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谁都无法取代的母亲角色

    叶无双不知道姬娜是怎么想的,不过,看女人认真的神色,就知道自己是拒绝不了的,而且,似乎自己也无权拒绝一个母亲的最基本的要求吧?于是,点头道:“可以。”

    于是,叶无双从钱包里摸出几张一百放到桌上后,与姬娜起身离开了。

    姬娜在华夏没有车,所以干脆也不矫情,直接上了叶无双开的那辆红色法拉利,很认真的打量了车里的格局一遍后,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挂在后视镜上的一个吊坠,是心形的,里面塞着一张小小的大头贴照片,是楚灵韵,仔细端详了很久后,才指着那个吊坠说道:“她就是你在华夏的女人吧?很漂亮。”

    “谢谢。”

    叶无双没想到姬娜会说到这个话题,沉默了一下,道:“她是其中之一。”

    “我知道。”

    姬娜扬了扬眉,道:“你像头种马一样在华夏疯狂的发情、乱搞的事情其实我都知道。”

    说到这里,姬娜冷笑了一声,缓缓道:“曾经的雄主到现在只不过变成了一个沉湎于酒池肉林和红粉窟的堕落者罢了,不是我说你,你如此懒散和肆意妄为下去,暗黑议会迟早得让你弄垮。”

    “爱美之心人人有之,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不过是每一个男人心中的渴望罢了。”

    叶无双皱眉看了姬娜一眼,虽然不想争执什么,但有些话憋在胸口这许多年,这个时候也有些忍不住了,于是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你不该用你的想法来衡量别人,或许在你看来,将所有时间都放到工作上是天经地义的,可有的人就是喜欢劳逸结合,合理搭配所有时间的滋味!姬娜,你太过强势了,高压之下,没人能受的了,当年我受不了,我的儿子静天也受不了,因为没人喜欢自己最亲近的人就像是一条钢鞭一样悬在自己脑门子上,除了鞭策自己,还是鞭策自己!”

    奇怪的是,这一次姬娜竟然没有反驳,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车窗外面。

    叶无双也不想在这个上面过多纠缠什么,曾经的枕边人,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心里同样很不是个滋味,当下,缓缓开动车子,挤入马路上的车流当中。

    一路无话。

    当叶无双与姬娜抵达楚灵韵的别墅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了。

    车子停到车库,两人来到花圃中的时候,正好可以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发疯一样对着一株大树猛撞,一次次的趴下,一次次的站起来,然后跟上了战场杀红了眼睛一眼,死死盯着那株大树,就像看见了有血海深仇的大人人一样再次扑了上去。

    这小小的身影,正是叶静天!

    现在的他,依旧在做着叶无双安排给他的每日的训练工作,刚刚完成体能训练,正在习练八极拳。

    叶无双一身所学颇杂,南拳北腿都会点儿,在部队里的时候,更是曾经钻研过南北少林的七十二绝技,一身将华夏武学融会贯通,若说武道,怕是没人比他更有发言权了,因为武术本身就是发源于战争,只有在战争中才能真正将一切都用到极致,而很多拳师压根儿不知道战场是个什么地方,而叶无双却是在战场上长大的,因此二十几岁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将华夏百家武学融会贯通也是正常。只是,在教叶静天这事情上,叶无双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教授自己儿子八极拳。

    原因无他,叶无双本身就是个狂战士,多方面总结后,最后得出来的结果是——八极拳绝对是最适合狂战士一脉习练的武学!

    借八方之力,打**之敌,刚猛暴烈,贴身靠打,天下无敌,简直就是专门给狂战士量身打造的一样!

    所以,在犹豫半天之后,到最后叶无双还是将八极拳教给了叶静天,并且要求每天上午十点准时……撞树!

