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恩怨情仇几时休?【二更求花】

    叶无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就那么鬼使神差的就说了出来,虽然有些惊愕,但更多的反而是心里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其实这句话早在当初汉王室的时候他就想说出口了,只不过鬼使神差的一直忍到了现在。

    静!

    安静的让人窒息!

    十二怒汉相互对视,都看到了相互脸上的笑容,有些兴奋!

    时隔数年,叶无双终究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十二怒汉都是和姬娜非常亲近的人,伴随了姬娜一路征程,对姬娜非常的了解,了解姬娜的每一个细节和心理,这些年姬娜是怎么过来的,他们都是看在眼里,自然非常清楚自家小队对叶无双的感情!

    说起来是恨,其实心里一直还是爱着叶无双的。这人就是这样,爱恨之间,一直都在来回转变!只不过因为姬娜本身就不是一个喜欢主动的人,性格里的偏执和倔强让她不可能向一个曾经“抛弃”过她的男人低头,这事情,一拖,就拖到了现在。

    现在,正是一个打破两人僵局的机会!

    十二怒汉哪里能不高兴?杰诺维斯家族和暗黑议会本就是一家,只不过因为两位首领的私人恩怨才分家的,闹到现在这种地步,谁心里也不好受,都不想将战刀对准曾经的兄弟,如果叶无双能和他家小姐复合,那是最好的结局!

    果不其然,姬娜陷入了沉默,缓缓别过了头,眼中闪过一丝水光,过了良久,才有些迟疑的问道:“你不是在华夏有了自己的家庭了么?”

    一句话,让叶无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迟疑了许久,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都要?”

    这话,说的就连他自己都有些心虚!

    经过众女这么一闹腾,叶无双确实有些怀疑自己的想法能不能实现了,他可以用锃亮的马刀征服敌人,却没办法用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人心!

    姬娜当时就立起了眉毛,刚刚柔化下来的眸光渐渐变的冷厉了起来,怒视叶无双,洁白的齿间挤出两个字:“做梦!”

    语落,一提手中的刀,直指叶无双,冷月的光华倾泻而下,刀刃上流转过一抹血量,只是血槽的位置却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红血迹!

    这是一柄……杀人无数的刀!

    下刻,姬娜一声清啸,直接朝叶无双杀了过来,步子很有规律,脚下踏出的是一种很难用语言描述的神韵,这是叶无双曾经在研究日本武道的时候总结出来的“百人连斩”的脚下功夫,挺讲究的,贵在一个一气呵成的连贯与一个一往无前的气势,属于一种既是气势,又是技巧性的步法,比较适合那些先天不足,身高不够的人来用,大概也是因为日本为岛国,人均身高不高,所以直接影响了他们武道招数的原因。很适合姬娜,毕竟姬娜是一个女人,即便在女人里面身高属于那种比较高的类型,但终究在战场上碰到男人的时候,先天有些不足,这种步法很适合她。

    只是很可惜,这种步法并不适合叶无双,他以力量而见长,擅长以力破敌,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大开大合,玩不了这种技巧性的东西。

    面对姬娜的攻击,叶无双唯有苦笑,心道这婆娘还跟以前一样暴烈,说动手就动手,一点儿都不含糊。

    “杀!”

    三十米的距离,瞬息即过,姬娜在冲上来的时候,二话不说,举刀就朝叶无双劈了过来,气势很猛!

    叶无双无奈,举刀格挡。

    “铿!”

    火花四溅,二人的刀在空中对碰,陷入僵持。

    叶无双能清晰的闻到姬娜身上的香味,是一种如兰似麝的香味,曾经让他迷恋不已,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一边架着姬娜的刀,一边苦笑道:“难道就不能消停会儿吗?一见面就要打生打死的,你累不累?”

    姬娜怒视叶无双,几乎是从牙关里挤出了几个字:“对你,我不知道友善是个什么东西!”

    叶无双挑了挑眉,也有些火了,一抬手,爆出一股可怕的距离,直接将姬娜掀的倒飞了出去,落地后,“蹬蹬蹬”退出十多步才总算停了下来。

    “你们还不动手?”

    姬娜没回头,但却毫无疑问是在对十二怒汉说话:“叶无双单身一人的时候不多,趁此机会,击杀这狗贼!”

    十二怒汉没动,最后还是马蒂有些尴尬的说道:“小姐,这不好吧?您不为从前的情义,也总该替小少爷想想的,不能让小少爷从小就没了父亲吧?”

    马蒂在苦笑,说的比较含蓄,其实他想告诉姬娜的是——叶无双是狂战士,是西方地下世界出了名的传奇武士,一生遭遇过多少刺杀您又不是不知道,可到现在都没人能将之留下,这就足以说明许多问题了,怕是咱们一起上都未必有用!

    这句话,马蒂憋在心里许多年了,一直没敢说,叶无双的可怕他是知道的,总觉得自家小姐想杀叶无双的想法不是很现实,但也不好提醒,姬娜现在的情绪太不稳定了,说出来了反而会坏事,惹得这个倔强的女人直接找叶无双拼命。

    姬娜一愣,有些犹豫,不过那偏执的仇恨之火很快就又蒸腾了起来,冷声道:“动手!一切后果,自有我承担。”

    马蒂很为难,下意识的看向叶无双,却发现叶无双居然在向自己轻轻点头?

    他……让自己对他拔刀?

    马蒂苦笑,朝自己的同伴点了点头,几人一步踏出!

    姬娜手中的刀一挑,指向叶无双,就要发动进攻,却不想在此时,一道怯怯的呼喊穿入了她耳中——“妈妈!”

    一声轻呼,姬娜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却见,叶静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现在了叶无双身后不远处,正站在绿化林与公路的交接处,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服,看起来很干净,身子略显单薄。

    “彼得!”

    姬娜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颤。

    “我就知道您会来的。”

    叶静天遥遥看着自己的母亲,情绪不是很高,低声问道:“您难道真的要杀父亲吗?”

    姬娜无言,两个大人生死相向,却被孩子看到,总觉得有些歉疚。

    叶无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扭头道:“回车上去,爸爸不是告诉你不让你下来的么?”

    “我想下来!”

    叶静天歪着脑袋看了自己父亲一眼,道:“这是我们一家人的事情,你们不该瞒着我的,难道不是吗?”

    “跟妈妈回家吧!”

    姬娜终于开口了,抬头道:“妈妈发誓,再也不会让你接受残酷的训练了。”

    “我不!我跨越了万里大洋,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父亲,不想就这么离开。”

    叶静天很倔,又有些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道:“难道咱们一家人就不能生活在一起吗?就像爸爸说的那样?”

    姬娜沉默了,看着那对离得很近,也很像的父子,过了良久,叹了口气,道:“让妈妈考虑考虑吧。”

    而后,对十二怒汉打了个手势,缓缓向后退去,渐渐隐没在了黑暗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