐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子,直接让左磊坐下了,沉吟了一下,才问道:“小风的后事……”

    一说起这个,雪狐的情绪也多多少少有些低迷,毕竟那可是他的亲孙子,他一系单传的亲孙子,被人弄死了不可能心里面没有任何波澜,只不过这一口气他是不想忍也得忍下去!

    “已经入殓了。”

    左磊脸上带着一种深亢的悲哀,轻声道:“准备挑个好日子下葬,毕竟人已经没了,总得考虑一下孩子的身后事了。”

    “应该的。”

    雪狐点了点头,声音有些苦涩,家人去了,他却不能报仇,咬碎了钢牙的忍着确实难受到了极点。

    两人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转眼间,就已经到了八点半左右了。

    可……仍然没有一个洪门下面的大佬抵达!

    渐渐的,雪狐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儿,洪门的每次大会,几乎都是早上九点召开的,差不多已经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了,如今到了八点半,却无一个人到,这事情就有些诡异了!

    雪狐皱起了眉头,看了左磊一眼,问道:“为什么还没有人来?你通知的是几点开会?”

    左磊没有回答,而是慢条斯理的看了自己的手表一眼,略一琢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继续装孙子了,而是笑眯眯的抬起头道:“父亲,我为什么要通知那群大佬过来啊?家丑不能外扬,我可不希望有太多人看到我们左家的丑事!”

    雪狐面色豁然一变,厉声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难道还不够明显么?”

    左磊冷笑一声,道:“父亲,您真的想多了,你以为我真的会把那群大佬着急过来看我的笑话吗?让他们所有人见证我……被您削掉所有权利?像条丧家之犬一样被赶回家里坐冷板凳?”

    雪狐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大逆不道!”

    雪狐身后的司机一声厉喝,他跟着雪狐好多年了,也算是洪门的元老了,一看这情况,雪狐还未说话就直接炸窝了,直接就将手伸入怀中,准备掏枪!

    可惜,有人更快。

    左磊的司机冷笑一声,早就负在后面的手直接掏出了插在后腰的枪,是一把上了消音器的华夏部队06式制式手枪,一抬手,对着对方胸口就是“噗噗”两枪!

    两朵血花绽放!

    在其身边站着的另外三个左磊的亲信里有两人一左一右直接将这老司机给架住了,没让其跌倒,剩下的一人从腰间直接拔出一柄三棱军刺,一步踏出,一把捂住那老司机的嘴,三棱军刺飞快朝其腹部“噗噗噗”的捅了十几二十下才总算作罢!

    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这老司机就让毙掉了,雪白的衬衫已经彻底染红了,肠子都流出来了,早已经气绝,架着他的两个汉子这才放手,将尸体丢在地上。

    这一切,说起来长,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生了!

    雪狐瞳孔急剧收缩,诡异的是,竟然没站起身直接动手,但心里对左磊的意图却了然——自己这位儿子,这是要造反啊!

    “好个狼子野心,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想不到全部都是装的。”

    雪狐冷冷一笑,这个时候反而倒是冷静下来了,跟了他很多年的亲信就那么直接挂了,可却没有任何心疼或者不忍的样子,气势撑得很稳,只是抬起眼皮子看了左磊一眼,随后就再次闭上眼睛了,淡淡道:“真要祸起萧墙,父子相残么?”

    “无情最是帝王家,为了权力,什么都得做,这是你交给我的道理啊,父亲。”

    左磊桀桀怪笑了起来,道:“更何况,我的儿子已经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我不敢做的啊!”

    “也好!”

    雪狐点了点头,道:“翅膀硬了,想飞,我却压着不让你飞,你不掉头来啄我才真的是无能呢!你还准备了多少刀斧手,都让他们出来吧,今日老夫就在这里坐着,倒是想睁大眼睛看看,有多少洪门儿郎手里的刀子会往我雪狐身上招呼!”

    “您积威几十年,有几个人敢在你面前动刀动枪?”

    左磊冷笑一声,道:“更何况,这种事情自然是能不让人知道,就尽量不让人知道的好!”

    “就这几个?”

    雪狐摇了摇头,轻叹道:“我还以为你真的是翅膀硬了呢,没想到仍然是条扶不上墙的死狗,老夫对你毫无防备,你都造反造不成功,真是让老夫失望!呵……居然天真的以为凭借这几个废物就能留下我了!?”

    语落,那双始终闭着的双眸瞬间暴睁,冷冷看着左磊,一字一顿的说道:“无情最是帝王家,这是爸教给你的道理,你做的很好,今天,爸再教你一条道理——一个失败者,哪怕事情做的再轰轰烈烈,仍然改变不了他是一个失败者的结局!”

    说完,“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可……毫无征兆的,一股说不出的酸软之感瞬间侵袭全身,顿时又软倒在了椅子了,这回,一双眼睛里,终于露出了震撼,看着左磊的时候,就连眼神都变了:“你……”

    “没什么,只是在那杯茶里加了点料罢了。软骨散呢,无色无味,可是好东西,我托了人花了好歹代价才终于从黑市上买了来,专门算计你们这种武者的!”

    左磊冷笑连连,看着雪狐的时候,眼中的嘲讽是不加掩饰的:“父亲,你还真当我是个扶不起来的刘阿斗啊?您是太极拳大宗师这一条知道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却不包括我啊,毕竟,我可是您的儿子!你觉得,我可能会忽视这么重要的一条,然后带着两三个人就来傻乎乎的对付你么?”

    “我输了,你赢了!”

    雪狐瘫软在椅子上,笑的时候多少有些苍白,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儿可笑。

    纵横一生,虽然经常碰上妖孽到逆天的敌人,可却从来没有人能留下自己,因为他是雪狐,狡狐三窟!驰骋于华夏地下世界,亦不知打败了多少了狠人,因为他叫左谋,素有良谋!

    一生,算不上波澜壮阔,但也可以称之为金戈铁马,头角峥嵘。

    想不到的是,到最后没有栽在自己的敌人手上,反而栽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上!?

    雪狐觉得老天爷真的和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过于有讽刺意味了。不过想了想,也就释然了,看着左磊的时候,目光倒是忽然柔和了许多,一辈子,第一次给了自己儿子一次肯定的评价:“你不错,够狠,够毒,这次计划安排的倒也周密,不愧是我儿子!”

    眼中……竟然隐隐有……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