    叶无双这么做自然是有道理的,八极拳贴身靠打,其中尤以贴山靠为必杀技,若时机把握得当,一下顶在对方空门,铁人都能给他瞬间撞死了,哪怕钢筋铁骨,那忽然爆发出来的力道也足以瞬间将其五脏六腑撞碎,比被一辆飞来汽车碾压上一下都要带劲,所以,肩部的力量,对于一个八极拳武者来说,非常的重要!每一个八极拳宗师的肩膀,绝对早就变成了武器,生长于自己的身体上,但却比刀枪剑戟更加好用、杀伤力更大的武器!而撞树,就是叶无双选择的训练方式,当初……他也是这么走过来的!

    在叶无双八岁走入军营之前,叶震麟就在军区大院种下了一大排的树,最细的直径四十公分,最粗的,怕是得两到三个成年人合抱粗细,并且要求叶无双在将那些树撞断之前,不准停下训练,叶无双从三四岁的时候,一直撞树撞到了七八岁,才终于从那片小树林里走了出来,因为最后一株最粗的大树,被他一肩膀给扛断了。

    现在,叶无双在用同样的方式训练叶静天。

    看着儿子憋红的脸,姬娜有些震惊,不禁回头问叶无双:“你把八极拳教给了他?”

    “嗯,八极拳最适合我们这一系血脉。”

    叶无双点了点头,也不隐瞒,直接说道:“静天每天很忙,早上六点钟起床,跑步,臂力锻炼等体能训练做三个小时。然后吃饭,十点钟开始,练习八极拳,到中午十二点吃饭。午休到两点钟的时候,起床学习现代枪械以及爆破;学到下午三点半,从三点半开始,在学习世界历史、军事、地理等;他的敌人是全世界,有必要了解自己敌人的一切。然后五点钟以后,算是解放了,我会和灵韵带着他出去玩耍,吃好吃的,晚上九点钟回家,看录像。我已经让北极熊他们将近些年议会的战争实录全部都调到了华夏,让他看看议会的武士是如何作战的,毕竟,战争是一种智慧,很多经验和作战手法是军事教材上没有的,全都在那些老兵的脑子里面!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作战方式,那都是他们用血和汗换来的宝贵经验,我希望静天能从那些战争实录里学到那些议会武士身上的闪光点。而每个周末早上,我会和静天过招,在实战中检验他的训练成果,顺带着指点他。然后,我会让他和我下棋,听我跟他说一些道理,我要教他王道,养他一身霸烈之气!”

    姬娜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当中,完全没想到叶无双的训练会如此系统,而且,有些东西确实是自己无法教给叶静天的,沉默了很久,才不得不点头道:“在训练武士上,你比我强!”

    这一点,姬娜不得不承认!叶无双在训练武士方面,却是比她强,包括她自己,都是叶无双亲手训练出来的!

    叶无双正要说话,却见楚灵韵居然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手里端着一碗冰镇酸梅汁,对着静天招了招手,道:“快过来喝吧,你训练了够久了,该歇一歇了!”

    “可……爸爸不让我停下!”

    叶静天一边撞树,一边说道:“姨你帮我继续冰镇着吧,等我训练完再去喝!”

    “停下!”

    楚灵韵秀眉微蹙,这太阳这么毒,有些担心叶静天中暑,道:“你爸爸他算个屁,姨让你休息你就休息,他敢磨叽我帮你教训他!”

    叶无双顿时满脑门子黑线……

    而楚灵韵,此时正好抬头,看到了花圃当中的一男一女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姬娜就站在这里,楚灵韵多少有些不自在,顿时深深看了姬娜一眼,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瞬间脸上就恢复了自然,扭头对叶静天说道:“你爸爸你已经回来了,你可以休息了。”

    “啊?”

    叶静天回头,看到了叶无双,脸上涌现出一丝干净的笑容,可随即看到姬娜后,顿时一愣,完全是下意识的低声道:“妈妈……”

    此时,叶静天正在发呆,可撞向大树的身子却是一点儿都没迟钝,直接就冲了上去,“嘭”的反而给自己撞了一个大屁股蹲儿。

    “小心点儿!”

