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一章 觉醒,火系异能!【一更求花】

    当二愣子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吱呀!”

    伴随着一声激烈而悠长的刹车声,二愣子从武昌拳馆开出来的那辆悍马车近乎野蛮的直接停在了c区,一把从副驾驶位上提了枪就跳下了车。

    不得不说,跟着叶无双从日本转了一圈回来以后,二愣子这家伙身上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果说原来的他是一块璞玉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已经被雕琢出来的美玉,最起码,往人群里一站,能让人一眼就注意到,鲜血和战火已经将他磨砺成了一个合格的武士,整个人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锋利到了极致!

    此刻,从车上忽然跳下这么一个赤红着双眼的猛男来,给站在门口的两个安保人员也吓了一大跳,当下,二话不说就要冲上来。

    二愣子好歹是叶无双亲手训练出来的,是那种不做万人敌,只愿千人斩的狠角色,哪里能容得他们近身?举起手中的m16步枪对着那俩傻比就直接来了一梭子,弹壳跟下雨似的洒在地上,两个保镖当时就被打成了筛子,都快变成一坨烂肉了,直接倒地不起。

    二愣子看了看手中打光子弹的步枪,自嘲一笑,他妈的还真是急糊涂了,竟然忘记带多余的弹夹了,随手将枪抛回车上以后,就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

    别墅里面,此时闹哄哄的。

    一群身上只穿着内衣,近乎一丝不挂的男女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撕去了挂在脸上的伪善面具,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徘徊在舞池边上疯狂扭动着身躯,搂抱在一起时候的疯癫模样,简直和发情的野兽没什么区别,更有甚者干脆凑了对去一旁的小树林里在众目睽睽之下玩肉搏大战了。

    这一切,纸醉金迷,不堪入目。

    也正是因为那震耳欲聋的音乐,所以才压盖了方才的枪声,这群男女压根儿没有察觉到,一尊死神已经在他们和异*配、纠缠的时候悄无声息的潜入了别墅!

    泳池边上的景象,二愣子也是看在眼中,一双眼睛愈发的赤红了,闪烁着宛如饿狼一般的幽幽冷光,一来是担心自己的妹妹,二来也是对小柔的单纯和犯傻有些愤怒,难道就不知道这都是一群烂人么?居然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她一个寒门出身的女孩儿如果不被害死才真的有鬼了呢,二话不说就飞快冲进了别墅里面。

    别墅的客厅里,只有李霞一个人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风少差点儿一头撞死在便器上,这事儿弄到最后几乎火气全都冲着她这个最无辜的人头上撒了过来,弄的她是相当的无语,几乎被所有人排斥,只能一个人可怜兮兮呆在楼下,心里挺不是个滋味的。

    “嘭”

    当门被一脚踹开的时候,李霞几乎是下意识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二愣子问道:“请问您是……”

    话还没说完,二愣子一个飞踹的就踢在了她脸上,“啪”的一下,李霞眼前一黑,就直接翻滚到了沙发后面,鼻子都歪在了一边,显然,二愣子的一个飞踹给她把鼻梁骨都踹断了,鼻血哗哗哗的狂飙,脸上还印着个黑脚印子,那模样别提多搞笑了。

    “你是谁……”

    李霞有些害怕,可话刚出口,一双大脚丫子就“嘭”的直接踩在了她胸口上,那两团软肉被这么狠狠一跺,差点儿没直接挤得炸了,疼的好悬没背过气去。

    二愣子可不是个知道怜香惜玉的爷们,自上而下俯视着这个女人,冷幽幽的说道:“我妹妹在哪里?”

    李霞虽然被痛殴,但脑子最起码还是清醒的,此刻一琢磨,就知道眼前这位猛男兄要找的人八成是小柔了,不过她可不敢说,而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问道:“你妹妹是谁了呀?”

    “喀吧”

    二愣子二话不说,一脚就踏在了李霞一条胳膊上,伴随着刺耳的骨裂声,只见李霞那被踩得地方,直接变成了一滩烂肉,扁扁的,估计已经不是粉碎性的骨折了,差不多和直接卸了胳膊没什么区别!

    “啊!”

    李霞叫的很凄厉,想挣扎,却不料二愣子又狠狠一脚碾在了她胸口那两团软肉上,忽然弯下腰,赤红着一双眼睛,问道:“最好我问什么问题,你就回答什么问题,否则,老子一点儿都不介意弄死你!”

    看着二愣子那双猩红的眼眸,李霞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位,是真的敢宰了她!

