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西西里的传说【六更求花】

    意大利,亚平宁半岛,西西里。

    西西里岛北部,临海地区,有一座占地面积极广的海滨别墅区。

    这里,就是黑手党家族杰诺维斯家的总部所在了!

    海滨别墅三楼,一间四周的窗帘全都拉上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房间里面黑漆漆的,只是隐约能看见,有一个体态风姿绰约的女子坐在真皮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支女士香烟,右手摇曳着一个红酒杯,抬起纤手吸烟的时候,才能借着烟头亮起的红光看清这是一个有着颠倒众生般容颜的女子,那一头白金色长发,很美。

    这女子,不是姬娜·杰诺维斯又是谁?在年方二十的时候,就已经名震天下,被人誉为杰诺维斯家族的女武神!

    “吱呀”

    门开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走了进来,是马蒂,四下里看了一眼后,在闻到房间里的烟味后,顿时叹了口气,道:“小姐,您怎么开始抽烟了?您不是说过,对于武士来说,抽烟是很致命的一件事情么?如果碰上擅长追踪的敌人,或者是带着军犬的敌人,很容易被人家发现,直接干掉。所以,严禁家族的武士有抽烟的恶习么?”

    “我现在不在战场上!”

    姬娜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多多少少有些冰冷,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香烟,轻声道:“而且,他当年很迷恋这东西,总是看着天空吐烟圈,说些抽的不是烟,是寂寞之类的很奇怪的话。”

    马蒂欲言又止,只能深沉的叹息,自从那次感情失败后,小姐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冷漠,凌厉。其实,他知道,小姐只不过是在用这一切来掩盖内心的痛苦而已,她并不是变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马蒂更加了解小姐了。当初上一任魁首败亡的时候,就是他护着当时还是一个小女孩儿的小姐逃亡到了非洲,见证了那个小女孩成长为一代女武神的整个过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女武神的心其实很软的,也很傻的,因为从小没体会过什么爱,所以一旦动了情,就这辈子都放不开了!那段感情破裂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这位女武神其实还在怀念,还是走不出来!只不过,她已经习惯用坚强而充满攻击型的外壳来掩盖自己的一切而已!

    仅此而已!

    可是,马蒂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因为他心中有愧!

    “其实,只是因为彼得离开了我,所以我心情不好,忽然想抽烟而已。”

    姬娜破天荒的解释了一次,随后看了垂着头的马蒂一眼,忽然叹了口气,问道:“你还在为那件事情愧疚么?”

    马蒂垂头道:“如果不是我喝醉了酒,说了不该说的,小少爷不会就这么离开的。”

    姬娜站了起来,摇晃着红酒杯,背对着马蒂,轻声道:“我知道你的初衷,你只是不想看到我在彼得心里种下他父亲是个恶魔形象的种子,你更不想看到未来彼得去挑战那个男人,出现父子相残的局面,对吗?因为你觉得,杰诺维斯家族最近三代人已经承受了够多的悲剧了,没必要再把上一代人的悲剧延续到彼得身上!其实……我理解你!在彼得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忽然想通了,我的恨,不该让他继续承受,他是我的儿子,我爱他,应该让他知道上一代人的真相,然后,用他自己的思维来理解这件事情!”

    马蒂抬头,正要说什么,却被姬娜一挥手打断了,这位女武神只是轻声道:“现在,告诉我,我的儿子究竟在哪里?我知道你和那十一个混蛋肯定调查清楚了,只不过在瞒着我!”

    “他在京华……”

    马蒂苦笑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小少爷现在就在京华,似乎找到了……他的父亲!而且,引发了一些波澜。”

    “是教会的事情对吧?”

    姬娜忽然回过了头,那双蔚蓝的眼眸很干净,但很犀利,眸光似乎能洞穿一切:“你最好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我已经没耐心和你们玩这场游戏了!”

    马蒂一颤,知道姬娜已经动了真怒了,不敢继续打马虎眼了,道:“我和那头傻熊联系过,那头傻熊说的时候也有些含糊其辞,似乎被叶……被他强令过不允许泄露,但多多少少听出了一些,似乎他是因为小少爷才怒攻教会的,只不过具体原因是什么不知道。而教会在昨天宣布,是恐怖分子袭击了他们。双方的说法根本对不上,所以……”

    “一群虚伪的神棍,还恐怖分子,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男人敢动他们,谁敢那么堂而皇之的在梵蒂冈丢颗导弹,真是吃饱了撑得么!”

    姬娜摇头冷笑:“肯定是教皇惹了那个男人,所以才最终引来了这样的报复,只不过吓死教皇他也不敢挑明一切,因为是他先挑衅,是他引来了圣城的灾难!到最后就算是教会和暗黑议会开战了,他这个教皇的位子也保不住,得让人推翻!哼……那个虚伪的神棍还给自己脸上贴金,什么厄运毫无征兆的就降临到了神的仆人头上,是伟大的神展示神迹救了他们!可笑!什么伟大的神迹,分明是一股神秘的力量而已,当初那个男人在挨近圣城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说圣彼得大教堂里藏着一些可怕的东西,只不过具体是什么就不知道了,也正是因为如此,那个男人才在这些年里不曾踏入圣城半步,怕栽了跟头,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姬娜一口气道出真相,冷笑道:“不过这些都和我没关系,我只知道我的儿子现在很危险,他浮现到了水面上,引来了太多的注意。”

    “其他的四个黑手党家族也很不安分,在打听少爷的事情!”

    马蒂皱眉道:“那四个家族对咱们扣押他们的船只相当不满,表现出了很明显的敌意!”

    “那又怎样?!”

    姬娜冷声道:“我这段时间没工夫收拾他们,但他们最好别对我儿子不利,如果敢对我儿子不利,那我就杀光他们!”

    说完后,姬娜不再说话了,昂首沉吟了很久,才忽然说道:“你和那十一个混蛋收拾一下吧,我们去华夏,去京华,我要把我儿子带回来!”

    马蒂当时就呆住了,垂头不语,沉默了很久后,才有些犹豫的说道:“以他的性格,怕是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外吧?”

    “我说了,我要找回我的儿子!”

    姬娜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那是我的儿子,是我这辈子无法割舍的人,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他要连我儿子都抢,那我就杀了他,他不死,我死!”

    说完后,甩开步子就走。

    唯留马蒂在苦笑,心道怕是一场纷争又在所难免了……

    ……

    (承诺的六更,那就六更,俺做到了,虽然写到了深夜三点、、汗……喊嗓子求花、、三朵花真的太伤人啦、、那个……就当是为俺的勤奋鼓励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