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少女心事无人问【一更求花】

    一场经济风暴,毫无征兆的就降临的南方!

    京华四大世家之一的曾家,造成了这场浩劫。

    起始原因,很简单,曾家家主嫡系一脉,全都死在了京华血案里,就连他身在美国的义子,都被3k党徒击杀于街头。然后,一场爆发于曾家内部的争权夺利开始了。

    家主薨,下面的人谁都想上位,整个曾家分崩离析。

    可就在此时,以浙江商会当中的温商为代表的一批最先表示愿意站到云天会这一边的商人,毫无征兆的就对曾家发动了一场市场狙杀!

    一时,曾家的商业帝国的股票、渠道,遭到了大规模的破坏!

    温州人擅长经商,这大概在整个华夏都是非常出名的了,在温州当地,经商似乎成为了一种风气,鲜有喜欢给人打工的温州人,因此,温州非常富足。所做买卖,也是有大有小,小的,开个茶馆饭店,大的,成为了主宰商海的弄潮儿,总之,温州人十有**是商人,而且凝聚力相当可怕,此刻,暗黑议会一纸召令下去,几乎所有的温商全都站在了叶无双这一边,面对明晃晃的马刀,他们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商场上对陷入内忧的曾家展开了可怕的狙杀!

    但,获得的利益也是相当庞大的!曾家纵横南方多年,一个传承了好几百年的大家族究竟传承下多少家业无法预估,虽然是四大世家当中最为弱势的一个,但从曾家家主死亡后冒出的十多个势均力敌的继承人就能看出,他们的家业究竟有多么的庞大!如今,一场无情的猎杀展开后,这批率先选择出站队的温州商会的商人,自然获得了庞大的利益,那是曾家的血肉!而且,在南方他们的商会也获得了云天会的支持,走到哪里几乎都是畅通无阻,得到了许多来自于黑暗中的帮助,一时间,在华夏商场的风头一时无二。

    曾家,已经是内忧外患!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更加可怕的灾难来临了!

    温商做出了表率,随后,庞大的浙江各地的商人纷纷打破中立,参与到了这场叶无双主导的争霸赛中!

    而后,沪上加入。

    最后,徽商也跳了出来。

    整个南方,从最初温商点燃的星星之火,最后变成的灼天怒焰,将曾家烧了个体无完肤。

    这是一场大洗牌!

    就像叶无双说的,他要南方的天空刻写上暗黑议会的烙印,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酣睡!暗堂成员如潮水一般涌入南方,到最后,曾家最具竞争力的数十个旁系继承人纷纷被刺死,有的死在了包养的绿茶婊的床上,有的死于飞机失事,有的干脆被人斩首……不出一日,整个曾家,人员凋零,内忧之际,更是无法阻挡来源于外部的敌人。

    五月十一日。

    这个日子,谁都不会忘记。

    南方,曾家这座商业帝国,轰然崩塌!

    可奇怪的是,已经吃饱喝足的各地商人,居然没有在捞足之后撤离,竟然开始反哺了!

    庞大的资金入注,硬生生的止住了各个行业的经济缩水,阻止了经济凋零的惨象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另外一个曾家存在了,最起码从地位和作用上来说是这样了。而曾家庞大商业帝国的打工者,也没有失业,反而被各地商人一口气全都要下了!

    不得不说,这种气魄真的很大,曾家这座商业帝国,是真正的帝国,员工遍及南方九省,何止数十万?麾下光是各行业领跑者的大型企业就足足有二十几家,几乎全都是实业型的企业,没个十万员工能哪能撑起这种领跑整个行业的大型实业公司?

    一场经济波澜,来的快,去的快,转眼间,消弭于无形。

    而作为这一切的幕后主导者叶无双,在听到曾家已经彻底被从这个世界上的抹去后,只是大笑三声,说了句:“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之后,就回归到了他平静的生活中,栖居于楚灵韵的别墅里,陪陪叶静天和楚灵韵,日子过的很舒坦。

    只是,叶无双并不知道的是,在京华,为他伤心难过的女子许多。

    ……

    炎黄大学,考古系。

    四楼的教室里,小柔有些孤独的坐在角落,纤长而干净的手托着香腮,怔怔出神,却是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自从从韩家别墅里搬出来以后,她一直都处于这样的状态,整个人神思恍惚,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发呆,别人不知道的是,在她那颗小小的心里,其实早就被一个影子占据的满满的了,但出于一种少女的害羞矜持,以及一点农村孩子特有的小小的自卑,她一直都没敢说,只是希望在每次回到韩家别墅的时候,能看到那个男子。

    可惜,现在那个男子已经离开了韩家别墅,她也就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

    其实,小柔更希望的是,自己搬出华夏别墅的事情,那个男人能在知道以后来学校接走自己!

    但,那个男人自从离开韩家别墅以后,似乎是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竟然再也没有出现过!

    小柔那颗初次为人怦然心动的少女心思,也因此而变得多愁善感了起来,整天不是发呆就是怔怔出神的想些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小柔!小柔!”

    一声清脆的呼声,将小柔从思绪当中惊醒了过来,抬头一看,竟然是她同宿舍的朋友李霞走了过来,长发飘飘,看起来似乎是素面朝天,但专业的人一看,就知道其实都化了裸妆,让本来还算出色的容颜顿时变得出色了起来,倒是有些女神范儿了,当然,只不过是对于穷**丝而言的女神范儿。

    小柔和李霞算不得深交,只不过是一个宿舍的普通朋友而已,看着对方人畜无害的样子觉得可以当朋友,而且对方也总发什么岁月静好而多愁善感之类的说说啊、微博啊之类的东西,让小柔觉得这是个文艺女青年,和自己算是一道的人,最起码不会为世俗而折腰。

    可惜,小柔终究还是看人不是很准,如果是叶无双在这里的话,只需要和这个李霞呆上十分钟,就会惊叹:“好一个藏得如此之深的绿茶婊!”

    ……

    李霞坐到小柔身边后,伸出纤手帮小柔捏了捏鬓角,轻声道:“怎么了?有烦心事?”

    小柔叹了口气,道:“是有点。”

    “好啦,别闷闷不乐了!”

    李霞道:“走吧,晚上我带你去玩?我朋友那里开个party,咱们去放松一下?你总这么多愁善感的是会生病的,女人要是不开心会变老,到时候就没人要你了!”

    小柔仔细一想,似乎也是这么回事,决定换个态度去生活,好好调节下心情,于是,一向比较孤僻的她竟然点头答应了下来。

    李霞大喜,拉着小柔就往出走。

    两人一直出了门,小柔这才发现,在楼下居然有个年轻的公子哥儿已经在等他们了。

    年轻公子哥儿见李霞下来了,看到身边的旁边的小柔后,顿时眼中闪过一抹亮光,脸上闪过一丝让让人不易察觉的阴险笑容,舔了舔嘴唇,这才换上另外一副表情,对着李霞招了招手,笑道:“这儿呢,怎么这么久才下来啊?可是让我好等!”

    而小柔在看到这年轻公子哥儿后,则顿时停下了脚步,眉头也皱了起来!

    左风?

    小柔脸上露出一丝难堪与犹豫,原本想去放松的心态也就淡了,不尴不尬的站在了两人后面,清丽脱俗的俏脸上充满了迟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