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三十章 愤怒的小鸟【求鲜花】

    威少也是被李霞的一惊一乍弄的有些心慌,因此还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呢,就慌慌忙忙的赶到了,可一进厕所,他身边那个叫小曼的女人当时就一弯腰大吐了起来,脸色都惨白了起来,原因无他,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了!

    威少皱眉看了一眼门口躺在血泊中的小柔,直接对小曼吩咐道:“你去叫医生!”

    “好的!”

    小曼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下来,这里实在是太恶心了,估计是个人就没法在这种地方待下去,几乎是慌不择路的就掉头离开了,满地的稀屎看着就让人受不了。

    威少狠狠瞪了在一旁跟个木头桩子一样杵着的李霞,没有多言,快步冲进了洗手间,毕竟风少可是他和北洪门搭线的契机啊,现在要是因为玩个娘们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别说和洪门搭线的想法成了一个幻影,估摸着北方那位雪狐老爷子不来找他们整个家族的麻烦就已经很够意思了,毕竟,左家可是三代单传啊,说起来也奇怪,竟然全都是独子,左风死在这里,相当于是断了洪门的传承啊,北方那位雪狐老爷子要是不发飙才真的有鬼了呢!

    可当威少真正看到左风整个人窝在屎尿里面的惨象以后,还是不禁皱了皱眉,这他妈的得吃上多少劲儿才能撞成这模样啊?尤其是,嘴里的那一条苏菲夜用,是在是太他妈的恶心了,看着就碍眼,而且从那厕所里面冲上来的……八成还是用过的!

    想想就他妈觉得太变态了啊!

    不过左风的安危可是事关他威少的身家性命啊,他很清楚自己的家庭,爹娘不过就是一些比较有钱的人而已,而风少那他妈的可是从头黑到了脚啊,估计整个华夏能比他们左家还要“黑”的都没多少了,得罪了这种黑帮家族,那绝对是一场灾难,于是也就顾不得恶心不恶心了,当下身手就拽着风少的腿将之从隔间里边拖了出来,因为地上全是屎尿,很滑,所以倒是没费什么力气。

    一口气将左风脱到最边上的时候,威少这才蹲下身子,将塞着这货嘴里那条姨妈巾扯了出来,谁知道这玩意儿伸进去多少啊?万一真给人憋死了,那就大事不好了。

    可这一拉不要紧,姨妈巾是扯出来了,谁知那原本双眼紧闭的左风忽然跟诈尸了一样“嗖”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哇”的一口喷了威少满脸屎尿,从头到脚,几乎是淋了个透!

    威少恶心的不清,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不过却强忍着没爆发出来,心道他妈的这是吃了多少屎尿啊?不过一双眼睛却是从始至终都在风少脸上游离着,见风少吐了一大口,似乎气顺了许多,也就放心了很多。

    渐渐的,风少睁开了眼睛,看了眼四周后,涣散的眼神才渐渐恢复了一些生气,紧接着爆发出一声惨叫,眼一翻,再次晕了过去,这一次,是急怒攻心。

    看风少居然还睁开了眼睛,威少也放心了许多,知道这家伙是被淹懵b了,就像溺水的人一样,灌了一肚子的水,等把积水排出来的时候,最起码能短暂的苏醒一会儿,只不过风少灌得不是水,而是……

    不久后,小曼就带着几个别墅里的私人医生赶了过来。

    威少也不敢耽搁,连忙说道:“赶紧过来救人。”

    ……

    半个小时后,别墅二楼的一间卧室里。

    风少终于缓缓苏醒了,抬眼看了下四周后,当时就要往起坐,只不过被一直守在床边的威少又给摁倒了。

    威少脸上带着苦笑,道:“风少,你撞出了轻微脑震荡,需要休息!”

    其实说起来,威少心里也他妈挺奇怪的,你说这风少一脑袋给便池的蓄水池子都给敢碎了,可却居然是个轻微脑震荡,说起来还真有点悬乎,那便池的瓷得多厚啊?当时没给脑浆子撞出来就不错了,谁知道这才过了多久啊,居然又活蹦乱跳的了!

    “睡!睡你妈啊!”

    风少当时就爆发了,也不管和威少之间的关系了,直接就破口大骂了起来,可没说两句,就觉着脑袋里疼的厉害,又捂着头痛苦的弯下了腰,差点儿没直接疼死在那儿,这一摸,他才发现自己的脑袋上已经绑上了纱布,就跟个木乃伊一样,想了想当时的情况就觉得有些脸红,他妈的,简直就跟自己一头冲上去往便池上往死里磕自己又有什么区别?谁曾想那小贱人居然把门给打开了啊?害的自己使出了吃奶劲儿结果没踹开门不说,反而跟颗炮弹一样直接冲到了马桶上,好悬没给自己撞死!

    风少没觉得自己又多么2b,全都怪那小贱人,吼道:“老子他妈的都快被那小*给坑死了,还睡个球!”

    说着,又闻了闻自己身上,当时就惨叫道:“我草啊,还他妈的臭!”

    此刻,虽然风少身上的屎尿被洗干净了,但那陈年屎尿的味儿哪里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掉的啊?一撩被窝,席卷出来的那股味道……别提多**了!

    “可是……你现在真的需要休息啊!”

    威少被吐了一身屎尿不说,还被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大骂,也有些火大,不过没办法,他有求于人家,只能硬着头皮忍耐,憋了好半天才说道:“那小娘们脑袋上也开了个口子,现在还在昏迷当中呢,那一下子可是撞得不轻!”

    风少这才怒气稍微平息了一些,问道:“死得了吗?”

    “不知道。”

    威少道:“反正是没反应了,大夫也束手无策,现在跟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不过一时半会儿倒是死不了!”

    “她身上的药性呢?”

    “还没散,身上的反应没有消失,只不过是还没昏迷罢了!”

    “……”

    风少又“嗖”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二话不说就叫道:“草!那还等啥?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总算把她搞上手了,不趁着她死前赶紧去弄一发等个啥?”

    人还昏迷着呢就要去弄一发?而且还是跟一个不知道有没有救,会不会断气的人弄一发?

    威少觉得这也太禽兽了点儿,已经不是禽兽了,而是变态了!虽然他也是那为富不仁的货色,但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的,那他妈跟个死人xxoo有啥区别?不过却根本没法阻挡,左风在他这里遭了这等大罪,差点儿被屎尿淹死在厕所里,现在赶紧平息其怒火,继续图谋和左家合作机会才是正经,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现在就去!”

    “嗯!”

    风少点头道:“反正左右是一条人命,他妈的与其等那贱货自己死,还不如老子过去最后弄上一发,让老子弄死总归能赚回点儿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