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 平静,生活【求鲜花】

    楚灵韵在京华六环外的别墅。

    三楼,向阳面的一间房里!

    叶无双正在与叶静天下棋,是象棋,一个大人与一个小男孩儿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全神贯注的下棋,暖暖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使其身上泛着一片晶莹,这一幕看起来很暖人,似乎天地将这一幕镌刻成了永恒。

    这几日,叶无双除了在教叶静天八极拳和一些近身格杀要领之外,亦在给自己的儿子讲什么是阳谋!

    阴谋,阳谋……制霸天下的必要手段而已!

    叶无双没觉得给一个五岁的孩子讲解这些合适不合适,因为叶静天是自己的儿子,体内流淌着自己这一脉最纯净的战神血脉,未来注定不会平凡的度过,制霸天下之霸术,驾驭属下之王术,这些早早镌刻在心里面没什么不好,如果他暗黑议会之主的儿子是个单纯的一塌糊涂的孩子的话,那将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悲剧!现在叶无双不过在教一些基础的理念,等自己回归奇迹之城后,叶无双还打算让自己的儿子搬个小板凳坐在铁王座旁边听一听、看一看自己是如何处理一切的!如此养叶静天二十年的王气和霸气,到最后这孩子就是想简单点儿都不行!

    叶无双心里很清楚,自己作为一个开疆拓土者,身上养了二十年的怨气,到最后发疯似得向这个世界讨还自己失去的东西,从来不知道满足,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停下,这才有了暗黑议会今日的局面,而自己的儿子,则是一个继往开来者,不能跟自己一样,因为他生来就是个王者,养一身怨气到最后恐怕会变成一个暴君,所以,他养自己儿子的王气与霸气!

    对于叶静天的教育,叶无双心中准备了一套完整的方案,相当的重视,毕竟古代的那些帝王已经用铁一样的事实证明了,如果儿子教育的不成功,自己再努力都白搭,到最后一生打拼下来的霸业还是得被小兔崽子给败光,叶无双不相信什么富不过三代的鬼话,他要他这一脉亘古长存,镇压人世一万年!所以,他现在几乎是在一门心思的教育自己的儿子。儿子和女儿,总该是不一样的,这不是偏爱,而是定位问题,女儿要富养,儿子要穷养,所以叶无双在对待小霜儿和叶静天的时候态度截然不同。

    于是,仔细思索后,叶无双给叶静天上的第一课就是阳谋!

    阴谋这玩意儿,太过阴损与黑暗,虽然比阳谋更加好使,但不适合来教育孩子,考校的是一个人的城府,而阳谋,则考校的是一个人的算计与推演,是一种手段与气度。

    而象棋,是一种非常适合的手段!因为在这种棋里,高手对阵,你要想阴损的一炮轰掉人家的老将是不可能,而是双方不断推演对方的下一步行动,然后在作出自己的布置,直到将对方迫的无棋可走才算罢休,考验的是一个人对敌人心理的推测。

    由此可见,叶无双为了教育自己的儿子,究竟下了多大的功夫。

    “吱呀……”

    门开了,进来的是楚灵韵,穿着一身居家服,妩媚的同时看上去多了一些贤惠,手里端着个果盘,放到叶静天身边,看着小家伙皱眉思索着一盘自己必输无疑的棋局,眸中闪过一丝心疼,经过几日的相处,她倒是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像极了他父亲,但却很稚嫩的小家伙,不禁伸手抚摸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轻声道:“别灰心,放平你的心态,和你对阵的是一个老谋深算的阴损货色,你现在无法击败他也是正常的。”

    叶静天回头,小脑袋在楚灵韵腰间蹭了蹭,显然非常亲近楚灵韵,表现出了孩子娇憨的一面:“爸爸太厉害啦……”

    阴损货色?

    叶无双对这个评价也有些无奈,不过没多说什么,略一沉思后,就问道:“今天那几个家伙过来了吗?”

    叶无双问的是铁卫和九纹龙,这几天,那几个家伙都以为他藏到了某个地方,不愿意见他们,可不知道的是,其实叶无双一直都在楚灵韵的别墅里面,只不过楚灵韵帮着叶无双瞒着呢。

    “早上过来的,不过我说你只是和我联系过,但没告诉我你在哪,这才打发走了。”

    楚灵韵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几个自己的亲信都不愿意见。”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没说话,总不能告诉楚妖精其实自己不过是不想听到那几个家伙的反对之言吧?沉吟了一下,忽然道:“小妖精,要不……今天你就带静天去玩去吧?他跟着我已经学习了很久了,是该去放松一下了,而且……我下午还有点儿事情要去做。”

    “好啊!”

