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七章 一花凋零一花绽【求鲜花】

    或许是叶无双眸光中探寻的意味过于强烈了,弄的二愣子多多少少有些局促,虽然他今天晚上完成了人生中一场至关重要的蜕变,但面对他所敬重的叶无双的时候,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放不开的,毕竟,是叶无双一手成就了今天的他,两只粗糙的大手搅在一起,甚至不敢过于直视叶无双那双眼睛!

    过了良久,叶无双才终于略微收敛了自己的眸光,轻声道:“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二愣子摇了摇头,脸上闪烁着迷茫。

    像!

    实在是太像了!

    这副乡下人进城脸上带着的恐慌与迷茫,与老八实在是太像了,就连叶无双这个与两人分别在一起相处过很久的人有时候都会产生一种幻觉——这两人是不是亲兄弟啊?

    当下,狠狠摇了摇头,叶无双才总算驱逐了心里的杂念,缓缓道:“火系异能者,这个世界上最罕见、也是最顶尖的异能者之一,你身上的火系异能非常强大,始一觉醒,竟然就已经走到巅峰,只不过你还是不会使用这种力量罢了,但不可否认的是,从今天开始,你将一跃站在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士那个行列,被无数个政府和组织盯着,得不到,就毁灭!”

    “啊?!”

    二愣子懵了,没有惊喜,惊吓倒是有的,就像一个穷人走在大马路上,忽然从天上掉下一千万砸到了他脑门子上,他的第一直觉绝对不是开心,而是……砸懵了!

    叶无双看着二愣子懵懂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琢磨着什么了,想了想,也就不打算继续刺激这个刚刚从大山里走出来好几年了,却一直没能洗去身上乡土气息,带着些许卑微心态的男人。虽然二愣子在疯狂杀戮,但叶无双很清楚,二愣子还是觉得自己比不上城里人,这种游离在弱势群体里的人,要想一时半会儿让他建立强者对别人生杀予夺一念间的信念根本不可能,索性就撇开了这个话题,犹豫了一下,问道:“你可以告诉我……你这一生的经历吗?”

    叶无双觉得,二愣子身上一定和老八有什么交集!虽然这很荒唐,但叶无双就是有这种直觉!

    “哦。”

    对于叶无双的话,二愣子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的,点了点头,就说起了那些还存留在他记忆中的人生轨迹!

    二愣子的人生,其实很简单,小时候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哥满大山的转,到了**岁的时候开始在家编草鞋卖钱,毕竟是在与世隔绝的小村子里,村民下水田是得穿草鞋的,然后到了十六七的时候开始进山打猎卖钱,从始至终都在挣扎,一直持续到十八岁的时候,他的人生才终于发生了变化。

    那一年,他哥哥战死在了西部边陲,据说尸体都没找到,被一发榴弹炸碎了,只是在事发地点找到了他哥哥中弹后留下的一张纸条,算是遗言。

    然后,二愣子带着一股农家孩子特有的倔强劲儿挺想不开的走出大山进了军营,日子过的仍旧平淡,训练、演戏、学习,是生活的全部,津贴全都给小柔邮递了回去,眼看着自己退役的时候到了,做了鱼跃龙门的最后一搏,一下子进了特种部队,但人生依旧没有光明,并不是每一支特种部队都有上战场作战的机会!

    叶无双越听越郁闷,这……完全没有和老八产生交集的机会啊!

    二愣子当初服役的地方,是在沈阳军区的!

    而叶无双和老八他们的异能者,名义上是属于北京军区,其实是直接从中央接受命令!

    双方产生交集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就算有时候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会偶尔经过那几个军区,也不过就是短暂的停留和休整,鲜有和当地士兵产生交集的时候,毕竟异能者是个很奇特的团体,国家一直都在尽力避免让他们与普通人产生交集!

    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

    叶无双觉得有些失望,问道:“难道在你的军旅生涯当中就没有执行过什么任务吗?”

