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九章 华丽到极致的一脚【求鲜花】

    十分钟后,别墅主楼,洗手间!

    “砰砰砰!”

    几声沉闷的敲门声吓了小柔一大跳,此时她整个人已经浑身上下没半点儿力气了,萎靡在地,原本清丽脱俗的俏脸上此刻浮现出了一种病态的殷红,红的近乎可怕,就连体温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已经超过38度了,如果再持续上升的话,估计她自己就得受不了,八成得被烧糊涂了。衣衫凌乱,只不过因为心里还保持着最后的一丝清明,所以才强自没有做出某些事情。

    不过这几声巨响,也将小柔完全惊醒了,当下挣扎着就准备坐起来,不过风少的声音已经从外面传进来了:“小柔,你在里面吗?”

    小柔一听,心里顿时有些慌乱,不过还是说道:“我……这里是女厕所,你怎么进来了啊!”

    “这不是担心你呢么,我听李霞说你身体似乎不太舒服。”

    风少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寻思着如果能把小柔骗出来的话,自然是最好了,最起码比直接动粗要强点吧?道:“你没事吧?现在快出来吧,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那就得赶快去看医生,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有病就得治!”

    风少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相对柔和一些,可惜,他不知道的是,小柔虽然单纯,但不傻,心里已经给他判了死刑了,哪里肯给他开门,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道:“我没事的,一会儿就好,自己的毛病自己知道!”

    左风面色渐渐阴沉了下来,没能劝出小柔,也就没了耐心了,阴沉着一张脸问道:“这么说来,你是不肯开门了?你确定吗?”

    声音,阴冷阴冷的,让小柔心里一突,不过却紧记住了二愣子的话,打死就是不开门,哪怕那洗手间薄薄的隔板并不能给她带来多少安全感,但有这么个东西挡着,总比直面一头野兽来的好,贝齿死死咬着红唇,就是不肯开门说一句话!

    下刻,“轰隆”一声巨响,给小柔直接吓了一大跳,左风竟然一不做二不休,开始在外面踹门!

    看着那剧烈颤抖的隔板,小柔知道挡不住多久的,左风虽然是个“娇滴滴”的公子哥儿,但最起码也是个成年男人,哪怕因为纵欲过度掏空了身子,但要踹开这么一片小小的隔板还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小柔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死死咬着嘴唇,右手颤抖着放到了门的拉栓上,在左风刚又踹完一脚的时候,“蹭”的一下就将之拉开了!

    外面,左风连踹了两脚,见那隔板仍然没有动静,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憋着口火气接连退开五六步的样子,彻底发了狠了,几乎是使出了吃奶劲儿朝那隔板冲了过去,眼睛都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面对有血海深仇的大仇人一样呢,跟公牛见到了斗牛士手中的红布一样,接连冲出两步后,一个飞踹就照着门踹了过去!

    “嘭!”

    脚,落在了门上,可风少却再没有被反弹回来,“嗖”的一下,直直的就飞了进去,跟出膛的炮弹一样,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

    在临撞墙之前,风少依稀看见,小柔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把门给打开了,正侧着身子站在一边,因为这别墅里洗手间的隔间空间很大,所以倒是有足够的空间避开轰然打开的门!

    悲剧了!

    这是风少的最后一个念头,紧接着,“啪嚓”一头就撞在了马桶的蓄水池上,脑袋也确实够坚硬的,竟然一头就给瓷制蓄水池撞了个稀巴烂,眼前一黑,就晕死了过去,可好死不死的,那蓄水池的盖子直接就砸在了便池里面,厚实的盖子当时就将便池砸了个粉碎,顷刻间将整个便池的排水系统完全给破坏了,屎啊,尿啊什么的一股脑儿就全喷了出来,就跟喷泉似得,别提多壮观了,而小柔则趁着这个机会直接跑了出去。

    外面,李霞已经彻底傻眼儿了,刚还看风少威武霸气的一个飞踹就将隔间的门给踹开了,直接就飞了进去,动作一气呵成,简直是帅惨了,可谁知,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听着里面“噼里啪啦”一阵响动,紧跟着屎啊尿啊什么的就跟石油井喷似得飚了出来,都冲到房顶上了,一股恶臭弥漫开来,差点儿没恶心死她,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打了个冷战,心里琢磨的风少那不得被屎尿给淹了啊?可不等她反应过来,就看着小柔冲了出来,完全是出自于本能的,在小柔刚刚冲到门口的时候,伸手就推了一把。

    小柔正是夺路而逃的时候,哪里能放备住这么一推啊?一个踉跄就倒头朝后面栽了过去,摔倒在了门口,后脑“嘭”的就撞在了地上,开了一个巨大的血口子,眼一翻,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啊!”

    李霞惊呼一声,看着地上弥漫出来的嫣红,也有些害怕,她只不过是想拦下小柔的,谁曾想居然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情?顿时是又惊又怕,摇了摇小柔,发现小柔仍然是双眸紧闭没有半点儿声响后,咬了咬牙,赶紧走到了刚刚停止井喷的厕所门口,就那么一瞧,当时就无语了,只见风少整个人都被洗成了一个屎人,耳朵里,眼睛里,鼻子里全是粪便,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扭曲,看上去就算不死估计也好受不到哪里去,最恶心的是嘴里居然还塞着相当长的一条“带子”,仔细打量了很久后,李霞当时就无语了,她算是看出来了,那特么哪里是什么“带子”啊?分明是一条用过的卫生巾!而且看那长度估计特么的还是苏菲夜用,顶个纸内裤了都快,从嘴里都快耷拉到胸口了。

    李霞好悬没被恶心死,差点儿没直接吐了,想过去给风少从屎尿摊子里扯出来,可一看对方被染成了一个“黄人”的恶心模样,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拿出手机给那小曼打了个电话,等对方接起来的时候,才有些胆战心惊的问道:“小曼姐啊,威少在你身边么?”

    “在,你稍等一下。”

    那个叫小曼的女人说了一句就没反应了,过了不久,一道挺好听的男音传了过来,正是威少:“找我什么事?”

    对这种绿茶婊,威少没必要给什么好脸色,开口就直接发问,懒得客气,不过就是他们这类人的玩具罢了,没必要多废话什么!

    “嗯……风少这里……这里出了点儿问题。”

    李霞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道:“您还是来洗手间看一下吧!”

    想着风少那华丽到极致的一脚,在看看眼前半死不活躺在是屎尿里的“黄人”,李霞就觉得太戏剧性了,有些无奈。

    威少那边一听是风少有事情,也就不拒绝了,直接道:“我这就过去,你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