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百零二章 同学聚会【一更求花】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撕破夜空的黑暗时。

    其实楚灵韵就已经醒了,有些出神的看着那张还在熟睡中刚毅脸庞,感觉有些不真实。

    一切……居然就这么发生了?

    想想昨夜,楚灵韵都感觉有些哭笑不得,居然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交了出去,很突兀,但似乎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好看么?”

    毫无征兆的,叶无双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啊……”

    楚灵韵一声惊呼,被吓的不清,完全没想到男人居然就这么醒了,俏脸一下就红了,那双桃花眼更是如水一般的柔软。

    叶无双看的有些发呆,没想到这小娘们在初为人妇后,竟然能媚成这样,换句话说就是,身上那种气韵完全被激发了出来,真的跟个妖精似得,仅仅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一群雄性牲口嗷嗷大叫起来,媚骨天生!

    一时间,心里也有些痒痒,一双手也开始不规矩了起来。

    楚灵韵自然能感觉得到,哪里还能吃得住?慌忙将脑袋从被窝里面钻了出来,似嗔似喜的瞪了叶无双一眼,道:“不许使坏!”

    那小模样,可爱的很!

    更是把叶无双刺激的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无奈小妖精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一溜烟从被子里滑了出去,飞快冲进了洗手间,不多时就传来了水声。

    而叶无双也没有yd到追上去偷窥的地步,为自己点上一支烟,靠在床头默默抽着,心里也不知道是个啥滋味。感情世界刚刚遭逢大变,现在居然再次一头扎进了一个女人的温柔情网里,哪里有心态不复杂的道理?不过到了那种时候,有时候人也确实管不住自己的感情,他和楚灵韵之间经历了很多,老早就开始眉来眼去了,走到这一步一点都不奇怪,楚妖精真要是不选他了,换个人嫁了,估计他自己心里都不会舒服。

    想来想去,最后叶无双只能是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不了了之,反正破罐子破摔,他妈的有个啥?

    “吱呀”

    楚灵韵终于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浑身上下都蒸腾着水汽,肌肤如玉,整个人美的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只不过身上裹着浴袍,只露出了瘦削的肩和精致的小腿,赤着玉足缓缓走到一旁圈椅上开始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叶无双也没有打扰,只是饶有兴致的坐在一边静静看着楚灵韵,美人出浴,这可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景,作为一个资深色狼,哪里有放过的理由?

    让叶无双没有料到的是,楚灵韵竟是如此奔放,完全无视身边还有个男人的事实,在擦干头发后,居然一撩身上的浴袍,直接将之丢到了一边,开始换衣服。

    这娘们……

    叶无双倒吸一口凉气,大呼受不了,跟条饿狼看到了鲜美的血肉一样,目光直接的够可以,几乎是恶狠狠的说道:“小娘皮,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和极限啊!”

    “是么?”

    楚灵韵抬头,身上媚意惊人,似笑非笑的看了叶无双一眼,轻声道:“如果你觉得我身子还能吃的消的话,不妨扑上来。”

    这话一出口,叶无双当时就蔫儿了,昨天晚上,楚灵韵确实被自己折腾的够呛,今天哪里还能吃得住啊?要不连路都别想走了!自己虽然有点儿小牲口,但总不至于不顾女人的感受,只能讪笑一声,放弃了。

    楚灵韵笑的更欢,但心里其实还是很感动的,最起码叶无双心里还是非常关心她的,这个世界上禽兽太多,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自己女人死活的垃圾多了去了,叶无双如此强势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一步,也确实挺不容易了,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捋了捋秀发,忽然问道:“对了,老公,你今天晚上有时间么?”

    “有,我最近闲得很,有的是时间。”

    叶无双笑了笑,也开始穿衣,手上一边忙活着,一边问道:“是有什么事情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

    楚灵韵差不多已经穿好了,正在将一条薄薄的肉色丝袜往修长**上捋,轻声道:“只不过今晚我有一个高中同学聚会,我想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陪我去吧,往年我都是一个人,看着人家那些出双入对的人心里还挺羡慕的,今年我也想带我的男人出去。嘿嘿,暗黑议会之主呢,拉出去的话吓死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女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叶无双摇头失笑,道:“好吧,我陪你去。”

    楚灵韵的笑容更迷人了,她没告诉叶无双的是,在她年轻的时候,曾经在上流社会放出过话——这个世界上能陪她楚灵韵出双入对的男人还没出现,如果哪天有人能陪她行走于各种场合,那这个男人,一定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男人!

    这回,她就是要去证实这个宣言。

    ……

    当叶无双与楚灵韵下楼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钟的时候了,叶静天已经做完每天叶无双给他安排的晨运回来了,此刻,正与再次登门拜访的铁卫呆在一起。

    这回,叶无双没有再回避北极熊等人,梵蒂冈的事情已成定局,反对的话也没用了,想来他们该闭上嘴了。

    见叶无双下楼,北极熊他们也顿时激动了起来,一个个纷纷站了起来,他们已经四下寻找叶无双好几天了,可算是出现了。

    “老大,你可终于出现了。”

    北极熊长长呼出一口气,苦笑道:“我还以为您完全消失了呢。”

    “只不过是有点事情所以自己找个地方安静一下而已。”

    叶无双笑了笑,却没发现九纹龙的影子,不禁问道:“九纹龙呢?”

    “去香港了。”

    教士道:“昨天晚上的飞机,香港那边出了点儿小问题,揪出了一些避过杀劫的三合会残党,九纹龙过去处理去了,不过我觉得他有点儿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群小家伙嘛,直接处死就得了,哪里还用得着亲自过去。”

    “做事细腻谨慎一点有好处。”

    叶无双笑了笑,道:“这也是九纹龙的优点,为人谦虚谨慎,从来不会犯什么致命的错误。”

    说完这些,叶无双不想再探讨这方面的东西了,摆了摆手,道:“好了,不说了,今天晚上我得去参加一个酒会,现在得去准备一下了。”

    “我们陪你去?”

    教士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然后道:“毕竟现在形势挺紧张的。”

    叶无双想了想,边点头答应了下来。

    至于教士的意思,他是自然知道的,不外乎就是在担心格列高利十六世报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