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三章 梦断京华(下)【一更求花】

    曾立人此时正是憋屈,正干那事干的入神呢,尖峰时刻马上就要到来了,谁曾想好好的一扇门直接就从后面飞过来了?当时就给他拍飞了,几乎是在他冲刺的时候在后面推了一把一样,差点儿没把那话儿给直接弄折了!

    “我草你妈的,谁了!?”

    老头子这回算是彻底怒了,趴在那赤条条的娘们身上,又是惨叫,又是怒骂,鼻涕眼泪流了一脸,看上去不可谓不凄惨。

    这事儿……谁碰上他妈的不火大?

    曾立人其实不是个好色的人,最起码年轻的时候不好色,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被暗黑议会压制的狠了点儿,心里憋屈的难受,没种去找叶无双的麻烦,就只能在老娘们白花花的肚皮上发泄,而且,渐渐的似乎就跟上瘾了一样,迷恋上了这种把臭婊子虐的“嗷嗷”惨叫的滋味,自从被人家暗黑议会武士脸上吐了浓痰的照片流传出去、他变成整个上流社会的笑柄之后,他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去找个娘们发泄发泄,说来也奇怪,一个七老八十的老汉了,夜夜笙歌的居然丝毫不见力不从心,可能也是以前憋得久了,不知道囤积了多少存货,总之这么三四个月的发疯下来,一直都是龙精虎猛的,神马“老汉推车”之类的高端技能那是信手拈来,而且他使出来那也是相得益彰,非常的顺手,是他最喜欢的一招了。

    今晚这小娘们,就是他在夜总会和人谈生意的时候从里面带出来的一个“公主”,自己看着水灵也就提出了要求,谁知道臭婊子他妈的居然还跟他装清高,结果“啪”的两万块甩小比崽子脸上,当时她就跪舔了。不过说句实话,这小贱人的滋味还真不错,曾立人推了一晚上,推得很嗨皮,结果他妈的忽然飞来一扇门直接把他拍了个断子绝孙,哪里还能不怒啊?

    “咚咚”

    厚重的军靴敲击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的响动极为沉闷,宛如一声声闷哼一般,首先印入曾立人眼中的,是一双足有四十八码的超大脚丫子,穿着厚重军靴,迷彩作战服的裤脚塞在靴子里面,极具力感。

    曾立人的视觉被直接强j了,此时也渐渐的冷静下来了,知道了自己处境不是很妙,也就停下了叫骂,趴在那几乎昏迷过去的小娘们身上抬头向上看,当时就愣了。

    倒影在他瞳孔中的,是曾立人这辈子都不敢忘记的一张脸——暗黑议会铁卫!

    “呃……”

    曾立人浑身一哆嗦,不自禁的问道:“似乎……我没有惹到您吧!”

    话刚说完,就见北极熊朝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伸出大手一把就扯住了曾立人头上那几根稀疏的毛,一把将之提的扔到了一边,随后,狠狠一脚就踹在了那快昏迷过去的小娘们白花花的pp上,当时就在上面留下了一个罪恶的黑脚印。

    这么一踹,那女人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扭头一看,看到几个穿着迷彩服、手里端着枪的大汉后,顿时就是一声尖叫!

    “闭嘴!”

    北极熊皱了皱眉,一声低吼顿时吓的那女人闭上了嘴,说让站起来,也不顾穿没穿衣服,当时就立了起来。

    她原以为,北极熊是对她感兴趣,可不知道的是,她根本不是北极熊的菜!

    北极熊上下打量了这女人一眼,随后一指在旁边的曾立人,问道:“你是他什么人?”

    叶无双的命令很明确——斩杀所有曾家的人!北极熊这么问,只是想确定这女人和曾立人是什么关系罢了!

    “他……他是我的客人!”

    那女人战战兢兢的说道:“今天晚上在至尊找到的我,给了我两万块,就把我带到这里来了!”

    说完后,飞快又补充了一句:“我和他真的没有任何关系,您千万别伤害我!”

    正在审查这女人的北极熊根本没注意到,坐在一边墙角里的曾立人眼中闪过一道阴狠的光芒!

    栽了!

    既然暗黑议会的人已经找上了自己,那就绝对不是平白无故的,肯定是找麻烦来了,看眼前这架势,这是要要自己的命啊!

    曾家还有万里江山,还有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正值春秋鼎盛,曾立人可不想自己的一世就这么埋葬在这京华,目光阴沉沉的盯着北极熊,就在北极熊盘问完那女人,准备过来找他麻烦的时候,老头子毫无征兆的就爆发了,一下子冲了过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就撞在了那女人背上,那女人竟然被直接撞飞了,狠狠砸在了北极熊怀里,弄的北极熊一个趔趄。

    而曾立人则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朝旁边的窗户上撞了过去,“啪嚓”一声,登时就将玻璃窗撞了个粉碎,就这么一丝不挂的跳出了外面,紧随其后传来“噗通”一声!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无论是其他几个暗黑议会的武士还是北极熊都没想到,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到这种地步了,竟然还能暴起逃跑。

    北极熊一把推开那娘们,冷冷看了那破碎的窗口一眼,道:“没事,咱们就在这里等!”

    现在这里已经被完全包围了,他不信这么一个身上一丝不挂的死老头子能逃得了多远!

    十分钟后。

    果不其然,两个士兵把浑身是血的曾立人给拖了回来,老家伙满身都是蒺藜,被扎的血肉模糊的。

    北极熊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这老家伙跳进了蒺藜丛里,被扎了个半死……”

    一个武士说道:“一边鬼哭狼嚎,一边逃跑,没跑出多远就被我们给逮住了。”

    北极熊被逗乐了,笑眯眯的走到曾立人身边,不无嘲讽意味的说道:“继续逃啊?你不是很有勇气么?还敢从二楼直接跳下去!”

    曾立人垂着头没说话,他知道,他完蛋了,完蛋的彻彻底底!这一世荣华,全部都断送在了京华!叶无双忽然要对曾家动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以那个男人的性格,既然动手了,哪里还会跟你墨迹?直接就是要老命的雷霆一击!

    这一点曾立人深有体会,所以也就没奢望自己还能活着回到南方,只不过心有不甘,如果他拼了全部家当的话,就算弄不过叶无双,也可以狠狠恶心叶无双一下,就像当初的苏家和萧家一样。可现在,连搏上一搏的机会都没有就栽了,很憋屈。当下,无限愤恨的抬头冷冷看了北极熊一眼,一口血痰就朝北极熊吐了过去,要不是北极熊躲得快,估计得被喷一脸花露水!

    “我草你妈的!”

    北极熊一怒,二话不说,抬腿一脚就踢在了曾立人裆部!

    “嗷呜!”

    曾立人的惨叫声就跟狼嚎似得,被踢得飞起一米,落地的时候,捂着裤裆就晕了过去,血顺着指间溢了出来,看样子很显然是蛋碎的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