    姬娜完全是下意识的一声惊呼,整个人就化作一道流光冲了过去,将叶静天抱了起来,有些嗔怪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这一对母子,当真是像到了骨子里面,五官一样的精致,那双蔚蓝的眸子一样的清澈干净。

    叶静天扬起满是汗水的笑脸,因为刚刚运动过后,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清秀的反而像是个女孩子,呆呆看着自己的母亲,道:“妈妈,你终于要和爸爸在一起了吗?”

    姬娜一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最后只能撇开话题不说,拿衣袖帮叶静天擦着额头的汗水。

    此刻的姬娜,身上闪烁这一种叫做母性光辉的东西,看着叶静天的时候,目光很温柔。

    楚灵韵有些紧张,只不过叶无双对她点头示意没事后,便也松了口气,她还真的害怕叶静天会跟着姬娜离开,不过有了叶无双的示意,也就安心了。

    叶无双没有多想,迈步过去,弯腰看着姬娜,问道:“儿子你看了,咱俩谈谈?”

    虽然让一个母亲放开自己的孩子有些残忍,但叶无双更不想自己见自己儿子一面都成为一种奢侈!

    “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姬娜爱恋的摸了摸叶静天的脑袋,回头一字一顿道:“在见到彼得的时候,我忽然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谁都无法取代我母亲的角色!”

    语落,素手一指一边的楚灵韵,道:“包括她!”

    叶无双有些震撼,但这个时候他不想想一个母亲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自私就自私吧,皱眉道:“那你想怎样?”

    “我没有决定。”

    姬娜淡淡道:“我只知道我离不开我的儿子,而且,今天我想带他出去散散心。”

    两人都不想在孩子面前说这些,可是有些东西没办法避免,反正都到这地步了,叶无双就将目光投向了叶静天,问道:“儿子,你……”

    “我想要爸爸,也想要妈妈。”

    叶静天低着头,蔚蓝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期望,让人心疼。

    饶是姬娜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这个时候也是心中大为不忍,眸中含着泪,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放心吧,妈妈会在你身边,爸爸也会在你身边。”

    然后,起身拉着叶静天的手,低声道:“走吧,妈妈还没有带你好好放松过呢,最近正好有时间,该带你去玩的。”

    语落,拉着叶静天就走。

    叶静天一步一回头的看叶无双,那干净小脸上的期待和不舍,让人很心疼。

    叶无双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朝着自己的儿子摆了摆手,道:“去吧,爸爸一直都在,晚上回来陪你下象棋。”

    从始至终,姬娜都没给过叶无双一个交代或者是其他什么的,就这么带着叶静天离开了。

    目送着这对母子离开别墅后,叶无双沉沉叹了口气,从衣兜里摸出烟给自己点上,淡蓝色的烟雾氤氲,让他看起来有种飘渺的味道。

    这个时候,楚灵韵终于走了过来,有些不舍的问道:“难道就让静天这么离开了吗?我好舍不得这个孩子啊……”

    “离开吧!呵呵……姬娜说的对,谁都没法代替一个母亲的角色,一个人一生只能有一个母亲的。”

    叶无双的笑容多多少少有些苍白,随即道:“不过,她还会回来的,你难道没听她说吗?她只是带静天去逛街去了。”

    “你就这么相信她?”

    姬娜眼中闪过一丝怀疑,道:“她来华夏就是来带走静天的,既然离开了,还哪里会回来啊?”

    “会回来的!因为她是姬娜,姬娜·杰诺维斯!”

    叶无双的语气很笃定,一字一顿道:“今天我和她谈起了很多,我就不相信她会不明白什么对静天是有利的。”

    说完,叶无双看着姬娜离开的方向,话语有些飘渺:“她的爱……虽然严厉而苛责,让人有些受不了,但她的爱,真的很伟大!”

    “……”

    (卡文,磨叽了五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写完这章了,本来是分开两章的,后来想了想,就一起发了上来,身体上实在受不了了,今天就更这些吧,琢磨琢磨,下一个高chao比较复杂,我整理下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