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三章 知错了?【一更求花】

    一日后,沈阳,洪门总部。

    雪狐几乎是一大早就已经赶到了此地,今日,于他而言,于洪门而言,面临着一个巨大而艰难的选择,可惜,他没得选,左磊的情绪太过不稳定,若不废掉,他不放心,怕左磊一个冲动背着自己弄出什么大问题,给洪门惹来灭顶之灾。

    不是雪狐怯懦,而是……这一次的事情,他们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只要没有给南方那个人借口,他是打不过雁门关的!

    雪狐很清楚,华夏绝对不希望看到南北一统,整个地下世界成为铁板一块!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南方那人绝对不会肆无忌惮的北上的!

    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

    所以,他来了。

    在总部大厦门前,迎接雪狐的是左磊的几个亲信。

    今日的雪狐,穿着一身白色唐装,神清气爽,满头白发大背着,贵不可言,在从宾利车上下来后,首先环视一圈,这才微微眯着眼睛问了一句:“左磊呢?”

    “磊哥心情一直不好,从漠河回来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子里面,也不肯出来见人,已经两天两夜水米没进了。”

    左磊的司机也在场,垂着头,低声道:“风少爷的事情,对磊哥刺激很大。”

    雪狐挑了挑眉毛,没说话,心里面倒是不禁松了口气,左磊心里面难受他倒是不难猜测,中年丧子,又被自己削了权柄,换了一般人,恐怕早就疯狂了,左磊没有发疯,他已经觉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当下,点了点头,没说话,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会议是在十四楼举行的,这里已经是顶层了,几乎每一次洪门决定命运的大会都是在这里举行的,因此此时时间还比较早,所以也没什么人,雪狐算是第一个来的,身后只带了一个给他开车的老司机,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会议桌首处,这才道:“左磊呢?让他过来见我,我想在会议开始之前见他一面!”

    “好的,我这就去叫磊哥。”

    左磊的那司机垂着头说了一句,就直接离开了,一直到的时候,才终于抬起了头最后看了一眼坐在会议桌前的雪狐,眸中闪过一丝冷芒,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一闪而没,随即“嘭”的一声直接关上了门。

    ……

    在洪门总部大厦的六楼一间休息间,司机终于见到了左磊,一个人坐在窗前,正静静眺望窗外。

    “老家伙来了?”

    左磊开口了,声音嘶哑的可怕,等回过头的时候,那模样吓了司机一跳!

    这……还是平日间那个左磊吗?

    左磊是个武士,所以他的皮肤是那种很健康的古铜色,可是现在,却看上去雪白雪白的,已经不像是黄种人的肤色了,倒是更像白种人,还是西欧的白种人,皮肤近乎惨白,但是一双眼睛却赤红赤红的,显然是一晚上没睡觉,再加上心力憔悴,这才被折磨至此!模样像极了西方世界传说中的那种吸血鬼!

    司机被吓了一跳,想着一会儿他们要做的事情,心中的惊惧愈重,有些战战兢兢的垂着脑袋说道:“来了,正在会议室里坐着呢,让我过来叫您。”

    “叫我?”

    左磊嗤笑一声,冷冷道:“一个老懦夫,除了会对着我这个当儿子的横,还敢对着谁龇牙?”

    似乎是那司机的话刺激到了现在本来就敏感的左磊,左磊终于缓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没有半点儿犹豫之色,高大的身材在窗口洒金的阳光下折射出大一片阴影,整个人身上阴沉沉的意味愈发的强烈,唇角挂着一丝冷笑走到一旁的茶几前,抄起已经泡了许久的凉茶,在盖碗中倒好了,径自放到托盘上端了起来,斜睨了自己的司机一眼,沉声道:“你给我把心态放坦然点,他妈的就你这熊样还做什么大事?”

    “是,是……”

    那司机垂着头忙不迭的应着,他不是个傻蛋,心知左磊连那种事情都敢做了,还他妈的怎么会在乎他的命,只要他稍微露出点儿不对劲儿,估计左磊第一个就得杀了他!想及此处,心里倒是一时坦然了起来,反正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想回头已经不可能了,只有硬着头皮一路走下去了,失败了,大不了把命撂这儿,成功了,没准儿还能拼出个一辈子荣华富贵呢!

    语落,大步走了出去。

    ……

    会议室。

    当左磊走进去的时候,脸上的阴沉已经在瞬间换上了另外一幅表情,看上去似乎是……垂头丧气的!

    雪狐斜眼看了左磊一眼后,顿时皱了皱眉。

    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左磊走过去后,二话不说,“噗通”一下就跪倒在雪狐面前,一下子将手中的托盘举到了雪狐面前。

    雪狐垂着的眼皮终于抬起来了,有些惊异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问道:“你什么意思?”

    “父亲,请喝茶。”

    左磊话不多,从始至终都在垂着头,只不过声音多多少少有些沉闷。

    “喝茶么?”

    雪狐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不过很快就消失了,他自然知道左磊奉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在向他认错,不过却没有接,而是扬起眉毛问道:“你是想明白了一些道理,还是想保住自己的地位?”

    左磊垂着头说道:“想明白了一些道理。”

    “是么?”

    雪狐冷笑一声,忽然道:“不过我削你权的决定既然已经做下了,那就不会更改,今日,你依然得从主事人的位置上走下来,你可服气?”

    说这些的时候,雪狐脸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神色了,反正他是打心里觉得自己的这个儿子不是明白了自己的苦心,而是想保住自己的地位!

    “我服气。”

    左磊垂着头,只不过眼中却闪过一道冷芒,不过说话的时候倒是情真意切的:“父亲,您说的那些隐忍之道我没想明白,也想不通,但我却想通了一些别的东西——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儿子,我不想再失去我的父亲了。”

    左磊的话,戳中的雪狐的痛处,其实左风的死,对于雪狐来说同样也是刺激颇深,只不过他将那一切全部都压制在了心里面而已,忍着痛做出了现在对于洪门来说最正确的决定,此刻一下子被左磊说出来,心里也是颇为难受,原本冷厉的眸光倒是渐渐柔和了起来,拍了拍跪在自己面前的左磊的肩膀,缓缓道:“你不明白我的苦心也罢,但你能想通这些,我已经很高兴了,今日削你权,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希望你也不要怨我,该给你的,我会给你,你不能拒绝,不能给你的,就不会给你,你不能抢!”

    “我明白,父亲。”

    “……”

    雪狐老怀大慰,心道自己这个儿子不懂事了三四十年,如今总算是开窍了,心中倒是原谅了左磊,也不疑有他,端起他茶杯就饮了下去。

    眼见雪狐喉结涌动,是真的将茶喝进了肚子里面,左磊终于抬起了头,眼中掠过一抹嘲讽。

    ……

    (今天五更。。。额……话说昨天俺好歹也拼命兑现诺言了。。咋就没一朵鲜花呢?还能不能愉快的相处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