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拯救【二更求花】

    这一拳,直接打出了二愣子的凶性,而后不要命的就朝叶无双冲了过来,怀中还抱着小柔,跟野蛮冲撞没什么区别。

    “果然还不会火系异能者的战斗方式,明明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你却不会用,可惜了!你难道不知道,对于一个火系异能者来说,被近身系的异能者贴近就等于输了吗?更何况,贴近你的,还是狂战士!”

    叶无双叹了口气,再次将二愣子击飞!

    二愣子再次爬起,又被击飞……

    如果叶无双不是怕伤害到小柔的话,早就已经把二愣子打趴下了,不过饶是如此,一连折腾了数十个来回,二愣子终于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可能是因为被折腾的筋疲力尽了,二愣子身上狂暴汹涌的能量终于缓缓止息了,无尽的疲惫涌出,眸中喷吐的火舌,也渐渐熄灭了。

    天穹中,那汹涌澎湃而肆虐的流星火雨,也终于停止了。

    但四下里,仍然是一片火红色的世界!

    跃动的火焰,看样子用不了多久就能熄灭了,毕竟二愣子发飙发了那么久,有可燃物也烧的差不多了。

    而二愣子,在经过短暂的错愕以后,也就渐渐恢复了过来,睁眼看到叶无双以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连滚带爬的抱着小柔就跪倒在叶无双深浅,有些凄厉的吼道:“哥啊,他们都是禽兽啊……他们害死了小柔。”

    一个大男人的,哭的这么凄厉,可想而知,此刻的二愣子究竟悲愤到了什么程度。

    “谁说小柔死了?”

    叶无双刚才在与二愣子交手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小柔的状态,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数的,看了眼昏迷中的小柔仍然泛着粉色的肌肤,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叹道:“她只不过是因为被人下了很烈的药,嗯……是那种发泄不出来就挺要命的药,而且压抑的太久,药性已经侵入太深,再加上突然遭受重创,所以才一睡不醒的。”

    “小柔……还有救?”

    二愣子先是一阵疑惑,随即大喜,在他心中,叶无双那是无所不能的存在,道:“那哥你快救救她吧!”

    叶无双点头,蹲下身子开始检查小柔的状态。

    此时,二愣子才终于注意到了四下里的情况,一阵迷糊,道:“这是……”

    叶无双抬眼看了二愣子一眼,似笑非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或者,你真的不记得在你发狂的时候我和你说的那些话了吗?”

    “我……”

    二愣子挠了挠头,随即垂下了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记得,只不过感觉这一切实在是太不现实了,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相信你自己,你生来不凡。”

    叶无双叹了口气,道:“还有,记住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那是我说给你听的,我知道你们这一系,也了解你们这一系,那些话,我都是说给你听的。”

    “好了,不说了,别打扰我了,我得看看小柔的状况。”

    “……”

    二愣子这才闭上了嘴,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的光景,见叶无双长长呼出一口气,才终于按捺不住急声问道:“小柔她怎么样了?”

    “休克。”

    叶无双道:“原因还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只不过是深层次休克,所以那些庸医才会以为她没救了。”

    说到这里,叶无双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现在这医生,看病几乎是全靠那些仪器,没了仪器就跟个睁眼瞎子一样,啥都不懂,真说起对人体的了解,还不如叶无双这个侩子手!

    叶无双这一生,杀人无数,对人这种生物实在是太了解了,每一个器官的功能、作用、位置,出现问题的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症状,都非常的清楚,虽然是个侩子手,但也算是半个大夫了,最起码比一般的医生要了解人这种生物,此刻,一下子就看出了小柔的症结所在。

    语落,就直接从二愣子怀中把小柔接了过来,顺着二愣子冲上屋顶时候的那个大洞“嗖”的就跳了下去,落入了一片狼藉的卧室,令他惊异的是,半死不活的风少居然还在这别墅里面,还没死,不过处于昏迷中罢了。

    叶无双是认识风少的,也知道风少的身份,当初自己不就把这家伙倒插进淤泥里面差点给淹死么?此刻一看周围这情况,顿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嘴角也浮现出一丝冷笑,眸光多多少少有些冰冷,想到了许多,更有些愤怒。

    左家,还真他妈的是他的宿敌啊!