    “有,就一次……”

    二愣子苦笑,说起这个的时候他自己都有些难为情,伸出食指,道:“在我快退役的时候,多次请求长官,最后终于被派出去执行了一次任务,是去日本海上营救一位华夏的士兵。只不过路上也没和人爆发什么战斗,等我和几个兄弟乘坐武直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逃出来了,抢了一艘小渔船逃出来的,不过只剩下一个人活着了,我听长官说,他们去的时候可是六个人的,等我们赶到的时候,剩下的那人看上去也有些神经异常!”

    去的时候六人,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

    叶无双心头一跳,二愣子说的东西,音乐之间和他记忆中的某些事实重合了,当下情绪也有些激动,“嗖”的一下就起来,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二愣子被叶无双的激动态度吓了一大跳,不过还是说道:“他没告诉我们名字,说是机密,但那个人似乎也是农村里出来的,我能感觉得到,他身上有我们这种山里孩子的特质!”

    叶无双怅然一叹,苦笑了起来,有些无力的坐下了,现在他可以确定了,二愣子营救的那个人应该就是老八无疑了,有些百无聊赖的问道:“他和你之间,有没有说什么,或者发生什么?”

    “倒是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二愣子道:“他在我们那里修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因为身份机密,所以一直都是秘密修养,没去医院,是我照顾他的起居生活的,他也一直都不怎么说话,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都死了’,‘就剩下我了’,‘散了,都散了,就没了’……除此之外,不是吃饭就是睡觉,我以为他是在战争里受了什么精神创伤,也就没问。”

    叶无双皱了皱眉,隐约觉得,二愣子成为一个火系异能者和老八应该有关系,要不然这个世界上没那么巧合的事情!两个火系异能者间历史性的见面?简直就是扯犊子呢,当下问道:“只有这些?”

    “当然不是了。”

    二愣子皱着眉头,似乎在竭力回想着当时的一切,过了良久,才有些迟疑的说道:“在他离开的最后那天晚上,他破天荒的居然把我叫了过去,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可他毫无征兆的就打了我一拳,然后我就感觉身体里很热,也很疼,差点儿没晕过去,当时就躺在地上没法反抗了。”

    “然后,他就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说看我顺眼,觉得我和他很像,所以就不妨把火焰之心给我吧,权当是让我做他的传承者,说什么天然孕育一个火系异能者是看机缘,可能一千年都出现不了一个,本来可以传承,但所有人都不愿意把自己一辈子得来的力量送给别人,所以传承一再断绝,而今,他倒是不妨伟大一次,无私奉献上一次……”

    “再然后,他蹲了下来,看着我说,就此告别吧,我的徒弟,希望你能带着怒焰的力量点燃大地的希望之火,这个世界实在是太混沌了!”

    “之后,他就走了,我只是听着他在走的时候,边走边自言自语,说了一些挺深奥的我听不懂的话,但我却清楚的记得那些话,他说——一花凋零一花绽,我的传承留下了,大哥,假如你未死,希望你在回归之后,能在这人世中找到我留下的这朵相似的花,咱们再做一次兄弟!”

    “……”

    老八!

    不用说了,这个人肯定是老八!

    二愣子说的虽然有些零碎,但叶无双还是大致听出了意思,似乎火系异能者是可以传承的,只不过似乎传承了以后自己的力量就会减弱,而且还是大幅度永久减弱的那种!所以,一般的火系异能者没人愿意把力量传承下去,而诞生一个先天火系异能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就造成了火系异能者的稀少!

    二愣子身上的力量,传承自老八!

    难怪老八到死的时候会那么羸弱,他是自知自己要走上一条不归路,提前把力量给了老八,然后自己却被那群异能组的垃圾击毙于警局门前的啊!

    老八……终究还是死了,二愣子,不过是他的传承者而已,虽然他们很相似,虽然二愣子的力量是属于老八的,但……终究不是老八!

    “呵,一花凋零一花绽……”

    叶无双轻叹一声,站起了身,一身寂寥,缓缓迈步走了出去,弄的二愣子在原地发呆,不知道想来霸气无双的老大为什么忽然之间变成了这个模样……

    ……

    (晚上有事,很猥琐的请个假,嘿嘿、、兄弟们的鲜花给到39了,这样吧,明天五更一次,感谢兄弟们的鲜花,后天再五更一次,弥补今天的请假,做不到天打雷劈,木有小**,从此以后三秒钟啊三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