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六章 残酷手段【三更求花】

    外面的大火已经熄灭,此时,鹰翼他们已经进来了,一个个看着二愣子的时候,脸上还是写满了错愕,这一路走来,他们所见所闻颇多,看到了很多,因此,看着二愣子的时候,脸上的惊愕愈发的明显了,那岩石融化,一切成飞灰的场面实在是太过骇然了,让一切看起来简直就跟被毁灭性的超级武器打击过一样,完全无法把这一切跟二愣子这个憨厚朴实的男人联系在一块!

    叶无双此时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话不多,只有一句,仅仅是一指二愣子手中的左风,就沉声说道:“给我把他弄醒来!”

    “好嘞!”

    二愣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牙齿白森森的,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说不出的狰狞,似乎是恶魔在微笑一样,看上去根本不带任何感*彩,让鹰翼觉得挺别扭的,几乎是毫无征兆的就打了个哆嗦,觉得有些恐惧,当初这家伙就是在制造那场震惊世界的“东京惨案”时都不是这个样子!

    怎么说呢……

    鹰翼觉得,现在的二愣子,几乎就是一头野兽,身上已经没了任何人性的色彩!如果说制造“东京惨案”时的二愣子身上最起码还有最基本的人性光辉在闪烁,菩萨心肠,屠夫手段的话,那么现在的二愣子,身上连最基本的人性都已经磨灭了!

    千人斩!

    鹰翼忽然想起了二愣子的志向,不做万人敌,只愿当千人斩!

    似乎,经历过这么一次巨变后,世道的残酷已经完全泯灭了那个憨厚的汉子,让其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千人斩,一个……强大的武士!

    这不仅仅是作战能力的强大,更是心的强大!

    就像……叶无双一样!

    “噗通!”

    一声沉闷的落地声,将鹰翼从沉思中惊醒,只见,二愣子已经将左风丢在了地上,二话不说,直接就将茶几上茶具盘里的电热水壶插上了电,然后摸起茶几上放着的一包软中华,看了一眼后,笑道:“烟还不错。”

    语落,抽出一支递给了叶无双,并且指间窜出一缕火苗为叶无双点上。

    烟雾缭绕中,叶无双抬了抬眼皮子,看了二愣子一眼,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柔没事,已经冷静下来了。”

    二愣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道:“现在感觉很好,前所未有的好,因为我感觉到了力量。”

    “你的力量一直都在,只不过你一直不坚定而已。”

    叶无双点了点自己心脏的位置,意思不言而喻,在他眼中,真正的武士,强大的不是化成武器的身体,而是心!想了想,道:“还需要好好调整,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养一身狮子搏兔的气度,你将无敌。”

    “我记下了。”

    二愣子垂下了头,此时,水已经开了,于是端起热水壶先给叶无双沏了杯茶,而后,缓缓的,将那刚开的水全都浇在了地上的左风头上,从始至终,手都不曾抖一下!

    突来的剧痛,瞬间让左风从昏迷中惊醒了过来!

    他的脸上,已经冒起了无数水泡,高温瞬间杀死了皮肤组织!

    “啊!”

    一声惨烈到极点的惨叫飚出,左风抱着头颅满地打滚。

    “嘭”的一脚,二愣子直接踏住对方胸口,使得左风不得动弹,只能像条被钉在砧板上的鱼一样来回摆动身体,痛苦不堪。

    左风不傻,虽然身上疼痛难耐,但还是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你们是谁?最好他妈的放过我!我是洪门的太子!”

    迎接他的,是一阵哄笑!

    洪门?算个球!

    如果不是华夏政府钳制暗黑议会,使得议会不能大举进攻的话,议会动一动手指头就能给他碾死!简直就是蝼蚁和巨人的区别!

    一阵哄笑,让左风心头有些发虚,他知道,八成碰到狠人了,是那种根本不怕洪门报复的亡命狂徒,于是强忍着血肉模糊的脸上的剧痛,幽幽睁开了双眼,可看到坐在沙发上那个年轻人后,差点儿连屎都没吓出来!

    怎么……又碰到这个猛人了?

    经历了上一次被“倒栽葱”的事情以后,左风心里很清楚,这位猛人,完全有要自己命的能力!

    当下,就跟个滚地葫芦一样挣扎着就要往过爬,可却被二愣子踩得死死的,只能趴在地上,脑袋跟小鸡吃米似得“砰砰砰”一个劲儿的在地上磕着头,脸上本来就血肉模糊,这么一折腾,地毯都让染红了,一个劲儿的叫道:“求您了,放过我吧,求您了,放过我吧!”

