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七章 爱恨匆匆弹指间【一更求花】

    屠杀!

    当这两个字从叶无双嘴里蹦出来的时候,暗黑议会的武士已经端起手中的武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宴会厅中所有人,“咔咔咔”的子弹上膛声连成一片,明明不过是机械碰撞的声音,但是此刻听起来却多了那么一些森冷的味道,那黑洞洞的枪口亦如魔窟,幽暗深邃,闪烁着夺人心魄的幽光!

    这幽光,可能会在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寸长的火舌,毁灭一切!

    “不要!”

    楚灵韵被吓了一大跳,一下跑过去就抱住了叶无双的腰,叫道:“快让他们停下吧,无辜的人不应该为了你的愤怒而流血的!”

    不是楚灵韵善心大发,而是……她很清楚暗黑议会的武士如果开枪的话意味着什么!

    倘若,叶无双真的对普通人挥动屠刀的话,将会受到谴责的,纵然不会引爆战争,对于他图谋亚洲的大战略也绝对没有半点儿好处!

    叶无双现在失去了理智,但是楚灵韵没有!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走上一条明明是错误的道路,哪怕现在被愤怒中的叶无双训斥也在所不惜,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的基本责任!

    叶无双赤红着眼睛四下扫视,缓缓掰开了楚灵韵的手,一步踏出就要下令,却发现就连叶静天都死死攥住了他的衣角,不禁回头深深看着自己的儿子。

    “爸爸,你现在的决定是不英明的!”

    叶静天看见自己的父亲愤怒,虽然也想提刀与其并肩作战,但理智却阻止了他,清秀而干净的小脸上很坚决,用那稚嫩但却很坚定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爸爸你曾经告诉过我,圣者,用脊梁撑起天地,护佑那些敬自己、爱自己的人,王者,以伟力镇压一切敢于反抗自己的人,圣道与王道合并,为圣王!圣王者,大帝也!切不可因一怒而毁一世英名,亦不可因一喜而献出千秋霸业!难道,现在您自己就要推翻您自己曾经说出去的话么?有人气您,有人笑您,有人骂您,那您就对那些人出手,让他们怕您,畏您,惧您!何必将怒火发到一群不相干的人身上,那不是圣王所为,而是暴君!”

    叶无双的怒火瞬间压下去许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随后又看了楚灵韵一眼,轻声道:“你们都反对我?”

    叶静天点头,道:“爸爸,您曾经也告诉过我,独裁是帝王的专利,但独裁不能变成刚愎自用、独断专行,坐在铁王座上,需要听来自于四面八方的意见和言论才能稳固万里江山,对于那些对的,要虚心接受,听不进别人劝诫的帝王,只能算是昏君!”

    楚灵韵也深深看着叶无双,轻叹道:“无双,这一次……你真的错了!不该让无数人为一个人的错误用生命去买单,这是对生命的亵渎,更是对你王权的亵渎!王权,之所以至高无上,是因为它清正廉明。”

    叶无双陷入了沉默,过了良久,才终于长长呼出一口气,轻叹道:“也罢!”

    而后,将目光投向教士,问道:“现在驻京华的议会武士有多少?”

    “三千!”

    教士道:“全都是刚刚从香港血杀场上撤出来的。”

    “够用了!”

    叶无双叹了口气,随后缓缓道:“今夜,用战火点燃京华,给我抓捕曾家的人,我要诛他九族!最好,给我把曾立人也抓来!这是一场战争!曾家少爷的手探过界了,那就让曾家成为苏萧之后,第三个覆灭的华夏世家吧!”

    “是!”

    教士垂头,一口答应了下来,而后带着议会的武士“呼啦”一下离开了,很干脆!

    刀光剑影,瞬间淡去!

    一切,来的是这么突然,去的,也是如此的迅疾,只留给了在场众人满心的惊讶!

    楚灵韵的这些同学,当初都是从贵族学院里毕业出来的,虽然这些年走下来有很多人的家庭败落了,生活比较低迷,但大部分人还是相当出色的,多多少少挤进了京华市最上边这个泥泞的圈子里,对很多事情都是有耳闻的,此时也就渐渐琢磨出了叶无双的身份!

    暗黑议会之主!

    除了暗黑议会之主,试问在整个华夏谁能横推苏萧两家,现在又直接向曾家宣战?

    也就只有这个男人了!

    一时间,许多人都莫名其妙的兴奋了起来,打死他们也没想到,西方的那位现在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一时间,绝大部分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叶无双身上,人人都带着探究与兴奋的意味。

    楚灵韵当年曾经放出豪言,非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而不嫁,当初想着还挺可笑,想不到她居然真的做到了,找到了这个世界最具力量的男人!

    地上,洒满了鲜血,触目惊心,可楚灵韵居然没皱一下眉头,待得暗黑议会的武士里去之后,直接朗声说道:“不好意思各位,今晚出了意外,请恕歆瑶不能好好招待各位了。”

    话虽然说的客气,但其实和下了逐客令没什么区别。

    在场的也不是一些没有眼神的主儿,一听这话,立马打着哈哈起身告辞,只不过在出去的时候却在寻思着怎么和楚灵韵重新回忆一下当年的同学情谊,借此不正好攀上暗黑议会的高枝么?

    一时间,到处都是离场的人,只不过有的人心机深沉,正琢磨着如何拉关系,而有的人却被吓的面色苍白,这他妈的又是生裂活人,又是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换了谁不怕?

    转眼间,整个宴场已经空空落落,就连那些服务生都被楚灵韵给打发着离开了,只余下一个浑身是血的韩歆瑶与叶无双对峙着。

    韩歆瑶浑身上下都是血,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血人,眼神都有些空洞,就是呆呆的看着叶无双。

    “很不可思议?”

    叶无双一看韩歆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子火气“蹭蹭”就上来了,当时就冷笑道:“我早就和你说过,做我一天的女人,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永远别试图反抗,否则,你遭受的将会是我的雷霆打击!宠你、爱你、你和我发火,这些我都无所谓,但这一次,你在挑战我的威严!你给我记住,叶无双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你欺凌的男人,我的威严不是在忍气吞声里建立起来的,而是用明晃晃的马刀杀出来的!今日,曾家一家老小几百口人的鲜血就是给你的警告,以后你再他妈敢靠近其他男人,挨着谁,我诛谁九族!”

    韩歆瑶身子一颤,看着男人那张冰冷的脸,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我恨你!”

    最后,韩歆瑶很平静的说出了这么三个字,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叶无双,扬长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