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四章 男伴【三更求花】

    韩歆瑶!

    那双如点点寒星般的眸子的拥有者,不是韩歆瑶又是谁!

    从来都不肯参加这种充满了势力味道的酒会的她,这回居然来了!

    在韩歆瑶身边的,是一个非常帅气的男人,阳光而帅气,是那种秒杀小女生级别的男神一样的存在,身材高大,五官端正,帅气的一塌糊涂,从侧脸来看,与金城武很像,轮廓不像是亚洲人,更像是欧美的男人!

    要比女人,是黄种人比较漂亮,但要说男人,绝对是白人比较帅气,因为白人相对而言,五官更加立体,看起来很有“男人味”,所以,这男子长着一张白人大帅哥才有的立体感极强的脸蛋儿,可以说是非常帅气了,皮肤白皙,绝对是个非常标准的小白脸!

    只不过脚步多少有些虚浮,印堂隐隐发黑,眼角的地方有着淡淡的血丝,一看就是纵欲过度了!

    曾乐!

    有如此一副好皮囊,大概在整个京华市的上流社会里,恐怕也就只有曾乐曾大少爷了。相当瞩目的家庭背景,帅气的脸蛋儿,这就决定,这家伙是整个京华市上流社会那个圈子里出了名的“妇女之友”,据说被他搞上床的娘们是一百个巴掌都数不过来,加上脚趾头才勉强够,京华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反正摆出去了大概大家谁见着谁了都能认识,多多少少能说上一两句话。爬到那个层次的,大概也就那么点儿人了,真按照那个传说中的数据来算的话,京华这个圈子里最起码有百分之六十的女人和曾乐有染,所以,这家伙是出了名的女人喜欢,男人不待见,反正是个爷们看着他的时候就觉得头顶上绿油油的,谁知道家里那婆娘是不是被这傻袍子草过?毕竟这位曾大少爷可是放过话的——上流社会这点儿娘们,管他是高贵的还是清纯的,管他是泼辣的还是狠毒的,到了他面前就一个样,骚或者是浪!

    这些事情,都不过是一些上流社会人们私底下说的话,具体是真的还是假的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一定忒招人恨,要不是他有个相当牛比的老爹曾立人在后面给他挺着的话,就凭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估计也有的是那种对自家娘们不自信的富豪出手撸平他个小白脸!

    只不过,一直以来都万分嚣张的曾乐在最近这段时间内罕见的低调了下来,因为,华夏四大世家的威名已经一落千丈,早就没了当初那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气势了,原因很简单,他们得罪了西方的一位狠人,一位禁忌!

    上流社会就这么大个地方,很多事情,那是能传开的!

    譬如,在新加坡的教堂内,那一场杀劫!

    譬如,江南一叶,血雨飘摇,京华四大世家萧家和苏家的灭门惨案!

    再譬如,牛比哄哄的李家被人刨了祖坟,烧了祠堂,祖宅的事情!

    再譬如,一直都在华夏巅峰上引领时代大潮、相当风骚的李御邪,居然被人绑在马上在杭州裸奔了一圈,浪的惊世骇俗的事情?!

    再譬如,那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流传出来的照片,那张记录着曾乐他老爹被暗黑议会大兵吐了一脸黄痰,却仍然跪在地上笑的卑躬屈膝的照片,现在早就成了很多上流社会的富豪争相收藏的藏品!

    总之……事情太多了!

    现在的京华四大世家,威名早就一落千丈,用很多人的话来形容就是——京华四大世家?很牛比吗?还不是被人虐的跟狗似得跪在地上连个屁都不敢放!?

    虽然他们碰上的是西方的那位狠人,但种种所作所为还是让很多人所不齿,觉得是在给华夏上流社会丢脸,被虐成那样了还屁都不敢放,家主都被人家往脸上吐浓痰、绑在马上游街示众了还他妈的一声不吭,这根本已经不是在忍了,而是要用一口气活活把自己给憋死啊,实在是太丢人了,人家都摆明车马要玩你到生活不能自理了,还怕个球啊?拼了就得了呗,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狗被*急了得咬人,人被欺负的狠了得杀人!

    反正,戳四大家族脊梁骨的人多不胜数!

    在这种大潮之下,曾乐还哪里敢屁颠屁颠的满世界招风啊?罕见的低调了起来!

    不过,现在在这同学聚会上再次碰到韩歆瑶,他的心思顿时就活络了起来,这女人出落的比当初更加美了,少了青涩,多了成熟的韵味,堪称是风华绝代,让他垂涎不已。说句大实话,这是他这辈子最想要的娘们!只要能睡上一次,那就是死了也值得啊!因此,现在一见面,老爹让他低调的警告全都抛在了脑后,几乎在第一时间就贴了上去,脸上挂满了笑容,一个劲儿的在韩歆瑶身边磨叽着:“歆瑶啊,咱俩也很久不见了,应该好好叙叙旧的,要不……今晚过后,明天我请你吃饭?反正我爸爸现在正在京华谈一笔大生意,估计最少也得在这里呆一个月的时间,咱们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交流一下!”

    磨叽了半天,却发现韩歆瑶根本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眼神有些呆滞的看着别的地方。好吧……曾乐根本没看懂韩歆瑶眼中闪烁的那种情绪叫什么,只能将之理解为眼神呆滞了!

    “歆瑶?”

    “歆瑶!”

    “……”

    曾乐接连喊了好几声,韩歆瑶才终于回过了神,深深看了身边的曾乐一眼,忽然一指不远处的楚灵韵和叶无双:“你觉得他们怎么样啊?”

    “你是说楚灵韵吗?”

    曾乐一愣,随即道:“说实话,倒是很般配。”

    “是么?”

    韩歆瑶眼中闪过一丝深沉的痛苦,不过表现的不是很明显,缓缓道:“那你觉得我和她究竟谁漂亮?”

    “当然是你喽!”

    曾乐想都没想,直接说道:“楚灵韵虽然也很漂亮,但跟你根本就没法比嘛!”

    “可惜……我再漂亮,别人不珍惜又有什么用?”

    韩歆瑶心里默默说了一句,苦涩的很,也有些怨恨叶无双,看着叶无双脸上的笑容觉得很刺眼,皱眉沉思了很久,终于做出了一个挺可笑的决定——你那么开心,我就让你哭!

    当下,挑了挑柳眉,上下看了曾乐一眼后,觉得这家伙人模狗样的最起码看起来还是能入眼的,就说道:“你做我的男伴吧,怎么样?”

    曾乐大喜,差点儿没直接高兴的跳起来,哪里还有不乐意的意思啊?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韩歆瑶皱了皱眉,忍着心里的厌恶挽住了曾乐胳膊,不过身子却躲的很远,仅仅是象征性的做了那么一个动作,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朝着叶无双的方向昂了昂下巴,道:“咱们过去吧?”

    ……

    (后面越追越紧,前面越来越远,这几天鲜花不给力啊、、好吧、、只要明天鲜花达到230,老楚就是病没好也来一次五更!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