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八章 终于来了【二更求花】

    宴厅里,一时间愈发的安静了起来。

    楚灵韵此刻的心态毫无疑问是非常复杂的,毕竟韩歆瑶是叶无双的女人,如果从严格意义上来算的话,还是人家的正牌,在这种环境下忽然撞上,要说还能保持淡然那是假的,只不过她这个人喜怒不形于色惯了,从始至终都带着一副妖娆面具,不习惯把一切心里的情绪表现在脸上,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此刻韩歆瑶跑了,更是陷入了挣扎当中,过了很久,才轻咬红唇说道:“还不快去追?”

    “追?”

    叶无双苦笑,轻声道:“追上又有什么用?真要说认错,该认的我都认了,所有的罪我都扛在自己身上了,这段时间活得很压抑,我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既然他们选择冷战,那就冷战吧,我的耐心很有限,大不了什么时候耐心消失了,直接把她们关进奇迹之城就行了,我这人骨子里糙,达不到那种情圣的境界,什么偷人更偷心,大不了不要她们的心,要了人就成,要求真不高!”

    此时,叶无双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眼中的红芒渐渐消退,除了一身的血腥,倒是和一般时候没什么区别了。

    但楚灵韵却能看的出,叶无双心里在压着一股子气,一股子怨气与怒气,要不然刚才忽然爆发出来的时候不会那么疯狂,只不过让她想不通的是那几个娘们究竟怎么惹叶无双了,竟然能让这个男人走到这种地步……只要人不要心?

    如果楚灵韵知道,所有的矛盾爆发的那天,一代暗黑之主竟然让一大帮子女人围住又是耳光又是撩阴腿又是泼茶水的轮番上阵狂轰滥炸的话,怕是现在就不会觉得奇怪了,被这么折腾,谁心里能没点儿气,只不过因为愧疚,当时没有爆发出来而已,但却积压在了心里。

    想了想,楚灵韵最后还是说道:“其实,这一次你怕是真的做错了?”

    叶无双挑眉,没说话,但是却用动作表达出了自己询问的意思。

    楚灵韵叹了口气说道:“你难道没看出来,歆瑶她根本就是看见你在场所以拉了那曾乐来诚心气你的么?!”

    叶无双一怔,仔细一想,似乎还真的是那么回事!

    韩歆瑶仅仅是做出了一个挽的动作,却并没有真的挽到那曾乐的胳膊上,而且,那神态,哪里像是一个刚刚陷入爱河的女人,连正眼都不曾看那曾乐一眼!

    渐渐的,叶无双也琢磨出味道来了,心里挺不是个滋味,他知道,今天这么一折腾,八成和韩歆瑶之间的裂痕更大了。

    而楚灵韵则幽幽说了一句:“其实爱和恨之间真的能相互转换的,恨的越深,就证明她曾经爱的越深,爱的越深,当一切都崩溃的时候,恨得也就越深。”

    说完后,留给叶无双一道背影,缓缓离开。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在苦笑,却不好多说什么了,只能感慨一句“当时只道是惘然”,有些无言的拉起自己的儿子,迈步离去。

    ……

    会场外,暗黑议会武士已经全部离开了,执行叶无双的命令去了,就连铁卫都消失了个一干二净,晚风微醺,夜色有些凄迷。

    楚灵韵已经上了车了,叶无双走过去看了一眼,道:“还是我来开车吧,你今天晚上喝了点儿酒。”

    楚灵韵想了想,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在狭小的空间内盘旋了好久,才终于挪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而叶静天早已钻入了后面,叶无双这才上车,没有留恋这个地方,开车便走。

    ……

    韵律会所是在城市的繁华地段,而楚灵韵的别墅则是在郊区,毕竟现在这城市里的土地可以说是寸土寸金,普通人累死累活的忙上一辈子也差不多就能挣一间门面,而且面积也大不到哪儿,如果摆在黄金地段的话,能不能买得起还够悬,所以,就算是有钱人再牛比也不可能在黄金地段购置别墅,政府的规划也不允许,一般都是在郊区。

    这路程,还是颇远的。

    叶无双车子开的飞快,宛如一道流光划过京华的街道,很快就冲入郊区,四下里也渐渐的人烟少了起来,很快就已经贴近高速路口了。

    可就在此时,叶无双的心头没来由的升腾起一丝心悸!

    那是一种,宛如被野兽盯上了的感觉!

    凭借多年纵横沙场的直觉,叶无双知道,一定是有杀手锁定了自己,而且,马上就要动手!

    这完全是一种穿梭在生死间训练出来的对危险的嗅觉,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就像野兽在走入一片生存有天敌的地方时,毫无征兆的就会掉头逃跑一样,是一种本能,生活长期在危险之中训练出来的本能!

    杀手么?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一拉手刹,双手飞快转动方向盘,两只脚在油门、离合之间飞快切换了!

    “哧啦!”

    一声相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而后,车子直接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飘逸”,在地上甩出几道蛇形曲线后,一下子冲入路边的绿化林,车子几乎是擦着两颗书中间的狭窄位置而钻进去的!直接消失在了大马路上,不至于直接暴露在狙击手的枪口下,毕竟车上还有楚灵韵,子弹打不死叶无双,但却能让楚灵韵血溅当场。

    于此同时,熄火,关大灯,小树林里直接陷入了黑暗之中。

    “你发什么疯?”

    楚灵韵有些烦躁的揉了揉pp,刚才那一阵颠簸相当的可怕,有些无语的说道:“好好开着车难道不行么,非要往这地方钻!”

    “有刺客!”

    叶无双仅仅是说了一句,就让楚灵韵闭上了嘴,龙牙顷刻间出现在手中,黑暗之中,刀锋上闪烁过一道湛蓝的冷光,微微眯着眼睛,轻声道:“这个世界上怎么总是有这么多犯傻的人,如果刺杀真的对我有用的话,十几年前老子就已经横尸十里长街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嘴角的弧度,从楚灵韵这个角度来看,总有那么些残忍味道,似乎……此刻真正的猎杀者反而是叶无双才对!

    楚灵韵感觉挺荒谬的,不过,如果她要是知道叶无双一身经历的刺杀没有八百也有五百次的话,她就能明白,叶无双为什么会如此从容,甚至将刺客当成了自己的狩猎目标!

    就在楚灵韵想说什么的时候,一直都坐在后座上默不作声的叶静天居然开口了:“爸爸,似乎……不是刺客……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是妈妈来了……”

    叶无双的手毫无征兆的就颤抖了一下,眼中的冰冷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复杂,转头望向树林外面,低声自语:“终究……还是找上门来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