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受伤的女人【三更求花】

    叶无双的话说的很直接,也很刻薄,虽然那是真实的,可偏偏这样的真话,有时候最是伤人,也不知道多少情侣因为这样到最后分道扬镳,亦不知道有多少朋友因为这种直接到最后反目成仇。

    姬娜也有些生气了,看着叶无双的时候眸光很不善,她最讨厌的就是叶无双这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模样了!

    什么叫我永远都培养不出伟大的至强武士?

    姬娜胸口憋着一口气,当年叶无双就曾经给过她定义,你一个女人家永远不可能做到一只手镇压整个世界,因为这是一片以男人为主导的世界!

    很讨厌的言论!

    不光是大男子主义了,简直就是无视妇女同志的作用!

    当初,姬娜也曾经反驳过叶无双这种言论,说叶无双不像是一个新时代的华夏成长起来的中国人,因为他脑子里面根本没有华夏某位伟人曾经说过的“妇女也能顶半边天”的概念和意识,只不过叶无双给出的回答也很简单——在我的脑子里,妇女也能顶半边天这句话的意思是……女人可以生孩子,担任着人类传承的大事,自然可以顶半边天!至于战争,请女人走开!

    这他妈的是人话吗?

    姬娜本身就是个女儿身上位的女强人,根本无法接受这种言论,于是,夫妻之间的战争就开始了!

    现在,叶无双又在蔑视她,姬娜顿时就有种打爆这傻比的冲动,虽然她也承认,叶无双训练出来的武士就是不一样,个个都是能征惯战的好手,她比不上,但心里堵着一口气发泄不出来也难受的慌,冷冷看着倨傲的男人恨声道:“你难道就改不了你这种蔑视女人的吃屎毛病吗?”

    “不和你吵!”

    叶无双说了一句,数年前这种争吵已经把他折腾的筋疲力竭了,现在不想再做无谓的争执了,想了想就说道:“我只想问你一句,你了解狂战士吗?你知道狂战士凭什么纵横天下,被誉为最强异能者吗?”

    姬娜无言以对,她是真的不知道,虽然,这个世界上现存的两个狂战士都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但她却根本不知道,因为她不是狂战士,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这一系血脉为何强大至此!

    叶无双嘴角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道:“既然你都不知道狂战士凭什么无敌于天下,那你又怎么可能培养出一尊无敌的武士?你做不到的!但是我不一样,我对我们这一系血脉有着最直观的了解,因为我本人就是整个人类历史上的所有狂战士里走的最远的一个,只要有我教导,静天能少走很多的弯路,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巅峰状态,甚至,完全可以超越我!我的争霸与成功之路不可复制,但是我的无敌路,却完全可以复制!因为,静天是我的儿子,体内流淌着我至高无上的战神血脉!”

    说到这里,叶无双看了姬娜一眼,轻声道:“姬娜,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毕竟静天也是你的儿子,血浓于水,你爱他爱到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求他平安一生。可是,人总不能一辈子都拿感情用事的,你不能因为你舍不得,所以就断送了静天的前途吧?你不愿意呆在我身边,好,这是你的决定,但是带走静天对孩子有什么好处?!你不能护他平平安安,你也给不了他最好的训练,你为什么还要执意带他在身边毁他一生呢?有时候,适当的放手,是一种更加伟大的爱!”

    不得不说,叶无双是个很好的说客,最起码,他分析出来的两条,是姬娜完全做不到、却不得不考虑的两条!

    叶无双知道,自己的这些话会刺伤姬娜,但他不得不这么做,放弃自己的儿子,他做不到,只能狠下心肠!

    只是,叶无双不知道的是,他的一番话对一个爱自己孩子爱的愿意放弃生命的母亲来说,是如何的残酷!

    姬娜被一番话说的脑袋里“轰”的一下就变成了一片空白,有些摇摇欲坠了,只不过最终还是强行按捺住了心神,只是,她一直坚信女人比男人强的信念却崩开了一道裂痕,因为事实证明,她确实比不上叶无双!

    心在滴血,在哭泣!胸口疼的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

    可是姬娜是个刚强的女人,不曾流露出半点不妥,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认输,沉默了很久,才终于说道:“你说的一切,很有道理!但并不意味着我会就这么接受!你说你能让彼得成为一个伟大的无敌存在,可你空口白话的拿什么来证明你可以?如果光是说大话的话,我也会!所以,在你拿出事实证明自己可以之前,我不会放弃我的想法!”

    叶无双挑了挑眉,毫无征兆的说道:“静天的血液已经沸腾了!”

    血液的沸腾!

    是一个狂战士一生至关重要的一步,只有血液沸腾,才能彻底调动那沉睡在血脉深处的力量,总算是走出了无敌路的第一步!

    姬娜身子狂震,胸口一闷,差点儿没一头栽倒。叶静天从出生就已经跟在她身边了,但却只学到了一些个格斗技巧,至于那尘封在血液中的无价宝藏,始终无法开启,空守宝山而不得,曾经让姬娜和十二怒汉也伤透了脑筋,他们可是见过叶无双狂化以后的可怕的,但就是无法帮助叶静天将血液沸腾!可叶静天来到叶无双身边才多久啊?这就已经踏出了无敌路的第一步?

    难道……自己真的无法培养一个狂战士吗?

    姬娜有些怀疑自己。

    “很可笑是不是,你用了好几年的时间不曾做到的事情,我只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做到了!”

    叶无双再次开口了,看着姬娜萎靡的样子,心里其实也很不忍,甚至产生了一种罪恶的感觉,将一个孩子从他母亲身边夺走,对于那个可怜的母亲来说,简直是太残忍了,根本就是犯罪,但是叶无双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同样是个父亲,他也想跟自己的孩子生活在一起,老天爷已经剥夺了他做父亲的权利五年,他受够了!因此,即便不忍也依旧说道:“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狂战士为什么无敌于天下!没有亲身感受,你永远不知道沉睡在我们这种人血脉里的力量究竟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力量,更别说帮助静天开发这种力量,那太不现实了,一个人还没学会走,就想跑,只能跌死!”

    姬娜一言不发,哆嗦着纤长而干净、根本不像是一双用来杀人的手,缓缓从手提包里摸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这一次,叶无双没有阻止。阳光明媚下的女人,身上带着浓浓的颓废,淡蓝色的烟袅袅,从鲜艳的红唇中溢出,不知道为什么,竟让人在这一刻对这个女人产生一种近乎怜悯的情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憔悴的女人才终于抬起头,很坚定的、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要见我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