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六章 身陷困境【求鲜花】

    就在小柔方寸大乱之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搂着两个泳衣穿的风骚入骨的女人走了过来,那比基尼的尺度之大,让小柔都有些脸红。

    这高大青年的眼睛一直都在风少身上游动,走过来之后,顿时大笑着在风少的肩膀上轻轻锤了一下,道:“风少还是这么喜欢迟到啊,一会可是得自罚三杯!”

    “没问题!”

    风少也是大笑,这种应酬的场面自然是难不倒他的,然后指了指李霞和小柔,缓缓道:“威少,这是我的同学李霞和小柔。”

    而后,又介绍了下这风少:“和我认识很多年的好兄弟,也是这场party的组织者杜威,你们叫他威少就行!”

    “威少!”

    李霞倒是很乖巧,说话的声音腻死人不偿命,可小柔却只是淡淡点了点头,问候了声你好就作罢了。

    那威少仅仅看了李霞一眼后,就没兴趣了,他经历了无数花丛中的阵仗,玩了不知道多少娘们,自然能看得出这娘们不过是化了裸妆而已,正儿八经的亮出脸膛子来未必能漂亮到哪里,这种*他都不知道弄过多少个了,仅仅是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了,直接扭过了头,心道估计也就只有风少这种从小被他爷爷管教的不能动弹,到了十七八岁才解放的“新人”才能对这种别人草烂了的货色有感觉了。不过在目光投到小柔脸上的时候,顿时闪过一抹亮色,有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对于威少这种在花丛里摸爬滚打久了的老油子来说,对女人技术方面的要求倒是少了,反而更喜欢那种青涩味道,尤其是小柔这种清丽脱俗的,简直就是他们的最爱!而且威少看的出来,这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雏儿,一时心里也动了些念头,可惜还没深想就惊醒了,因为他想起了在开这个party之前风少嘱咐他的事情!

    威少刚刚来华夏,对洪门现在的处境还不知道,所以也只有他乐意和风少呆在一块儿了,毕竟他的家人还有求于洪门,所以在风少做完提出要求之后,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现在一看小柔,心思一动,顿时就琢磨着——难不成,风少要的那个女的就是这位?

    于是,心思也就淡了,想了想,就对李霞和小柔说道:“两位美丽的小姐好!呵呵,两位美女能来我的party,不甚荣幸啊!”

    说着,打了个哈哈,就扯出身边一个女子,道:“小曼,你去带两位美女换衣服去吧?”

    “我就不去了。”

    小柔对这样的场面非常排斥,难道自己也穿成这里那些女人的模样?打心眼儿里接受不了!于是换了个比较委婉的说法道:“最近身体不好,正感冒着呢,没办法下水,所以就不去了。”

    风少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威少察言观色是一把好手,自然注意到了这一点,在知道小柔是风少的目标以后,他心思也淡了,想撮合一下,可看这状态,就知道不太可能了,索性笑道:“那就算了,来喝杯酒也好。”

    说着,径自在前面领路离开了,根本没给小柔拒绝的机会。而李霞早就欢天喜地的跟着那个叫小曼的女人离开了,见此,小柔也只能跟了上去,但却没和那些泳池边上的男男女女凑一块,而是坐到了一个角落,心知现在要想离开已经不太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拖过去这一次,她现在也有些后悔对那李霞没防备答应了下来,可现在已经站在了进退两难的地步,只能应付了。

    让小柔庆幸的是,那威少和风少两人在一边待着倒是没过来打扰她,让她松了口气,精神放松了许多,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了那张镌刻在记忆深处的温醇笑脸,一时失神,丝毫没注意到自己与周围的格格不入。

    ……

    二十米开外。

    左风与威少站在一起,两人的眼中,都闪烁着一种叫做默契的光。

    左风手里摇曳着红酒杯,看了眼坐在远处的小柔,确定对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后,才问道:“威少,让你整的东西怎样了?”

    “包你满意!”