    小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欺负,放着这么一个狠人哥哥,那是谁动谁死!

    可惜,李霞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了,眼下,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强烈的恐惧之下,心脏的跳动已经超越了身体的负荷,就连面色都变得雪白一片,忽然尖叫道:“她在二楼左手第一间屋子里!”

    二愣子这才满意的直起了身子,可脚却狠狠一跺,“喀吧”一声,将李霞的胸骨踩了个粉碎!

    骨头茬子已经插进了心脏,在心脏停止跳动前的最后一秒,李霞瞪大眼睛呆滞的问道:“你……”

    “我没让你说话,你说了,所以,你只能死!”

    二愣子冷冷说了一句,掉头就朝楼上走去。

    ……

    二楼,左手第一间房。

    屋子里,风少有些暴躁的狠狠搓着裤裆里那玩意儿,而小柔则躺在床上,双眸紧闭,床单上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头颅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但在包扎之前,血还是洒满了床单,清丽脱俗的俏脸上一片苍白,就连呼吸都有些微弱,虽然生机还没有绝灭,但能不能坚持到天亮的时候,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草!快他妈的给老子立起来,快点!”

    风少不满的哼哼着,他已经嗑药磕了三颗丸子了,可不知道咋回事,就是立不起来,闻着自己身上那股恶心的屎尿味儿就完全没了感觉,尝试了半天发现裤裆里面那玩意儿仍然没有一点儿反应以后,不禁开口咒骂道:“我草你妈的威少!这是什么破玩意儿,没一点用,还说什么能让八十岁的老汉晚上横推好几个如狼似虎的娘们,根本就是放屁!”

    风少不知道的是,其实男人是个心理生物,他今晚颇为不顺,身子遭受了莫大的创伤,哪里还能立起来啊?最起码,才三颗药不足以让他立起来!

    心有横推六七女的念头,那才能做到横推六七女,八十岁的老汉亦能雄起,可问题是他现在都轻微脑震荡了,哪里还有那种“无敌”的信念啊?能立起来才真的有鬼了!

    “我草你妈的!”

    风少火了,眼睛四下游离,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柜上威少已经给他准备好的橡胶棒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脑子里面就冒出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念头!想及此处,二话不说过去拿起了那棒子,然后……居然拿绳子将那玩意儿和自己的老二绑在了一起!

    这回总行了吧?

    风少双手叉腰,非常得意的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他妈的真是个天才!”

    “嘭”

    就在风少笑的正是张狂的时候,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二愣子破门而入。

    风少的笑容戛然而止,回头看见立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黑壮的汉子后,顿时呆住了。那裤裆里怪模怪样的玩意儿,直直对准了二愣子。

    看着屋中的一切,以及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小柔,一股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怒气直直冲上了二愣子的脑门子。

    愤怒的火焰,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燃烧了!

    没有经历过亲人被害的人,永远不会切身体会那种刻骨铭心的恨意!

    恨若狂!

    热血都在因此而沸腾!

    二愣子是个憨实的寒门子弟,家里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村人,碰到什么事情都会忍让,弄的他骨子里一直都有穷人的忍让,一辈子从来没和人生过什么大气,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一股热流,在浑身弥漫!

    因为愤怒,二愣子感觉自己能将世间的一切都毁灭掉!他也想毁掉这个肮脏的世界,让那天崩碎,让那地沉沦,让那海席卷四方,让那烈焰燃烧一切,让人类这卑贱恶心的生物完全从这个世界消失!

    “咕咚!”

    风少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看着二愣子的时候,就跟看怪物一样!

    二愣子或许自己没有察觉,但风少却看的清清楚楚,在二愣子的身体表面上,竟然腾起了火焰!

    整个人身上都在跃动着火焰!

    风少在这个时候,脑子里居然荒唐的想起了电影《恶灵骑士》里面,尼古拉斯·凯奇所扮演的那个身上燃着火焰的恶灵骑士!

    现在的二愣子,除了不是一个骷髅外,整个人的状态,与那恶灵骑士没什么区别!

    而二愣子,终于对风少出手了!

    一拳!

    仅仅一拳,还是隔空而打出的一拳!

    然后,一道赤红的火龙,咆哮着就朝风少席卷了过去!

    “嘭”

    几乎是一瞬间,炽烈的高温就已经将风少身上的衣物燃成了灰烬,火花四溅当中,风少喷出一口嫣红的鲜血,直接就被击飞撞在了墙上,眼前一黑,生死不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