    楚灵韵笑的很轻快,其实这几天她一直都在这里陪着叶无双,几乎放下了手头所有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单纯的很喜欢现在的宁静生活,只是觉得能和这个男人呆在一起她觉得很快乐,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安静的在一旁看着,就是这么简单,但究竟为了什么,却不曾想过。道:“静天这几天也确实怪累的,我下午带他去公园玩,顺便可以带他去逛街买点东西,你这个当父亲的也真是粗心,都不知道给儿子买点儿衣服和生活用品,孩子嘛,教育他很重要,但也该劳逸结合的。”

    叶无双默然,心知男人和女人在某方面来说确实比不上女人,自己可以教叶静天如何制霸天下,这是女人教不了的,但是女人的细腻的关爱却也是自己给不了的,此刻看着楚灵韵的时候,眼神暖暖的,小妖精这两天的所作所为让感情遭逢大变的他心中踏实了许多,有一种无言而细腻的感动。

    至于楚灵韵和叶静天的安全问题,叶无双倒是不担心,教会那边被自己这么折腾了几下,看格列高利的态度就知道他不敢把事情挑大了,现在一摊子烂事等着那老家伙去处理,短时间内也没那个胆子来找自己的麻烦了。而叶静天现在血液沸腾,实力暴涨,甚至能一拳将没有变身的北极熊击退,已经足以对抗一般的异能者,不会出什么大事!

    “有你在,我很放心。”

    叶无双笑了笑,说的话却让楚灵韵心中一动,却见男人忽然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位置,笑道:“你坐这儿,陪静天下会儿棋,让静天知道一个女人作为敌人的时候,是什么心态!”

    叶静天当时就张大了嘴,忽然摇头说道:“爸爸,我不想把阿姨当成敌人!”

    “和我一样,只是假想敌。”

    叶无双很严肃,一字一顿道:“你必须了解所有类型的敌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心理,因为,你未来会有很多敌人!”

    叶静天张了张嘴,最后只能垂下了小脑袋。

    楚灵韵也是无声的叹息,这几天叶无双如何教育自己儿子的,她是看在眼中,教的东西都很可怕,简直就是要让叶静天成为另外一个他,镇压人世间。不过,自从知道叶无双的身份后,她也不多说什么了,知道叶静天的一生注定会很不凡,沉默了一下,问道:“你现在就要出去了么?”

    “是啊……”

    叶无双叹了口气,抬眸有些无语的看着窗外,低声道:“有些事情,她们总给是给我一个说法的,这么拖着,很痛苦,我不喜欢等待,更喜欢主动出击。”

    楚灵韵身子一颤,忽然垂下了透,低声问道:“那是不是……你办完这件事情后就会带着静天离开我这里了?”

    “想啥呢!”

    叶无双忽然笑了,在小妖精的额头上敲了一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哪有那么容易,呵……天下虽大,却没有一个接纳我们父子的地方,也只有你肯收留我们父子俩了,说不得估计这辈子都得赖在你这儿了。”

    楚灵韵愈发的沉默了,有些不敢看叶无双很认真的眼神,过了很久,才说道:“那你去吧,我等你回来。”

    叶无双含笑点头,而后离开了。

    一直听到关门声的时候,楚灵韵才豁然抬头,不过只看到了男人的背影,有些萧索,看的很出神。

    忽然,一双小手在楚灵韵眼前晃了晃,随后叶静天蹦了过来,昂着清秀的小脸看着楚灵韵,笑嘻嘻的问道:“阿姨,你是不是喜欢爸爸呀?”

    楚灵韵惊醒了过来,面色微红,不过总算拿出了做长辈的样子,在叶静天脑门子上敲了一记,将叶无双给她的话全部送给了叶静天:“想啥呢!”

    “其实……我想和阿姨呆在一起很久很久的。”

    小静天很认真的说道:“因为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一个人像阿姨这么关心我,他们不是尊敬我,就是在训练我,只有阿姨你给我削苹果,在我睡觉的时候给我讲故事,在我吃完饭以后给我擦嘴……”

    小静天说的是实话,姬娜很爱他,但是,那样一位女武神,只能是一个望子成龙的严母,爱的方式不同,甚至比叶无双更加严苛,不可能会是一个慈母。所以,这样的感觉,在杰诺维斯家族的时候,小静天没感受过,和叶无双的童年很像,只是来了中国以后,却比叶无双小时候幸福多了!

    楚灵韵又是一颤,看着孩子很认真的样子,心中一软,忽然笑了,摸了摸小静天的脑袋,笑道:“好啊!”

    ……

    (昨天在窗口前通宵码字,吹了一晚上的风,病了,今天起来后,下午发烧个没完,坚持着码了一章保持不断更以后是真没力气了,厚脸请个假,欠的给兄弟们慢慢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