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四章 圣城风云(四)【四更求花】

    意大利,圣城梵蒂冈。

    大概这个世界上也没人不知道这个最小但却人均最为富有的国度了,一个……国中之国,但却每年都有无数基督徒去朝拜的国度!

    本是一个国家,但地下世界的人却更喜欢将之称为……圣城!

    因为,它本来就是一座甚至还不如一个城市大的国家,小的可怜,但就是因为这里坐镇着一个教皇,就成为了所有信仰教会的信徒心目中的世界中心,本来屁大的地方,顿时变得万分瞩目了起来。

    圣彼得大教堂。

    全世界最大的圆顶教堂,亦是教会的中心教堂,更是教宗的教廷!

    一座注定要镌刻进历史的超级大教堂!

    如果真的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座教堂的话,大概也只能用两个字了——瑰宝!是建筑史上的奇迹!到现在为止,已经横亘在这里不知道承受了多少年岁月的风霜,登教堂正中的圆穹顶部可眺望罗马全城,在圆穹内的环形平台上,可俯视教堂内部,欣赏圆穹内壁的大型镶嵌画。其中比较著名的有米开朗基罗“哀悼基督”的雕像。

    反正,许多信徒都一能来这里朝拜而为荣,是此生最弥足珍贵的回忆!

    穿过圣彼得广场,进入那瑰丽的建筑,在最里面的议事大殿里,一个极度尊荣,脸上始终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神色的老者坐在最中间的宝座上淡淡而笑,头上带着华贵的皇冠,手里握着权杖,淡淡扫视着下方弯着腰甚至连透都不敢抬的一名红衣大主教!

    这个老人,就是现任教皇,名为桑巴特鲁姆?阿尔贝托?卡佩拉里!

    或许这个名字并不太出名,但他还有另外一个世人皆知的名字——格列高利十六世!

    每天,格列高利都会在他的王座上坐上十个小时以上,因为他喜欢那种感觉,甚至迷恋那个位置,因为……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自己为了那个位置究竟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静静看着下面的红衣大主教,格列高利沉默着,过了很久,才终于问道:“是暗黑议会那边有什么动作了吗?”

    “是的陛下……”

    红衣大主教头垂的很低,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这个老人悲天悯人的面孔之下掩盖的是怎样的狠辣手段,他已经见识了太多,不想亲身去体会一下,可是想想已经发生的情况,当时身子就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低声道:“刚刚从非洲那边传来消息,暗黑议会那个狠毒的女人阿丽莎竟然对我们无辜的神职人员挥动了屠刀,率领四千武士,出动轻型装甲车在横扫我们的教堂,在尼罗河畔的教堂里,她把我们的神父钉死在了十字架上,还美其名曰让我们那位可怜的神职人员做一回救苦救难的圣贤耶稣。在埃塞俄比亚,她更是直接捣毁了承载着历史文明的岩石教堂,对人类的历史文明犯下了滔天罪孽!同时……就连……就连圣·耶罗红衣大主教都杀害了,据说,圣·耶罗红衣大主教被乱炮集群轰炸,炸的粉身碎骨,连快骨头渣子都没找到!”

    教皇面色始终都是淡淡的,在说到发生在尼罗河畔的事情时,脸上仍旧是那一副悲天悯人的神色,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没有一点意外,一直到那红衣大主教说到圣·耶罗的事情时,才终于抬起了眼皮,问道:“圣·耶罗也回归神的拥抱了吗?”

    “是的……”

    红衣大主教垂下了头,战战兢兢的说道:“他……是迄今为止我们损失的最高级别的神职人员!”

    教皇的眼中终于掠过一丝淡淡的惆怅,似乎是在慨叹着什么!

    圣·耶罗!

    一个让格列高利到现在都记忆深刻的名字,当初是多么的强大,在他还是一个小小的神父的时候,就已经是教会众星捧月般的瞩目存在,可怕的光系异能者,带领异端裁判所不知道制裁了多少异教徒,在教会的历史上留下了功勋,也是他此生最大的绊脚石!在他爬起来之后,也不知道用了多少手段,才打败了这个最大的敌人,顺理成章的坐上了现在这个位置!

    因为这个敌人,他曾经不断的鞭策自己,甚至在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从来都不敢有过半点儿粗心大意!

    那是一段难忘的岁月!

    想不到,当年那个星空下第一强者,被教会的人认为最有希望成为教皇的存在,到如今死了。

    一时之间,格列高利不知道是个什么感觉!

    是一种站在认识巅峰无对手的寂寞?不是!因为现在在亚洲有一个年轻人足以成为他此生最强劲的对手!

    或者是一种对过去的追忆?也不是!因为他的过去没有回忆,只是一片空白,唯一在做的事情就是不断前进,不断为了上位而前进!

    说到底,恐怕只能说是一种对人世沧桑的感慨!

    那红衣大主教见教皇久久不言,不禁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暗黑议会如此无情的屠杀我们的神职人员,这是渎神,我想,我们应该将他们的罪恶行径公布出来,号召广大的虔诚信徒发动一场圣战,消灭威胁到光明的异端!让黑暗彻底消弭在这个世界上!”

    “神爱世人!”

    格列高利叹了口气,脸上挂着悲天悯人的神色,轻声道:“千百年前的数次十字军东征难道还不足以让你醒悟么?生灵涂炭,鲜血染红了大地,孩子守在父母的尸体旁边哭泣……那一切太残酷了,相信神不会愿意看到那一切再次上演的,索洛,用一颗博大而宽厚仁爱的心去看待这个世界,我们不应该局限于狭隘的宗教主义!我们是神的代言人,是神忠实的仆人,需要做的是把神的光辉和仁爱洒向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而不是用神的威严来让这个美好的世界变得悲惨。”

    稀稀落落的说了一大通,可似乎……都是废话!

    索洛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了眼格列高利,却见坐在上面的老人只是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暗黑议会的罪恶,神会惩罚他们的!”

    索洛,似乎有些明白教皇的意思了,也为自己刚才的冒昧激进而捏了一把冷汗,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怕在立场上成为教皇的敌人!

    就在这两人达成一些默契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打断了还准备说些废话的教皇,一个穿着黑袍的神职人员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刚进门进是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戳在了地毯上!

    教皇皱眉,道:“是什么竟然能让一个神的仆人不安?”

    话中,隐隐有责怪了。

    可那神职人员却不管不顾,抬起一张被苍白的小脸,失声叫道:“不好啦陛下,一颗导弹已经锁定圣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