    威少脸上挂上了非常龌龊的笑容,走到一旁的酒桌跟前,看了眼四下,见周围无人才不留痕迹的从桌子下面扯下了两样东西,一个是一瓶药,一个是一个白色的盒子,直接将两样东西塞到左风手里后,才说道:“风少,这可都是好东西啊,我托了一些私人关系才从印度弄到的极品,那白盒子里面的药水无色无味,只要滴上一滴,就能让一个清纯玉女瞬间变成饥渴难耐的深闺怨妇,嘿嘿,这药可是精炼的,非常难得,如果注射的话,效力更强!厂方当初曾经抓了几个娘们做过实验,只注射了十毫升,然后关进了一个空屋子里,你猜怎么着?那娘们耐不住直接发疯了,自己解决的时候太粗暴,直接给自己弄死了!而且这东西妙就妙在一旦服食,她的思维是冷静的,知道发生的一切,但就是管不住自己!”

    左风听得大点其头,就差没直接乐出来!威少这人是个什么人他们这个层次的人其实的都知道,常常能弄到一些非常罕见的强力药,不知道拿那玩意儿祸害了多少良家女子,要不然他也不会托其给自己弄药了!当即嘿嘿笑道:“用不着注射那么夸张,要不然我也驾驭不了啊!”

    “这个风少就放心吧,我有准备!”

    威少道:“你手里拿个瓶子里的丸子就是给你准备的,特么的,一颗被炒到了一万美金的价格啊,据说一些中东的老酋长就用这玩意儿,能让一个八十岁的老汉有横推七个娘们的本事!”

    太他妈的体贴了!

    风少大乐,他是自家事自家清楚,在那方面常常心有余而力不足,此刻一听有这宝贝,顿时笑了,拍了拍威少的肩膀,道:“你的事情我会和爷爷说的!”

    威少一看目的达到了,也很高兴:“那就祝风少春风得意喽?可千万别给那小雏儿整残了!”

    “玩死了就玩死了,爷爽就成!”

    风少大笑,心道特么的老子碰不起司徒暄研那种后台大的让老爷子都发憷的女人,还碰不起一个穷女学生么?以前又不是没做过,玩死就玩死了,大不了赔点钱就是了。

    得了这样的宝贝,风少心里也痒痒的狠,当下,与威少说了一声,屁颠屁颠的就离开了,跑到酒桌旁,拆开那盒子就准备将那自来水一样的药往一杯芝华士里倒,可后来一犹豫,想了想小柔的性格,就放弃了,而是拿起一杯果汁在里面滴了两滴,考虑到自己的情况,风少也没敢多放,他那玩意儿可不是百炼钢,吃一颗药都勉强能对付一个女人,不吃压根儿就是个三秒的货,就算威少把给自己准备的那药说的神乎其神也不敢尝试,谁知道他妈的能不能对付的了一个发疯的女人啊?真要给自己榨干在床上,自己强j不成反而被人家给j死了,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于是,风少也就放了基本用量的两倍,只有两滴,然后就端着酒杯屁颠屁颠的朝小柔那边跑过去了,一直走到小柔身后三四米的时候,才整理好表情,咳嗽一声,道:“小柔,怎么了?不开心吗?”

    突来的声音,将正在发呆的小柔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风少,顿时心里一紧,她虽然单纯,但不傻,知道自己在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还是谨慎小心点的好,道:“没有啊,正好吹吹风也不错。”

    “不用掩饰的。”

    风少道:“我听李霞说了,你最近心情不好。”

    小柔皱了皱眉,听到李霞将自己的私事和风少说,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没多说什么。

    “好啦,开心点!”

    风少笑着将手里的饮料递给了小柔,举了举自己手中的红酒杯,笑道:“来,碰一个?”

    小柔没动。

    风少心里也有些火大,不过却耐着性子说道:“是橙汁,我知道你不喜欢喝酒的。”

    听到是橙汁,小柔也就松了口气,要是酒的话她肯定不喝,喝酒误事,怕自己酒后出现什么意外,只是单纯的她根本没想到左风会下药,心道橙汁倒是没事,也不想拂了左风的面子,就接过杯子和左风碰了一下,多少喝了一口。

    左风虽然在仰头喝酒,但眼角的余光却始终在小柔身上徘徊着,一看小柔真的将那橙汁喝了下去,顿时大喜!

    他妈的,小贱人,不是很高傲么?老子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