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 留下来吧【一更求花】

    “都坐在车上!”

    叶无双低喝一声,然后根本不给楚灵韵和叶静天说话的机会,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姬娜来了!

    这一天,叶无双早就料到了,从叶静天出现在华夏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临的,躲不过去!以姬娜的性格,势必会和自己竞争到底!

    所以,叶无双也没想着躲开什么,汉王室王宫一见后,他很清楚自己心里其实还是有这个女人的,恩恩怨怨,总该有个了结的时候,以前没有叶静天的时候,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爱,肆无忌惮的恨,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那个能力给自己的所作所为买单,但现在……有了一个儿子,还能像以前那样么?

    孩子,是无罪的!

    叶静天的出现,将他们二人推上了一个相当尴尬的地步,这些,总该是要解决的。

    叶无双心里三分复杂,七分坦然,倒是没想过再去躲避什么,迈开步子大步走了出去。

    小树林外,柏油路上。

    影影重重之间,依稀可见,一个女子拄刀而立,臻首微垂,正在静静等待着。

    在其身后,十二个如神似魔的男子成半圆形侍立着。

    晚风微醺,吹乱了女子的满头长发,白金色的发微微扬起,露出的是一张非常干净且清丽脱俗的容颜,五官与叶静天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

    姬娜·杰诺维斯!

    一个曾经让整个西方世界一时颤抖的女人,众所公认的杰诺维斯家族的女武神,扛起了杰诺维斯家族的强梁,也正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杰诺维斯家族才能占据西西里岛的一隅之地。

    叶无双随手将自己的西服丢在路边,摘下了领带,左手提刀,缓缓前进,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姬娜,毕竟,两人之间的感情曾经得到过整个地下世界的祝福,虽然时间打败了他们的爱情,但两人对对方的情意,那是丝毫不掺假的,在同床共枕的三百六十五天里,他们也曾有过爱人之间所拥有的一切狂热和浪漫,此刻相见,心里面说不复杂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不过叶无双没有表现出这一切,一直走到距离姬娜不足三十米的距离时,才终于停了下来,隔空而望对面的女人,轻声道:“姬娜,好久不见。”

    叶无双的态度很平和,不平和的是十二怒汉,此刻看到曾经引领他们打败许多强敌的男人,心里挺不是个滋味,但这毕竟是姬娜和叶无双之间的事情,他们不好多说什么。

    “见与不见,有什么关系?”

    姬娜抬起了头,柳眉一挑,冷冷说道:“我来亚洲,只是想要回我的儿子!只要你把静天还给我,我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不可能。”

    叶无双很平静的拒绝了,道:“孩子我也有份,他是我的儿子,你却隐瞒着我将他雪藏数年,让我没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这本来就已经很过分了,但是我不会多说什么,咱们两个人的问题摆在那里,我也无法多说什么,但既然孩子自己来找我了,我就不会再让他离开我,他继承了我最伟大的血脉,注定要登上铁王座,成为一代镇压天下的雄主大帝!也是我的嫡长子,将是我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放屁!”

    姬娜冷喝一声,打断了叶无双,道:“暗黑议会很了不起吗?眼下强敌环绕,看似风光,还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当初我早就告诉过你,统驭黑暗与光明对抗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从古至今没人能做到,你是在逆天,随时会倒在争霸的路上,鲜血染红一世凄凉!彼得是不会接手这么一座随时会崩溃的帝国的,他是我的继承人,未来将成为杰诺维斯家族的战神,完成对西西里岛的统一!”

    “逆天?呵……逆天路,踏歌行,老子走到现在不还是步步生花么?古来无人能做到的事情,那是因为从古至今没有一个能强于我!”

    叶无双说话的时候很自负,或者应该理解成是一种自信,反正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实力叫做自信,没实力就是白日做梦,就是自负!不过他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什么,略一沉吟后,道:“一句话,我是不会让我儿子再一次离开我的,更不会让他跟着你,因为……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你或许是杰诺维斯家族的女武神,但是绝对不是一个能让孩子生活在温暖环境长大的慈母!”

    姬娜如遭雷击,本就白皙的玉容瞬间更加苍白了几分,叶无双的话戳中了她的痛处,直到叶静天离开后,她才幡然醒悟,可惜已经迟了,此时被人一下子戳中最难堪的地方,当时面色就阴沉了下来:“你给我闭嘴,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你难道就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吗?简直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既然马蒂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了叶静天,姬娜也就没什么不好承认的了,坦然直言,叶静天确实是她和叶无双曾经那段爱情的结晶!

    “我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但我却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叶无双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且问你,在静天跟在你身边的日子里,你可曾带他去逛过一次街,你可曾亲自带着他给他买过一件衣服,你可曾带他去放松,去旅游玩耍过一次?你可曾在他睡觉前给他讲过一个故事,你可曾很认真的对他说过一句——儿子,妈妈爱你?!”

    叶无双每问一句,姬娜的面色就苍白一分,到最后,整个人已经如遭雷击,泪流满面!

    没有!

    叶无双说的那些,她全都没有做过!

    她的爱,严厉而含蓄,当初叶无双就是受不了那种严厉而含蓄的爱,到最后选择了离开,现在,儿子也是因为受不了她严厉而含蓄的爱,最终离开了她。

    姬娜觉得自己很失败,这些年也很后悔,可是这一对父子,根本不给她弥补的机会啊!

    “你没有做过,但我做过!”

    叶无双的话很犀利,直接戳中人的内心最脆弱的地方,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想的,全都是怎样让他变成一个能镇压一切的雄主,殊不知,人是无法在高压环境下生长的,被你那么折磨上二十年,再强悍的人都吃不住,没有在高压中变态,就在高压中枯萎!才几岁的孩子,你却将他送上了战场,虽然有你在他身边保护着他,但有用吗?没用!那血肉横飞的场面,对一个人的精神会造成多大的折磨你不会不知道,那根本不是一个孩子能承受的!这一点,我比你更加清楚!我八岁从军,十岁拔剑杀人,非常清楚那鲜血横飞,刀子砍在人身上时爆出的骨裂声会对一个孩子的心理造成多大的伤害!”

    “闭嘴!”

    姬娜一声断喝,直接打断了叶无双,清秀的容颜有些狰狞,她敢保证自己给这对父子的爱全都是契入骨髓的深刻,可他们为什么不接受?难道就因为爱的方式不对就要否定一切吗?一时间,情绪上有些接受不了,厉声道:“别说那些废话了,一句话,到底还不还我儿子?还我儿子,我掉头就走,今生再不找你报仇,不还,今日我斩下你的头颅,自己带儿子走!”

    “不还。”

    叶无双缓缓摇了摇头,面色微沉,想了想,忽然抬头说道:“你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呢?”

    姬娜面色一窒,怀疑是自己听错了,重复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为什么你不能留下来,而是一定要让带走静天呢!”

    叶无双刚开始说话的声音还很小,可不断在加大,到最后,近乎咆哮了:“我他妈就是想让你留在我身边,和我一起抚养静天长大,给儿子一个温暖的生长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