    叶无双没想到左谋那般人物的孙子竟然这么不堪,直接给人趴在地上像条狗一样磕头,心里觉得雪狐也挺可悲的,他这子孙,十个加起来都赶不上自己的儿子叶静天一个!昂了昂头,嘴角含着冷笑,只说了一句话:“小柔是我妹妹?”

    “嘎?!”

    左风彻底傻比了,没想到自己随便玩个女人都能玩到这位猛人的妹妹头上,这也太倒霉了吧!?当下,响头磕的更勤快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狗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一般见识,我是真的知道错了。”

    左风是真的怕了,上次被倒插进淤泥里的时候,他清晰的感受到了死神的镰刀搁在脖子上的滋味,太不好受了,打心眼儿里对叶无双有一种恐惧!

    “放过你?”

    叶无双失笑,心道这孩子还挺单纯的,于是就说道:“真放过你了,我怕你不知道我其实是个狠人。”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你是个狠人!”

    左风已经哭了,浑身瑟瑟发抖:“狠人大哥,不,狠人亲爹!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叶无双没有再搭理这个欺软怕硬的怂货,而是拿出了刚才出来的时候捡到的那个小瓶子,从里面拿出一颗丸子,来回搓了搓,这才悠悠道:“你还真是费心了,居然连这种药都找到了,这可是许多年老大亨最喜欢的东西,效果很强力,据说能让一个八十岁的老汉一晚上有横推好几个娘们的能力,接受十毫克以内还行,和普通药剂差不多,一旦过量,就会变成一只野兽,听说会失去理智,连头母驴都不会放过。”

    说着,叶无双晃了晃药瓶子,道:“这里面,大概有五十几克的剂量吧?你说你全吃下去会是个什么结果?”

    左风浑身顿时一哆嗦,有些害怕,虽然方才他吃过三颗,但那也不过就是七八毫克的剂量,虽然没反应,但五十克啊那可是,一口气吞下去是个什么概念?当下叫道:“我好歹是雪狐的孙子,你不能这么对我,否则会引起战争!”

    “就算雪狐不找我,这次我也会找他算账,虐不死他个老狗算我的!”

    叶无双冷笑一声,厉声道:“给我捏开他的嘴!”

    “喀吧”一声,二愣子直接卸掉了左风的下巴,叶无双当时就跟倒豆子一样把一瓶子药全都给倒进了左风嘴里:“你特么不是喜欢浪么?今天就让你体会一把母猪身上死,做鬼也风流的滋味!”

    左风被灌了一嘴药,本来不想咽下去,刚准备吐出来,二愣子就将电热水壶里的开水给他倒进了嘴里,这一烫,烫得他吃痛,“咕咚”一口就把药全给咽进肚子里了,当时就傻眼了!

    叶无双摆了摆手,道:“鹰翼,一会给他关到密室里去,顺便给他找几头母猪一起关进去,拿个dv拍下来,等他挂了,把尸体和dv全给洪门送过去,顺便发行一下洪门太子的风流韵事,让天下人看看左家人究竟风骚到了什么程度!”

    叶无双压根儿就没准过让左风活着!五十克的剂量,一百个女人伺候都救不了他,不被榨干了挂掉,就得被活活憋死!

    母猪?

    鹰翼浑身顿时一个哆嗦,看着左风的时候,眼中写满了同情!

    这孩子,太他妈可怜了!

    就连二愣子都被弄傻比了,完全没想到叶无双整出了这么歹毒的计划,这事儿要是一传开,左家人也就别做人了!

    不过鹰翼可不准备和左风废话,一挥手,两个如狼似虎的汉子冲上来就将之拖死狗一样拖出去了,只留下一连串诅咒——“你他妈不得好死!”、“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一直等客厅里清净了,叶无双这才将目光投向二愣子,轻声道:“坐下吧,我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好好谈谈!”

    确实需要谈谈的!

    二愣子的身上……一定有秘密!

    从前那可怕的恢复力和抗击打能力,还有现在觉醒的火系异能,以及……那火焰跃动中散发的老八的气息!

    这一切太诡异了!

    叶无双一定要弄明白,虽然自己的想法很荒唐,但叶无双就是有这种直觉——二愣子和老八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生命个体之间,一定有什么交集!

    (求鲜花。。再来十三朵花,老楚明天五更,这要求不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