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无言的战书【三更求花】

    左磊几乎是连滚带爬就趴到了左风的尸体面前,看着自己独自黑青的脸膛,所有的信念和心态全都在瞬间被击垮,整个人瞬间苍老了许多,“哇”的一声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中年丧子!

    这是世间的大悲!

    那司机也是心有戚戚,似乎自从招惹了西方那位以后,他们就没一天有好日子过,想不到现在连左风这个传承者都死了,在一旁低声劝道:“磊哥,少爷已经没了,节哀顺变吧,您可得保重自己的身体,要是您再有个三长两短,那咱们洪门可就是真的完了!”

    左磊眼睛有些空洞,整个人的精神瞬间崩溃了,头颅埋在左风尸体胸前,哀恸不已:“是谁?究竟是谁这么狠,连个孩子都不肯放过,小风他才二十多岁啊,还很年轻,为什么要对这么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

    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左磊永远不会明白,二十多岁,其实已经到了一个男人该承担一切的时候了,也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相应的代价!

    最起码,左磊是这么对待别人家的孩子的,只是事情落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就有些受不了了。

    对此,那司机只能苦笑!也知道突然遭逢如此巨变,左磊一时半会儿怕是很难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毕竟是他的独子,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左磊是打心眼儿里疼爱这个孩子,他为人是凶残无情,但对自己的儿子的感情可是真真切切的。

    这司机跟着左磊也许多年了,对左磊的生活作风很了解,虽然也经常找女人,但也仅仅是因为个人生理需要,对自身的感情把控还是非常好的,对去世的老婆,也就是左风的母亲感情很深,连带着对左风这个儿子也疼爱到了极点,几乎成了他整个人的精神支柱。现在,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他要是不发狂才真的是有鬼了呢。

    不过这司机还是留了个心眼儿的,见劝不动左磊,就将目光投向了别处,开始观望周围的一切!

    这一看不要紧,目光很快就集中在棺材旁边,在那里,遗落着一块光盘!

    凭着直觉,这司机觉着这光盘八成就是整件事情的线索了,当下,快步走了过去,将光盘捡起来后,才发现在那装光盘的透明盒子里,还塞着一张纸条!

    几乎是下意识的,这司机就看了左磊一眼,见左磊仍然失魂落魄的,就自作主张自己先打开了,拿出那纸条一看,顿时面色大变!

    纸条上话不多,只有一句——“左家须知,种因得果,举头三尺有神明!”

    这算是……警告?

    不过倒是还不至于让司机面色大变,人家连左风都敢杀,警告洪门也就没什么了!

    让司机变色的是……下面的落款——叶无双!

    三个字,天下无双!

    最起码,敢杀了左风,又敢警告洪门的人里,叫叶无双的只有一个,是西方的那位!

    对于叶无双这个名字,怕是洪门现在没人会不知道了,让洪门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手上也不知道沾了多少洪门男儿的血!现在是洪门最大的敌人,威胁到了洪门的生死存亡!

    左风是叶无双杀的?

    这司机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想到了很多,隐隐觉得……这是叶无双对洪门发出的战书?这事儿他可不敢瞒着,当下屁颠屁颠的就跑到了左磊身边,沉声道:“磊哥,我想我知道是谁做的了……”

    一听这个,左磊空洞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些生气,眸中爆出一团厉芒,那是一种刻入骨髓当中的仇恨,森然问道:“是谁!”

    “您还是自己看看吧!?”

    司机苦笑着将那张纸条递给了左磊。

    左磊仅仅是扫了一眼,当时就立起了眉毛,冷笑不已:“种因得果,举头三尺有神明?呵……好大的口气,他妈的还真当自己是神了?就算他是神,这回老子也要把他从神龛上拽下来,踩成粉碎!”

    语落,挣扎着将左风抱了起来,对着那司机吩咐道:“现在叫几个兄弟开车过来,我要去漠河!”

    ……

    漠河,黄昏时分。

    雪狐正在他那栋别墅里品茶看书,江南一战,几十年养的气度被破坏的一干二净,雪狐需要时间好好静下来思虑一下,暗黑议会镇压在他们的前路上,让他有些看不清前路!

    “咚咚咚。”

    就在此时,一连串的敲门声响起。

    雪狐放下了手中的《资治通鉴》,嘴角含笑道:“请进!”

    随后,门“吱呀”一下开了。

    进来的是伺候了他许多年的老妈子,一辈子没说过几句话,就是照顾他的衣食住行而已,该自己看的就算是现在眼睛浑浊了也会看的清清楚楚,不该自己看的,哪怕给她戴上老花镜了也绝对不会瞅一眼,这样的人旁边伺候着,安心!

    只不过今日,这老妈子脸上的神色,或多或少有些不对劲儿,怪怪的,欲言又止,与平时的模样大相径庭。

    雪狐对这个伺候了几十年的老妈子还是比较宽容的,对于他们这种站在巅峰的人来说,注定是孤独的,有时候对子孙的感情甚至还不如对一个伺候了自己许多年的仆人,那康熙皇帝和苏麻拉姑就是个最典型的例子,雪狐与这老妈子也差不多,对这老妈子是相当的了解,此刻一看这老妈子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没来由的就是一阵惊悸,有些闷的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直觉告诉他,老妈子似乎要说什么他有些接受不了的话,于是率先开口了,脸上带着的笑容不是很自然:“怎么了?是要吃晚饭了么?”

    “晚饭在七点,还不到时候,这是您立下的规矩,老爷。”

    老妈子垂着头说了一句,随后道:“是大少爷来了,现在正在外面。”

    “哦,看我这记性,居然连这种小事都忘了。”

    雪狐面色苍白了一下,心里不详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轻声问道:“左磊?他不是最近在全国各地的分部检查呢么,怎么会突然来我这里啊?”

    “他有事。”

    老妈子的头垂的更低了,用细弱蚊鸣的声音低声说道:“他……还带着您的孙儿的尸体回来了……现在正跪在外面。”

    “轰”的一下,雪狐面色就苍白了起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尸……尸体!?”

    “嗯,尸体……”

    “哐啷”

    雪狐眼前一黑,一个坐不稳,连人带椅子全都翻倒了,有些佝偻的蜷缩在地上,捂着胸口哀嚎不已,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胸口很疼。

    老妈子叹了口气,没有上去扶雪狐,她知道,雪狐不过是一时间接受不了而已,头垂的愈发低了,几乎快垂到胸口了,低声道:“大少爷……他是来请战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