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二章 如果这就是命,我认输!【求花】

    叶无双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样一个合情合理的请求,于是站了起来,对着门口昂了昂下巴,道:“我们还是出去说吧。”

    说着,负手率先走了出去,姬娜也不多言,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

    别墅外,晚风微醺。

    一男一女,行走在漫长的公路线上,谁也不曾开口说话,就这般并肩默默走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都在沉默着的姬娜率先开口了:“我舍不得彼得。”

    幽幽六个字,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让人怅然。

    叶无双苦笑,驻足于路边,看着一望无际的黑暗,轻语道:“我知道,如果现在面临着这个选择的是我,恐怕我也会很为难,很犹豫,最后可能会自私自利的选择带着静天远走海角天涯。毕竟,我在过去的五年里,曾经一度失去了一个做父亲的机会,现在,我不想继续失去下去了。我这一生……已经失去了足够多了。”

    “所以,你才这么无休无止的索取吗?”

    姬娜忽然抬起了头,看着比她要高上一些的叶无双,道:“你恨这个世界……”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因为失去的太多,还是因为憋屈了太久,但是我知道你恨这个世界,你养了一身的怨气,现在上位了只会无休无止的向这个世界索取!”

    “……”

    “我承认!”

    叶无双坦然点头,凝视着姬娜那双蔚蓝的眸子,好几年不曾这样仔细的看这个女子了,现在这么盯着一看,才发现当年那个睡在他身边的女人在不知不觉间,眼眸里已经染上了岁月的风尘,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就像有的人,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很单纯很宁静的感觉,而有的人,却给人一种复杂而沧桑的感觉,带着一身的岁月风尘。

    转眼间,五年韶华已度。

    而姬娜这个西方世界的女武神,虽然容颜未老,但身上早已带上一身沧桑。

    叶无双忽然有些觉得心疼,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居然伸出手帮着姬娜捋了捋鬓角凌乱了的发,白金色的长发划过指尖,很柔顺,弄的姬娜也有些发呆,不过鬼使神差的,竟然没有拒绝这爱人间才有的亲昵动作。

    叶无双笑了笑,道:“所以我承认,你很伟大,卑劣的我此生都在这方面比不上你。”

    “伟大不是我的选择。”

    姬娜忽然退开一步,躲开了叶无双的手,别过头,轻声道:“我说过,我放不下彼得。”

    “哦?”

    叶无双挑眉,直到此刻他才忽然意识到,姬娜虽然去而复返,但似乎做出的选择和自己所预料的有些出入,不禁道:“说说你的想法?”

    “我会一直在彼得身边,这是我承诺过的,你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只要是说出去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姬娜说话时候,语气很淡然,也很坦然:“我以为我这个人其实已经很孤独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我无法做到的,可事实是,我无法离开我的孩子,这一切,也是我在今天忽然意识到的,我可以放弃杰诺维斯家族,放弃一切,但我也一定要在我想念彼得的时候,见到他!当然,我不至于为了我的思念而断送掉彼得前程,可我却有的是时间来迁就他,反正我想的很明白了,我可以为彼得放弃一切!”

    姬娜的话说的很含蓄,但是渐渐的叶无双也就琢磨出味道来了……似乎,姬娜要留在华夏?

    也只有这样,才能说的通了!

    既不耽误彼得跟着自己学习,她也可以在想见到彼得的时候见到!

    叶无双眼中闪过一丝震撼,道:“杰诺维斯家族你不管了?”

    “你这个暗黑议会之主还有的是时间在华夏消磨,我一个杰诺维斯家的主人怎么可能没有时间?当然,前提是我愿意!”

    姬娜深深看了叶无双一眼,淡淡道:“这些我想的很明白了,我们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经过这么多年的消磨,其实我都该淡下去了,就像你说的,有一个彼得夹在中间,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生死相向了,那样无论结果如何,其实最受伤的还是孩子,我不希望彼得在阴影当中长大,最后变成一个像你一样养了一身怨气,疯狂向这个世界索取的恶魔!”

    说完这些,姬娜抬起蔚蓝的眸子问道:“怎么样?对于我的决定,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能有什么意见?”

    叶无双苦笑,道:“你已经妥协的够多了,这在你身上,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了。如果现在我连你这点儿要求都不答应的话,怕是你立马会与我生死相向吧?”

    “你说呢?”

    黑暗之中,姬娜似乎是笑了,嘴角微微扬起,只可惜看不太真切。

    叶无双有些失神,沉默了一下,道:“可能……我用不了多久就要回奇迹之城了……不过我可以承诺你,就算是我和静天回到奇迹之城,你也可以随时来看他,奇迹之城的城门可能不会对一个对我有敌意的女武神敞开,但却永远欢迎一个来看自己孩子的母亲。”

    “公是公,私是私,很对。”

    姬娜捋了捋头发,道:“彼得现在很危险,我想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达成协议,如果有人威胁到彼得的存在,你我可以联合出手。”

    “好!”

    “……”

    该谈的,两人都已经谈完,一时间,气氛倒是沉默了下来,让两人心里挺难受的,曾经的他们,是多么的无话不谈啊!

    只是,诡异的是,两人却并没有就此分道扬镳,而是并肩默默朝前走着。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如此平静的相处了,自从分开以后,一见面就是拼个你死我活的局面,现在这一刻,虽然有些尴尬,但两人却很享受,因为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这么平和的在一起走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夜色越来越深沉,可周围的车辆也渐渐的躲了起来,他们竟是在不知不觉间走过了十里长街,从郊区来到了市区。

    姬娜忽然停下了脚步,霓虹灯下的她,臻首微垂,有些缄默,过了良久,才低声问道:“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后悔离开过我?”

    声音,有些颤抖,有些期待,也有些莫名的恐惧。

    “有!”

    叶无双说话的时候带着淡淡的怅然:“我爱你,很爱很爱你,离开你之后,一度心疼的死去活来,可惜,我最终还是没回头,因为我发现在我们的爱情中,渐渐多出了一种叫做排斥的东西,你爱的太用力,抓的太紧,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最后,我选择了逃跑……”

    叶无双脸上带着苦笑,低声道:“可惜,到现在我都没有顿悟当初的离开是对是错,可能也是命吧,时间打败了我们的爱情,因为性格不合,我们只能选择愈行愈远……”

    姬娜垂着头,修长而干净的手紧紧攥成了拳,指关节都有些发白,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抬头,蔚蓝的眸子有些氤氲,却坚强的没让泪水流出来,强挤出一丝笑容,轻声道::“如果这就是命的话,我认输……”

    说完,竟然在叶无双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而后缓缓退入黑暗之中,不声不响的离开了。

    叶无双摸着自己的脸颊,唯有苦笑,有些理解不了姬娜的意思,最终只能作罢,怅然一叹后,打了一辆车,回楚灵韵的别墅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