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八章 闭门羹【一更求花】

    叶无双本来是想直接打车离开的,不过楚灵韵却在他下楼后,忽然打电话让他开自己的那辆法拉利跑车去办事,说是为了节省时间,其实不过是不想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等在路边打车罢了,这些叶无双还是看得出来的,因此也没拒绝,更没点破,只是默默将这个其实心思很细腻的小妖精记在了心里。

    有一种感动,来源于生活中每一个琐碎的细节,暖暖的。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之间,叶无双发现自己也挺喜欢楚灵韵这小妖精的,当全世界都没有他们父子二人的容身之地的时候,也只有小妖精给他们提供了一方天地,这种滋味,很玄妙。

    火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很炫目,如同一团跃动的火焰一样,倒是与楚灵韵这朵注定要绽放于黑暗之中的黑色曼陀罗花非常的相配。

    在车上,放着一张照片,是楚灵韵的,笑靥如花,很美。

    叶无双在看到后,几乎是下意识的嘴角就浮现出一丝暖暖的笑容,伸出那双因为杀人过多而有些粗糙的大手,以食指轻轻摩挲着照片上的小妖精,然后笑了笑,一脚轰下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一路无话。

    大约是在将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叶无双终于抵达目的地——汉王室庄园。

    这一次,叶无双没有想弄出什么惊喜,他甚至不知道在自己弄出惊喜的时候,秦歌会给他什么样的脸色,抱着一丝忐忑,对自己感情世界未来的忐忑,在和门卫打过招呼后,缓缓开了进去。

    那幢记载了他与秦歌太多纠葛的小阁楼。

    当叶无双将车子停下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向上看了一眼,可惜,那个宛如梦幻般的女神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站在窗前出神凝望远方,只有一对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叶无双叹了口气,只能无奈下车,虽然秦歌那天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可十多个女人往一起一凑,会整出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秦歌的态度到现在是不是还如从前一样,叶无双不知道,心里是真没底。

    “嘭”

    车门关上的时候,叶无双站直了身子,抬头瞬间,不禁一愣,因为一个女人竟然在堵在了小阁楼的门口,是秦歌新聘请的那个私人大夫李玫,一个风姿绰约的*。

    叶无双微微眯着眼睛,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懒洋洋的朝李玫走了过去,一直在走到女人身边将近两米远的地方时,才终于停了下来,上下扫视了女人一眼,缓缓将叼在嘴边的烟拿了下来,问道:“我老婆在么?”

    “是夫人么?”

    李玫点了点头:“在!已经起床了,刚刚吃了份早餐,现在正在看报纸。”

    叶无双颔首,迈步就要进去,却不料那李玫忽然一挪脚步,直接堵在了叶无双面前,一言不发。

    叶无双皱了皱眉,有些烦躁,抬头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执行夫人的命令罢了。”

    李玫面无表情的说道:“叶先生您还是请回吧,夫人现在不想见您,所以让我在这里等您。”

    秦歌不见自己?

    这他妈是个什么意思?

    叶无双心中顿时大急,难道自己的预感真的成真了?十个女人撞在一起,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连秦歌也被影响了立场,现在在生自己的气?

    叶无双一个劲儿的突突,这种滋味相当不好,不过他今天来本来就是要听一个结果的,哪里肯如此善罢甘休,当时面色就阴沉了下来,有些烦躁的说道:“我他妈的要见自己的老婆还用得着你来插手?”

    李玫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膀,道:“我只知道,是夫人让我来挡住你的。”

    “挡我?”

    叶无双冷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李梅一眼,轻声道:“那你知不知道挡我是个什么下场?”

    “不知道,但是稍微有点儿猜测,因为夫人今天在让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曾经问我——你怕不怕死?”

    李玫轻声道:“你知道我怎么说的吗?我说拿人俸禄,忠人之事,既然接了这个工作,那我说什么也会走下去。”

    叶无双一愣,完全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这样一面,倒是和那个替秦歌丢了命的“李玫”有些相似之处,难怪秦歌会将之留在身边,想了想,便也不准备发难了,轻声道:“好,不让我进去,我答应!但,总得让我知道为什么吧?是死是活,总该给个结果,这么折磨人不地道。”

    “夫人让我告诉您几句话。”

    李玫想了想,缓缓道:“夫人说你这次惹了很大的麻烦,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了的,虽然她已经竭力从中斡旋,但最后也是得到个跟那天见面一样的不是结果的结果。”

    “夫人还说,她是没办法的,但她只是作为一个女人给您一点儿建议——对待女人,不能太心急。女人是水,火烧的太猛,容易沸腾,不烧,又是冷冰冰的,得文火慢慢攻方才是王道,才能达到那个37摄氏度的最佳温度。她希望您能有一些耐心,或许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冷静之后,沸腾之时就会慢慢冷却下来,毕竟情根深种,已经深陷泥潭,这辈子完蛋了,给她们一点儿时间,没准儿她们就会意识到硬碰硬只会碰死双方,妥协才是这个世界上的王道,即便是在感情上的。”

    “夫人也说了,这是那天她竭尽全力说服才得出的一个结果,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也是最后所有人达成的共识!夫人希望您能有耐心一点,只要当时不炸窝,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

    一番话,说的是云里雾里,连李玫自己都有些听不懂,不过确确实实是秦歌的原话,李玫又仔细想了想,最后补充道:“对了,夫人还说,在您惹下的麻烦解决之前,您最好还是不见她为好,毕竟结果如何还不知道,她不希望成为那个特例!”

    说完后,李玫闭上了嘴,夫人说的她全转述了,也算是完成了秦歌对她的交代。

    叶无双却陷入了沉默,仔细思量以后,忽然朗声道:“老婆,不管你现在答不答应我这么叫你,但不可改变的是,你是我的娘们!还是那句话,如果能心甘情愿跟着我,那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那我也不会介意学那曹孟德一回,筑铜雀台将你们所有人掳来丢进去!今儿个你不见我,我不怪你,但话我给你撂在这里,我的耐心很有限。”

    说完,转身钻进车里,绝尘而去。

    待得那辆红色法拉利完全离开后,小阁楼二楼,窗帘忽然拉开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典雅女子立于窗前,有些无奈的看着叶无双离开的方向,轻轻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轻叹道:“还真倔,也不知道是何苦呢,你现在去找谁都没用,没人会见你的。这一次,你那惊世骇俗的想法真的惹毛了许多人啊,有的对你心灰意冷,有的对你失望透顶,静下心来好好冷静一下是所有人的共识,大势之下,就算是那些有意留在你身边的人都不得不屈服啊……”

    一声幽幽轻叹,饱含着对男人的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