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四章 左风的打算【求鲜花】

    左风!

    此人,不正是洪门雪狐左谋的孙子左风?

    只不过,自从上一次被叶无双一个倒栽葱插入淤泥当中,差点儿被一口气给直接憋死之后,左风罕见的低调了起来。

    左风虽然是个纨绔,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纨绔,在北方的二世祖里也算是排的上号的大纨绔,但是他也不傻,知道自己上一次是踢到铁板上了!

    想想吧,堂堂京华大员,下一任一号首长的有力竞争者,被人把儿子给整死了,到最后报复不成,还被弄了个满门被灭的下场,这得碰上多么强悍的对手?虽然他父亲左磊从始至终都不肯和他说他得罪的人究竟是谁,但左风也知道,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因为,自从那次事情以后,那些所有和他关系要好的纨绔见了他全都跟见了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不用说也知道是得到了家里的示意,要不然不可能那么诡异,只不过奇怪的是,竟然没一个人告诉他究竟是为什么!

    到最后,左风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扯住一个和他一起长大,算是一起同过窗、嫖过娼的发小问究竟是为什么,那发小就狠狠瞪了他一眼,最后给了他一个忠告:“还想活着,就最好别在那么嚣张了,要不然,整个洪门都得跟着你倒大霉!言尽于此,你多保重吧。”

    然后,那发小转身就走了,左风只是依稀听到对方在撂下话以后轻声嘀咕:“他妈的,傻比一个,玩女人就玩女人,居然将主意打到了那位的老婆头上,简直就是找死,你爷爷都被人虐的跟条狗似得,你特么算个吊?”

    至此,左风再没敢打问过他得罪之人的身份,有些人注定是个禁忌,问的多了,对自己没好处!

    肯定是禁忌!

    这是左风确定了的,能让自己的爷爷都敢怒不敢言的人物,哪里是他能招惹的?而且,左风心里也隐隐有些猜测——前段时间自己爷爷狼狈不堪的逃回北方莫不是就是因为自己?难道……是南方的那位?

    总之,左风是难得的低调了起来,那发小的话,他听进去了,只能缩在炎黄大学安安静静的做个大学生,怕丢命!

    其实,这样的日子也挺好不是?每天玩玩学生妹子,感觉还不错,这些学生妹子虽然技术一般,但关键在一个嫩字,玩起来也是相当过瘾的!左风觉得这样混上几年也不错,特么的,玩不起大人物的老婆,老子玩个学生妹总该没生命危险吧?

    于是,左风自然而然的将主意打到了炎黄大学新任校花小柔的身上。

    这姑娘好啊,长得水灵不说,还清纯的狠,玩女人无数的左风一眼就看出,还他妈的是个雏儿,但是身材却发育的有模有样的,弄床上干上一发肯定很爽。

    这种姑娘不上手玩玩左风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只可惜,小娘皮傲娇的狠,他风少都甩出大把的钱了,居然看都不看一眼,让他火大的同时,又有些兴奋!男人是个心理生物,真要掏钱就弄上床的女人玩着还确实有些没滋没味,付出了汗水后上手的那玩着才叫有意思,有种阳光总在风雨后的爽意。

    只可惜,一连碰壁十几次后,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这李霞,其实不过是左风包养的一个绿茶婊罢了,刚开始一月一万块,不过这母狗他妈的忒不敬业,往床上一趟,就那一个动作,随便你压,有次,风少怒了,就磕了十几颗伟哥,把这娘们干的都翻死鱼眼了,就是不换姿势,问为啥,死鱼眼一番,就一句话:“想解锁更多姿势?好啊!加钱!”

    于是,一个月三万块,各种姿势各种嗨。

    如今,为了让这娘们帮忙把小柔约出来,风少可是一狠心又给她加钱了的。

    ……

    小柔虽然单纯,但对于左风却有一种发自骨子里面的讨厌,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了,对于所有的追求者,都有一种发自于本能的排斥与敌意,此刻,一看竟然左风也去参加party,顿时就有些犹豫了,沉默了很久,才终于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李霞说道:“要不……我就不去了吧?”

    “小柔你这又是怎么了?”

    李霞本来还是满脸笑容,正琢磨着怎么事后向风少请功呢,等这金主儿玩爽了,怎么从他口袋里抠俩钱出来,却不想小柔又忽然不愿意去了,顿时脸色就有些阴沉,不过很快就调整好了,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道:“都说好了的,咱们也只是去放松一下而已。”

    “我……”

    小柔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总不能当着左风的面说“有他在,我忽然又不想去了”吧?

    而且,自己确实已经答应了李霞了,现在再反悔,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了!

    小柔就是这样的性格,没有见识过社会的黑暗和肮脏,心里总还是有不成熟的一面,因为不好意思张口什么的,最后只能委屈自己。没办法,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在这繁华大都市里本身就有一种无助的自卑感,逆来顺受的。

    “去吧!”

    这个时候,左风也开口了,虽然心里打着的不是什么好主意,而且听着小柔又拒绝,颇为不爽,但脸上还是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不会显得太热情,也不会显得太冷淡,道:“我也听说了,你最近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放松放松,反正不是什么大型party,都是群认识的朋友,也不用虚与委蛇的应酬什么的,大家聊聊天,唱唱歌,放松放松挺好的,人活得不能太压抑,要不对身体不好,不是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么——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日愁与悲?适当的放松不是放纵,只是为了明天笑的更灿烂!”

    小柔还是有些犹豫。

    可李霞听了风少的话以后,忽然灵机一动,就走过去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你不是说你喜欢的那个人和你身份差距有点大么?你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开开眼界的,风少的朋友,可都是上流社会的贵公子,和这样的人交交朋友对你也有好处,等你适应了那个层次了,不是就拉近你和你喜欢的那个人之间的距离了么?”

    小柔心中一动,有些犹豫,直觉告诉她如果去了的话,叶无双知道自己和那群纨绔混在一起,八成非但不高兴,还会生气,可事实摆在眼前,实在是为难。

    “好啦,走吧!”

    李霞嫣然一笑,也不管小柔愿不愿意,半拉半拽的就和小柔进了风少开的那辆奔驰后座。

    眼看着计划的第一步很成功,风少也很高兴,眸中闪过一丝兴奋,近乎压抑太久后忽然爆发的变态一样,不动声色的看了后座一眼,舔了舔嘴唇,冷笑连连——小贱货,你不是很拽么?等今天晚上老子骑得你哇哇乱叫的时候,看你还拽不拽的起来?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