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一章 伟大的爱【一更求花】

    姬娜走了,走的给人的感觉甚至有种不真实的味道,几乎是没费任何力气就将叶静天从叶无双身边带走了。

    而叶无双,没有阻拦,只是一整个下午都坐在楚灵韵别墅里一楼的沙发上静静等待。

    夜幕,渐渐遮盖整片大地,转眼间外面已经是灯火阑珊,时间,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八点钟了。

    楚灵韵有些担忧的走了过来,看着叶无双有些瘦削的背,纤手不禁搭上了叶无双的肩膀,不轻不重的帮男人揉捏着,过了许久才说道:“咱们就不等了吧?都八点了,你还是去吃口饭吧,今天一天都水米没进了。”

    楚灵韵的言语之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心疼,自从叶静天走后,叶无双脸上虽然是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说什么一定会回来的,但所作所为却表现出了他的不舍,整个人就像一个进入暮年时分的老头子一样,满身腐朽气息的坐在沙发上凝望外面,似乎有太多的故事需要回头再回顾一遍,一呆,就是整整一天,脚底下烟蒂已经落了三四十个,密密麻麻的,看着有种触目惊心的味道。

    “你先吃吧。”

    叶无双笑了笑,道:“我不饿。”

    楚灵韵张嘴想说什么,最后只能轻轻一叹,犹豫许久后,才终于问道:“你说……他们还会回来吗?”

    “会!”

    叶无双的语气一瞬间变得出奇的坚定了起来,道:“还是那句话,因为她是姬娜,姬娜·杰诺维斯!所以,她不会不辞而别,更不会自私的只想着自己,她的爱,或许严厉而苛责,但绝对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楚灵韵苦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也不知道那个西方女人身上究竟有着怎样的气度,能让叶无双如此折服!

    世界上最伟大的爱?

    楚灵韵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如果姬娜真的能忍着心痛将叶静天送回来的话,那她就承认,姬娜是个很伟大的女人,为了让自己儿子过的更好,愿意再漆黑的角落里面独自*伤口,用眼泪来慰藉思念。

    不过,楚灵韵觉得有些不现实,作为一个母亲,要做到默默离开自己的孩子,那得多么艰难?平心而论,同样的事情摆在她楚灵韵身上,她不认为自己能做出那个无私的决定,相信,这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女人做不到!

    最终,楚灵韵选择离开。

    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

    转眼间,三个小时的时间再次一晃而过。

    中途,楚灵韵又来看过叶无双几次,最终无声离去。都已经十一点了,楚灵韵觉得结局已经**不离十了,最终选择百无聊赖的呆在叶无双身边陪着男人,想在男人失望的时候,给予男人温柔的慰藉。

    十二点,就在楚灵韵已经彻底绝望的时候,外面……传来的动静!

    一辆出租车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到了别墅外面,大灯闪烁,在朦朦胧胧的灯光中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女郎缓缓从车子后座上出来了,紧随其后的,是一个小男孩儿。

    白金色的长发扬起,整个脸颊沉寂在一片阴影当中,往那里一站,高挑的身子有种难言的气韵。

    “是她!她真的回来的!”

    楚灵韵惊呼一声,站了起来,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毫无征兆的就闭上了嘴,看着外面的那个女人,眼神很复杂,有钦佩,有痛惜,缓缓坐了下来。

    “是的,她来了。”

    叶无双笑了笑,如释负重的呼出一口气。

    此时,姬娜已经带着叶静天进了别墅。

    “爸爸!”

    一声轻呼,叶静天直接扑进了叶无双怀里,白皙而清秀的小脸红扑扑的,总算有了一个孩子应该有的天真,很兴奋,显然今天过的非常开心。

    “因为带他去看了场电影,所以回来的晚了点。”

    姬娜耸了耸肩膀,唇角终于出现一丝笑容,本就清秀的脸上闪烁着一种叫做明媚的东西,捋了捋白金色的长发,轻声道:“你说的不错,人确实应该劳逸结合的,我以前忽略了这些,对他有些太过严厉了。”

    叶无双含笑点头,随即摸了摸叶静天的小脑袋,问道:“很累了吧?累了就跟你姨上楼去睡觉吧,让你姨陪你。”

    叶静天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以往对于叶无双的话从来都会无条件的接受,可是今天,居然诡异的没有听话上楼去睡觉,扬起干净的小脸,犹豫了一下,说道:“爸爸,我舍不得妈妈!”

    叶无双一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看着儿子那双和姬娜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蔚蓝眸子,有些心疼。或许……真的如姬娜所说的那样,在一个孩子的生命里,谁都无法取代他亲生母亲的角色!

    “听你父亲的话,上楼赶紧睡觉去吧,今天你也放松了,明天还得早早起床训练呢!”

    倒是姬娜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从始至终,都嘴角微微翘起,带着笑容。

    叶静天摇了摇头,道:“我不,我怕,这一觉睡起来,我就很难再见到妈妈了。”

    “不会。”

    肉眼可见的,姬娜本就苍白的脸,瞬间变得更加的苍白了,几乎透明,就连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有些牵强了起来,但努力没有使其消失,轻声道:“今天妈妈怎么跟你说来的?你是妈妈现在生命中的全部,就算不要全世界,妈妈也不会不要你。”

    “那……拉钩?”

    叶静天离开了自己父亲的怀抱,蹭到姬娜身边,昂着脑袋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道:“爸爸说了,这是华夏的承诺方式,一旦拉钩,就代表至死不渝的承诺生效!”

    “好,拉钩!”

    “……”

    修长纤细的手指和孩子的小拇指勾在一起。

    拉了拉,姬娜才弯腰在自己儿子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笑道:“快去睡觉吧,只要妈妈有时间就过来看你。”

    楚灵韵叹了口气,钦佩的看了姬娜一眼,这才拉着恋恋不舍的叶静天离开了。

    叶静天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过身的瞬间,他的母亲就已经泪如雨下,无声的哭泣中,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叶无双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伟大的背后,是辛酸和苦楚,没有体会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种滋味,尤其是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沉默了很久,才涩声问道:“你决定了?”

    其实姬娜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选择,但在这一刻,还是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废话,因为他心里憋得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姬娜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做了十几个深呼吸,才总算暂时压住了内心的狂澜与酸楚,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发红的眸子看着叶无双沉默良久,才终于扬起嘴角:“我们……谈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