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二章 权力面前无父子【五更求花】

    其实,雪狐现在心中也憋屈的很!

    但是,他却不得不忍下这一口气,他很清楚现在形势,叶无双连战连胜,未逢一败,力量在不断的壮大,可是洪门却数次惨败,精锐的尸体不知道撂下多少,已经伤了元气了!

    现在打起来,真的不是时候,就算能极尽辉煌燃烧血性让世人看到洪门儿郎勇气,但也是一时之勇,到最后逃不过一个灭亡的下场!

    他是洪门之主,需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带着手下的人走向生存才是王道,逞匹夫之勇因为瞬间的怒火给所有人搭进去,那是不智!

    可惜,这种思想,左磊理解不了!

    这也是为什么雪狐评价左磊能做个冲锋在前的悍将,却不能做个隐居幕后的雄主的原因。

    左磊只知道,有仇,就得报,打不过也得打,大不了人死了他妈的还能溅对方一脸血,尤其是,这仇恨还是杀子之仇,就更加不能隐忍了,尤其是,当拒绝的话竟然是从自己父亲的口中蹦出来的,就更加无法接受了,也不知道怎么的,毫无征兆的就说出了憋在胸中很久的话:“父亲,你说的对,你真的老了,真的老了,老的已经不配继续当洪门之主了,当年那个在朝鲜战场上因为兄弟受伤就敢抱着**包冲上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的雪狐已经死了,当年那个面对各方敌对,仍然敢领无数洪门儿郎南下雁门关、饮马秦淮河战,与敌人赤血连战逐鹿中原的雪狐已经死了!你的利爪不再锋利这不可怕,你的牙齿撕不碎敌人也不可怕,但现在,你的心里充满懦弱就是灭顶之灾的开始!你……是个懦夫!”

    说到最后,左磊已经近乎咆哮了!

    雪狐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心里有些火大,不过想着自己的儿子也是刚刚承受了丧子之痛,心情激动也在所难免,所以想发火最后也就作罢了,本来琢磨着解释几句的,告诉自己儿子自己都不过是为了整个洪门的未来而考虑,更想坐下来给左磊分析一下现在的大势,可想到自己儿子的性格,最后也就作罢了,什么不能说。

    雪狐的沉默,让左磊以为是无言以对了,当下,心中火气更大,吼道:“你现在去外面看看小风吧,都他妈变成一具尸体了!你有什么颜面再面对他,你不光不配做洪门之主,更不配做一个爷爷!”

    “啪!”

    雪狐终究还是没能抑制住怒气,一个耳光抽在了左磊脸上,冷冷道:“滚!”

    “嘿……你除了还能对我张牙舞爪以外,还能对谁发怒?可怜的老头!”

    左磊这一次,没有再畏惧,冷笑一声,深深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道:“别以为你忍让了,叶无双就会忍让,那是一头贪得无厌的雄狮,现在大半个身子都已经挤进华夏了,怎么可能会继续呆在雁门关之外不甘的眺望北方?他打过来,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你就会明白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了!”

    说完,转身就欲离开!

    “你站住!”

    雪狐开口了,想了想,随后道:“你回去通知一下,一天后,我要给洪门所有高层开个会,你现在的情绪已经不再适合当洪门的话事人了,我会亲自坐镇总部,直到你什么时候能管住自己的脾气,不会因为冲动而给洪门带来灭顶之灾后,我再考虑恢复你的权柄!”

    这……几乎已经是直接摊牌了,甚至要直接废掉左磊了!

    “尽管来!”

    左磊不屑的冷笑一声,而后拂衣而去!只留下“嘭”的一声摔门的声音。

    待得左磊走后,刚才还算刚强的雪狐面色迅速灰败了下来,咳嗽了几声,整个人无力的坐到了椅子上,双眸投向窗外的时候,有晶莹在闪烁,那分明是……眼泪……

    ……

    楼下,左磊几乎是如一阵风一般冲了出去。

    他的司机一看左磊出来了,当时就迎了上来,问道:“磊哥,怎么样了?!”

    “那个该死的、怯懦的老头子拒绝我了,他妈的,还扬言要一天以后召开大会废掉我!”

    左磊眼睛阴沉沉的,在目光投向司机怀中的左风的尸体时,才终于闪过一丝慈爱和痛心,不过很快就被仇恨和疯狂取代了,冷声道:“咱们走吧!”

    那司机听后也是大骇!

    雪狐竟然要废掉左磊?

    左磊在洪门话事已经多年,在下面人的心里也是积威挺深的,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直接撤掉左磊,那不是诚心要引起灾祸么?

    这司机也不是个傻子,隐约之间觉得,这对父子之间八成发生了什么,当下心中也是有些骇然,乖乖闭上嘴巴不再发问了,他知道,自己今天听到的东西已经非常骇人了,已经完全超越了他的身份应该了解的!不,不是他这个身份,而是整个洪门所有外姓人都无权了解的东西!知道的太多……怕是会有厄难啊!

    当下,也就不敢继续废话了,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将左风放到车子的后座上后,直接钻上了驾驶位。

    上了车以后,左磊的面色始终有些阴晴不定,过了许久,才忽然将目光投向那司机,沉声问道:“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这一眼,给那司机看的毛骨悚然的!当下哪里还敢迟疑什么,飞快说道:“已经十年了,磊哥!”

    “十年了,很长……一辈子有几个十年?”

    左磊叹了口气,缓缓道:“我左磊这些年对你也不薄吧?”

    “磊哥对我有大恩,当年我欠下赌债,老婆都差点儿被卖进窑子里给别人玩,是磊哥你帮我还了赌债,出面摆平了那些放贷的,让他们不敢再找我麻烦的。这些年,对我也是多有提拔,我现在能享受的荣华富贵,全都是磊哥你给我的!”

    那司机虽然不知道左磊要干什么,但心里很清楚,现在表忠心总是没错的,从左磊的脸上,他看出了一些很危险的东西,知道自己现在已经一脚踩进阎罗殿了,八成一句话不对,就得交了命,哪里还敢犹豫啊,飞快说道:“反正,我这条命都是磊哥给的,磊哥你让我干啥,就是去玩命,也绝无二话!”

    “玩命倒是不至于!”

    左磊阴沉沉的笑了笑,道:“不过有件事确实需要嘱托你去办一下!”

    “您说!”

    “你过来。”

    “……”

    于是,那司机把耳朵凑了过去,而左磊则贴在其耳边嘀咕了一会儿,约莫过了两分钟的光景,才终于说完了。

    “这……这合适吗?”

    那司机面色有些苍白,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眼中满是震骇!

    这他妈还不是玩命?

    这不光是玩他自己的命了,而是玩他全家的命啊!

    “怎么,后悔了?”

    左磊垂着头,桀桀怪笑了一声,缓缓道:“权力面前无父子啊……”

    “不后悔。”

    那司机被吓了一跳,连忙答应了下来:“您放心吧磊哥,这事儿我会给您办妥的!”

    “……”

    (五更了,累死了,写了一晚上,不过好在说过的话做到了,兄弟们来几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