    这个时候,二愣子也跳了下来,根本不需要安排,过去就一把提着左风走了出去。

    叶无双将小柔放在地上,没有犹豫,指甲在自己手腕上轻轻一划,顿时,泛着金属光泽的血就淌落了出来,捏开小柔的嘴巴,让对方饮下十多滴后才终于停下。狂战士的血,蕴含着大量的生机,可以救人,也可以驱散药性,但太过霸烈,小柔怕是吃不住,所以也不敢过多喂食。

    血一入喉,小柔的状况顿时好了许多,呼吸似乎渐渐强盛了起来,不过是深层次休克而已,只要唤醒生机就没问题了,叶无双深知这一点,因此也不觉得奇怪。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的光景,小柔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美眸仍旧水汪汪的,看到叶无双脸上的温醇笑容后,顿时一喜:“无双哥哥,是你么?”

    叶无双含笑点头。

    小柔却是忽然脸色一变,想到了什么,挣扎着就要做起来检查自己。

    “你没事的。”

    叶无双知道小柔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因此温声道:“你哥哥来的比较及时,所以左风的计划破产了,你现在还是完璧之身。”

    一听完璧之身,小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顿时心头就是一荡,整个人也扭捏了起来,感觉……似乎……挺不舒服的,似乎在渴求着什么,面如桃花,眸若春水!

    一看小柔这状态,叶无双当时就面色一变,难道……药性还没消去?

    当下,一把抓起小柔的手腕就检查了一下,脸色也渐渐难看起来了,沉声道:“药已入骨,还有残留,我已经没办法化干净了……”

    小柔清晰的记得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听闻此言,也有些慌了,不禁问道:“那……那怎么办啊!?”

    “只能你自己解决了……”

    叶无双苦笑一声,缓缓站起了身,看了小柔一眼后,这才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我去外面等你?”

    说完,他个大老爷们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毕竟小柔是他妹妹,他说这些总还是有些别扭的,掉头就离开了。

    “啪啦”

    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叶无双才无意中踢到了一个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药瓶子,打开一看,顿时面色一变,愈发的阴冷了,他自然认的出来,这是给男人用的药,非常强力那种,尺两三颗或许没事,但如果吃得多了,人都得发疯,见块猪肉都能戳个洞直接顶进去!

    左风用这种药,这根本是打算折磨死小柔啊!

    叶无双心中的杀意,已经炽烈,不过没有和小柔说这些,掉头走了出去。

    小柔看着叶无双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少女的羞涩还是占了上风,放弃说出一些沉埋在心底许久的话。

    ……

    二愣子此时已经提着左风在外面等着了,见叶无双出来,顿时过去问道:“怎么样了哥?”

    “已经没事了……”

    叶无双道:“不过还有一点小问题……唔……小柔自己就能解决的,症状很轻了,不会伤身……”

    叶无双有些语焉不详,不过二愣子也没细问,小妹没生命危险就好!

    ……

    室内,小柔此刻也犯难了,她最起码上过基本的生理卫生课,也耳濡目染的听许多同寝室的女生说过很多那方面的事情,自然知道叶无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可……那样真的有些羞人啊!

    尤其是,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单纯女孩儿来说!

    小柔在犹豫,可那难受的感觉,最终还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占据了上风,压制了理智,一双纤手,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开始游动了起来。

    这么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女人是个心理生物,那破事儿,全看跟什么人!

    而小柔这么一动,完全是不由自主的,脑海里就出现了叶无双的样子!

    叶无双……成了她的精神幻想!

    此刻,在她的意识当中,似乎看见叶无双正满脸坏笑着朝自己走来……

    于是,在达到顶点时,情难自禁的爆出了一声悠长而高亢的长呼:“啊……无双哥哥,用力!”

    ……

    “嘎?”

    外面,叶无双正和二愣子走在楼梯上,在听到这一声长呼后,顿时一个踉跄,“噼里啪啦”的就直接滚下了楼!

    二愣子站在上面,满脸若有所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