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一章 仇恨燃烧后的冷静【四更求花】

    这一口气,憋得雪狐好生难受。

    雪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疼过去的,总之,一脸过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激动的情绪才总算恢复了平寂,沉声问道:“是谁杀害了小风?”

    “不知道。”

    老妈子道:“我也问过大少爷,可是大少爷没说,只是抱着风少爷的尸体跪在门外面说请您将北方洪门武士的调动权交给他,他愿跃马扬刀前去复仇!”

    雪狐长叹一声,道:“你叫他进来吧!”

    “是,老爷!”

    老妈子这就走了出去,没有停留,一直出了别墅。

    外面,三里绿茵之间,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汉子怀中抱着一具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变得冰冷的尸体,直挺挺的跪在地上,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缄默,只是眼中却闪烁着仇恨之火。

    见老妈子终于出来了,左磊眸中的近乎疯狂的复仇之火才总算平息了下来,抬头问道:“姨,我父亲的决定是什么?”

    “老爷请你进去一谈!”

    老妈子看了眼左磊怀中的作风,沉默了一下,终于说出了一辈子唯一一句不该由她来说的话:“大少爷,要不……您还是放下小少爷在进去吧?老爷受到的打击已经很大了,而且最近这段时间他的身体也不好,要是真看到风少爷的样子,我……我怕老爷受不了!”

    “也好。”

    左磊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将左风的尸体交给了随行而来的几个手下,这才抖了抖衣襟,道:“我们这就进去?”

    老妈子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在前面带路。

    ……

    当左磊进去书房的时候,雪狐已经整理好心情,正襟危坐于书桌后面了,只不过那双平时清亮无比的双眸此刻看起来却是红彤彤的,倒是从某方面能表现出他心中的不平静。

    老妈子没有继续跟进来,今天她已经说了不该自己说的话了,心里现在一琢磨还挺后悔的,此刻心中很清楚里面谈话的内容更不是自己能接触的,哪里还会去犯那个忌讳?送到门口就停下脚步了,在左家这种家族呆的时间久了,对于“如履薄冰”四字体会甚深,管不住自己的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最后丢的是自己的命!

    左磊倒是很坦然,这一次进门后,在雪狐面前不再如从前那么战战兢兢,直接坐到雪狐对面,目光直视自己的父亲,很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道:“父亲,我请战!希望您将华北、东北洪门子弟的调动全交给我,我要跃马扬刀,杀向南方!”

    南方?!

    雪狐眉头一跳,心中隐隐捕捉到了什么,不过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波动,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的敌人是谁?在哪?”

    “您自己看。”

    左磊将那光盘与纸条放到了桌上,然后缓缓一推,直接推到了雪狐面前。

    雪狐率先拿起的是纸条,一看,当时眉毛就立了起来,瞳孔急剧收缩!

    果然,是叶无双!

    雪狐长长呼出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这绝对是可能是嫁祸或者是陷害,更没有第三者从中直接挑拨,南北必有一战,真要有敌人在算计主导的话,还不如直接躲在一边坐山观虎斗,这么搅合进来,可能会有大厄!毕竟,地下世界南北之间的形势,现在就是一潭浑水,谁都不愿意搅合进去,怕引来两头斗红了眼睛的猛兽的反噬!

    这……应该是叶无双下的战书没错了!

    左家须知,种因得果,举头三尺有神明!

    简短的十五个字,力透纸背,就算是隔着千万里的距离,雪狐也能感受到叶无双通过文字传递给自己的杀意和必胜的信念!

    雪狐没多说什么,拿起了那光盘,走到书桌对面的dvd上塞了进去。

    过了良久,墙壁上挂着的液晶显示器上,出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

    一个赤红着眼睛的年轻男人,抱着一头猪在……

    猪的惨叫,年轻男人的嘶吼,混合在一起,再加上那屏幕上的画面,简直就是触目惊心!

    饶是雪狐心态够平静,此时也瞬间暴怒,他以为自己看到的会是虐杀的一幕,谁曾想……竟是如此手段!

    “吼啊!叶无双!你他妈变态!气煞老夫!”

    雪狐大怒,一把抄起身边的椅子,“啪嚓啪嚓”几下,就把那液晶显示器给砸成了粉碎,浑身都在颤抖,一边狂砸,一边怒吼:“欺人太甚!”

    过了良久,雪狐才把压抑在胸中的一口怒气发泄了出去,赤红着眼睛弯着腰,哼哧哼哧的穿着粗气,不过整个人经过那么一发泄,迅速冷静了下来,脑子里也开始飞快算计一切。,左磊没有阻止自己的父亲,见雪狐发泄的差不多了,才终于开口道:“父亲,叶无双残暴无道,就算是对待敌人,也不该如此残害,这已经不是残忍了,而是变态!他是在侮辱我们左家,所作所为,不配是一个武者!如此深仇大恨,我们不能不报!”

    雪狐目光阴沉沉的,静静听完自己儿子的话以后,没有给出任何回答,而是淡淡瞟了左磊一眼,随后丢掉了手中的椅子,回到了自己的作为上,仰靠着轻轻闭上了眼睛,面色阴晴不定,也不知道究竟在琢磨些什么东西。

    “父亲!”

    左磊见自己的父亲没有丝毫的反应,顿时就着急了,“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父亲,您难道现在还在犹豫吗?我们左家三代单传,可现在叶无双杀了我的儿子,杀了您的孙子啊!这不光是我们一家人的仇恨了,是在断我们洪门的未来啊,我们唯一的继往开来者都被他给活生生的折腾死了!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刀锋入骨,不得不战啊!我认为,叶无双他虽然强大,但终究是一头西方的雄狮,来到华夏未必能像西方那么凶狂,水土不服,强龙都得低头,现在趁着我们还有一战之力,来个背水争雄,杀他个天崩地裂,战他个人世颠倒,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父亲啊,形势已经火烧眉毛了,只要您说一句话,我就做您的马前卒,直接杀进南方!”

    “战么?”

    雪狐一声长叹,终于开口了,轻声道:“你以为我不想与叶无双痛痛快快打一场吗?可是……现在我们拿什么来打?!香港一战,过万洪门精锐的鲜血染红了九龙的沙滩,一个都没回来,就连老瘸子都交代在了那里,昔年追随我征战天下的八位老将已经去了一个,你培养出来的四个年轻人也没了一个,我们现在已经到了最羸弱的时候!而且……我老了,很老很老了,就算志在天下,也多少有些力不从心!可叶无双现在却正直春秋鼎盛的时候,帐下骁将如云,能征惯战者不计其数,从江南打到南国海疆,又打到香港,未逢一败,现在正式气势如虹的时候,打起来对我们没好处!”

    “就算是要打,也不是现在!现在这地下世界,已经没有哪家能独自对抗叶无双了,除非……群起而攻!叶无双多行不义,凶残诡诈,镇压的人们太狠了,我坚信,那个时候不远了!”

    雪狐脸上有些萧索的味道,轻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不如咬着牙,忍着屈辱,静静等待时机!而且,我们还没有准备好……”

    “嘎!?”

    左磊傻眼了,完全没想到雪狐在仇恨燃烧过后,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这是冷静么?

    如果人真的需要冷静的割舍血海深仇才能成功的话,那这样的成功,不要也罢!

    左磊胸中渐渐腾起了一丝……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