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抉择的时候到了【二更求花】

    曾立人完全是疼晕过去的,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上已经被套上了黑布罩子,似乎是在车上,能感觉到颠簸,只是车子每震动一下,两腿之间顿时就传来一阵尖锐而刺骨的疼痛,直把他疼的浑身上下冷汗直冒,耳朵里面除了引擎轰鸣声外,再没有任何声音,因此,曾立人也不敢确定自己周围有没有人在。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总之,浑浑噩噩里等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曾立人就被一只大手一把给拎了起来,被一个人扛在肩膀上,径自去了一个地方,“嘭”的一声,将之撂在了地上,摔得很结实,整的曾立人差点儿没背过气去!

    然后,套在他头上的黑布罩子被扯去了,忽然而来的光明弄的曾立人有些睁不开眼睛,微微眯着眼睛适应了很久才终于缓过劲儿来了,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间西式装潢的客厅里面,正跪在羊毛地毯上,在自己周围是一圈沙发,坐着一大圈人,正满是嘲弄的看着自己。

    铁卫!

    曾立人咬了咬牙,无视了铁卫的嘲讽与蔑视,直接就将目光停留在了坐在最中间的一个年轻人身上——叶无双!

    终究还是他动的手么?

    曾立人苦笑,浑身上下疼的都有些哆嗦,这个时候也没必要装孙子了,抬头冷冷直视那个年轻人,冷声道:“叶无双,似乎……我没有惹到你吧?你凭什么要向我动手?!”

    “你儿子惹到我了。”

    叶无双摆了摆手,道:“和你惹到我没什么区别,总该是冤有头债有主的,曾家的人撞到我手里,我的马刀自然和你们曾家对话!”

    “我儿子……”

    曾立人呢喃了一句,随即回过魂来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当时就要站起来,可惜在他身后的一名议会武士在电光石火间狠狠一脚就踹在了他腿弯,将之撂倒在地,不过曾立人也顾不得疼痛了,赤红着眼睛吼道:“我儿子呢!?你把他怎么了?”

    “杀了!”

    叶无双很淡漠的说出两个字,轻声道:“而且,现在在京华,已经再无一个曾家的人了,几个小时前,全都变成了我的刀下亡魂。”

    曾立人脸皮狠狠抽搐了几下,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一瞬间整个人似乎苍老了十多岁一样,颓然一叹,有些萎靡的坐在了地上。

    “好了,带你来也就是想看看你挫败的样子,现在看完了,你可以走了。”

    叶无双摆了摆手,想了想,又说道:“对了,顺便在你临走之前告诉你一声,我和你们曾家之间的恩恩怨怨不会就此结束,很快,你在江南的老窝就会被我捣毁。”

    “我知道。”

    曾立人在这个时候反倒是平静了下来,叶无双既然都决定不顾一切的灭掉曾家了,也就不会忌惮什么了,他这个曾家家主落在人家手里,结局已经是注定了的,因此也就不做无谓的挣扎了,只是抬头看着叶无双,很认真的、一字一顿的说道:“叶无双,你多行不义,手上沾了太多的血,不用我诅咒你,你也迟早得落得个众叛亲离,不得好死的下场!老头子我活了七八十年了,早就够本了,死了也就死了,但我会在下面看着你如何栽跟头,人不可能辉煌一辈子!”

    “你肯定失算!”

    叶无双冷笑一声,没有在意,这个世界上诅咒他的人多了去了,他不相信自己辉煌一辈子到最后会落得个众叛亲离、不得好死的下场!当即一挥手,道:“拉出去,毙了!”

    两个议会武士扑上来二话不说就将曾立人给摁倒了,拖着就往外面走,从始至终,曾立人都没有反抗,不严不发的冷冷盯着叶无双,那眼神,让坐在旁边的铁卫都觉着头皮发麻,总觉得冷森森的。

    唯一平静的,就只有叶无双了,他可不信什么诅咒之类的虚无缥缈的玩意儿,挺扯犊子的,诅咒要是真有用,他现在早就完蛋了,他的唯一信仰就是武力,一颗“花生米”送过去,脑瓜壳子当时就崩成了好几块,脑浆子都洒一地了,你他妈还嘚瑟个毛?

    一分钟后,“嘭”的一声,一声清脆的枪击声传了进来,预示着曾经在华夏上流社会风骚无比的四大家族家主又去了一个……

    说实话,曾立人死的挺冤,可没辙,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那么莫名其妙的撞到叶无双枪口上,要不然,打死他也不会来京华了,就算来京华,也不会就带那么几个人!

    ……

    房间里面,一时间倒是安静了下来,众人都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过了很久,教士才整理了一下语言,道:“魁,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就这么把曾立人给杀了,似乎华夏那边不好说啊?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的重要人物全都挂了,断了传承,轰然解体的时候,造成的影响可是不小,华夏不可能替我们擦屁股。”

    虎牙也是点头道:“不错,不过老大……咱们总不能再像上次那样从国外引进无数资金来填充这一次引来的经济风暴吧?这简直就是个无底洞,上一次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且欠下了许多人情。人情这东西,最是难缠,实在是不好说。”

    “我知道。”

    叶无双点了点头,道:“不过谁说我又要从国外开始引进资金了?”

    虎牙等人皆是一愣,华夏内部引爆的无法解决的矛盾,不借助外力,还能怎么解决?顿时有些不解的看向叶无双。

    “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财富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就算是在华夏也不例外,这些财富,可不属于政府,也不是政府能调动的。”

    叶无双笑了笑,道:“南方富庶,这是华夏的一个定律,以前咱们没打下南方的时候,那些南方的富人咱们控制不了,现在,难道还控制不了他们吗?刀子往脖子上一架,比谁都他妈的听话!浙商、温商、徽商、沪商……这可都是出了名的有钱人啊,合并起来的财富,甚至远远要超过四大世家,只不过因为一盘散沙,始终成不了四大世家那种对抗政府的气候罢了,始终在政府和四大世家之间徘徊不定,两边倒,弄的谁都没法借助他们的力量!如果他们能为政府所用的话,四大世家还能猖獗到现在?”

    虎牙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说道:“就像您说的,这是一群墙头草,商人的圆滑在他们身上展现了个淋漓尽致,要想说服他们,怕是不易!”

    “谁要说服他们?你一会儿让云天会在南方的兄弟挨家挨户的去拜访一遍!四大世家只剩个李家,我想看看他们是选择李家,还是选择我!这群人,一天不把他们迫的没得选,始终是个祸患。如果他们不明智,杀了就是,反正一场经济风暴在所难免,我一点儿都不介意规模再大一点。”

    叶无双微微眯着眼睛,打定主意要在南方动大手术了,轻声道:“抉择的时候到了,华夏消磨了我太久,我已经没耐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