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生裂当场,血溅七步【二更求花】

    叶无双此时脑海里面已经没有太多想合理不合理之类的事情了,甚至,向来都是明察秋毫的他都没有注意到韩歆瑶只是做出了一个挽别人手臂的样子,甚至都没有挨着碰着,更不会想从前一直都非常厌恶曾乐的韩歆瑶为什么会非常不合理的看曾乐顺眼了,只是觉得一股子热血当时就冲上脑门子了,流淌在血管里的力量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就被激发了,手臂上隐隐可见金光,一双眼睛也渐渐变得赤红!

    毫无征兆的狂化!

    在场之人根本不知道狂战士狂化以后是个什么样子,仍然嬉笑怒骂宛如平常,丝毫不知道,他们现在就和一尊死神并肩而立!

    只有叶静天似乎感到了什么,忽然抬头若有所思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他能感觉得到,在这一刻,他父亲之间似乎被什么牵引着一样,竟然能感觉到自己父亲体内那宛如大海一样惊涛拍岸的浩瀚力量,干净宛如悠远天空一样的蔚蓝瞳孔里情不自禁的闪过一缕震惊,更多的……夹杂的是崇拜!

    那是一种……非常伟岸的力量!

    如果说血液刚刚沸腾,才初步唤醒血液中力量的叶静天所拥有的能量是一条涓涓而流的小河的话,那叶无双的力量就是大海,一望无际,浩瀚而澎湃!

    是的,叶静天能清晰的感觉到叶无双体内的力量,可能是因为他们是一脉相承的父子,也可能是因为他们都是狂战士,都是世间最伟大的战士,所以他们之间竟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联系!不过,叶静天没说话,只是缓缓后退一步,帮父亲看着身后,稚嫩的脸上闪烁着执着,因为他曾经听父亲说过——再伟大的战士也不可能像个孤胆英雄一样孤独的在王座上镇压世间一万年,因为无论多强悍的武士都不可能照顾到一切,需要一个能放心将背后交付出去的兄弟!

    叶静天想做那个能保护自己父亲后背的人!

    而叶无双,此时眼中则就剩下了韩歆瑶一个人,那双赤红如血,闪烁着邪恶与嗜杀的眸子里有些迟疑!

    冷静!疯狂!

    两种极端的对立体现在了叶无双身上,狂化以后的本能是疯狂与杀戮,他改变不了,但思维却很冷静,控制着嗜杀的**,强迫自己不对韩歆瑶出手!

    气氛,一时沉凝。

    过了很久,叶无双才终于压下了那股子可怕的嗜血意念,盯着韩歆瑶沉声道:“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韩歆瑶挑了挑眉,轻声道:“难道只许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就不许我找男人吗?呵……而且,现在的你似乎和我没什么关系了吧?就像你说的,这个世界的法律禁锢不了你,那么我和你之间的那一纸婚约也就没有意义了,离不离婚都无所谓,既然那天你从韩家走了出去,我和你之间就再没有半点儿关系,我看上了谁,喜欢上了谁,想和谁在一起都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就算权倾天下,还能管得住我喜欢谁吗?真是可笑,管天管地,你他妈管不住别人拉屎放屁!”

    一番话,可以说是说的相当的不客气了。

    在她身边的曾乐此时也彻底懵了……原来,韩歆瑶是真的已经结婚了啊?!

    “草,还以为他妈的有多清纯呢,说到底还不是一个别人玩剩下的破鞋?!”

    曾乐心里有些火大,感觉忒恶心,自己他妈的追韩歆瑶追了好几年,把她当成个宝,结果她他妈的倒是跑别人那里犯贱去了,一个让人草了的货色,呸!

    一瞬间,曾乐就决定了,这种被人玩剩下的,自己捡来玩玩还行,但要娶回家是不可能了,不过现在,还是先把眼前这个碍眼的家伙撵走才是,当下,几乎是一挺胸就走了出来,指着叶无双的鼻子说道:“没听见歆瑶说的话么?歆瑶让你滚呢,你他妈的还站在这里干嘛?耳朵聋了还是眼睛瞎了,听话不听音?”

    虽然曾乐看着叶无双的时候也觉得有些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也就不想了,反正是个爷们在这种时候总该是站出来,深喑在女人面前装比之道的曾乐对此是百试不爽,哪次在夜店里泡马子的时候自己不是这么王八之气一放,那些臭婊子就躺床上任由自己玩啊?

    叶无双没搭理他,一只蚂蚁张牙舞爪的再厉害,也无法引起一头雄狮的注意,猩红的眸子仍旧盯着韩歆瑶,缓缓道:“你现在是想彻底摆脱我了么?”

    韩歆瑶居然笑了,笑的很妩媚,一把扯着曾乐的衣领拉到她和叶无双中间,道:“忘了告诉你了,这是我找的男人,咋样?还不错吧,看起来比你顺眼,最起码不会背叛我!”

    曾乐一听,又挺了挺胸膛,似乎在展示自己的王八之气一样。

    可叶无双看都没看他一眼,一把就将之扒拉到了一边,一步踏出,凑到韩歆瑶面前,那双血眼冷冷盯着女人,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爱他。”

    “我爱他!”

    韩歆瑶丝毫不让,道:“别自以为是了,你真以为你叶无双是个能让人死心塌地的男人么?你错了!你这个自私而可悲的可怜虫,没了你老娘过的一直都很好,总算没了你这个拖油瓶,看着哪个男人顺眼就能自由自在的拽到床上,日子很舒坦!”

    叶无双眼中的犹豫渐渐消退了,歪着头问道:“你真爱他?”

    “嗯!”

    韩歆瑶毫不犹豫的点头。

    “好!”

    叶无双莫名其妙的说了一个字。

    这个时候,曾乐有些忍不住了,站了出来,道:“喂,我说你还有完没完,歆瑶已经不喜欢你了,她现在喜欢的是我,是我的女人……”

    话还没说完,一个宛如铁块般的手掌就拍在了他脑门子上,“啪”的一声,打的他眼前一黑,当时就躺在了地上。

    “你的幼稚,害死了一个人。你说你喜欢他,好,那你就看着他怎么死在你眼前吧!”

    叶无双桀桀怪笑了起来,凶狂而狰狞,凶性被完全激发了,一巴掌拍倒曾乐这只聒噪的苍蝇后,转身就抓住了曾乐的双腿,缓缓将曾乐的双腿分开,向两侧扯着。

    “你……你要干嘛!”

    曾乐不安的挣扎着,可根本没用,只能无助的在地上叫喊:“我是曾家的少爷,你敢动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就连韩歆瑶都被震惊了,完全没想到叶无双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厉声喝道:“你这头野兽,快放开他……啊!!”

    话还没说完,就直接尖叫了起来,因为叶无双在那一瞬间猛然发力,“哧啦”一下把曾乐生撕成了两半,鲜血淋了韩歆瑶一声,肚肠四处横飞,洒了一地!

    “哈哈哈哈!”

    叶无双一手提着一半尸体,沐浴在鲜血横飞中,宛如魔神,大笑而狂,忽然吼道:“议会武士何在!?”

    这一声怒吼,音波滚滚!

    守在外面的铁卫和议会武士当时就冲了进来,全副武装,一身森冷的杀伐气息。

    叶无双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暴走了,明明在突破后即便狂化也保存有理智,却偏偏控制不住满腔杀意,吼道:“给我杀光这里的所有人!既然我无法征服人心,那我就用明晃晃的马刀震慑世界!今夜,我要屠了这座城,让所有人都在我的铁蹄下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