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 圣城风云(三)三更求花

    阿丽莎推开车门缓缓走了下来,这条非洲黑曼巴蛇在下车的时候,脸上已经挂上了妖娆的笑容,就像她从前在杀人之前,往往都笑的非常妩媚,有些厚重的军靴踩在岩石教堂门前干枯的几乎没有任何水分的沙土上,发出一连串“咯吱咯吱”的刺耳响动,让人听的头皮发麻!而后,往地上一立,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台阶上的圣·耶罗,轻声道:“非洲最后的红衣大主教,这非洲的太阳毒,您难道站在那里就不觉得晒的难受吗?”

    “关你何事!”

    圣·耶罗须发皆张,颤巍巍的还有些驼背的身体在这一刻忽然拔得笔直,伸出食指遥遥指着阿丽莎的鼻子,吼道:“卑微的异端,你没资格站在这里与我对话!”

    “哈哈哈哈……”

    阿丽莎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尖锐,她过来,其实不过就是想看看这位红衣大主教的挣扎而已!议会与教会的对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光明与黑暗,本来就是天敌,不过因为双方谁都没把握拿下对方,所以,一直以来双方都在克制,除了叶无双曾经策划过一场对教皇的刺杀活动最终以失败而告终以外,双方仅有的几次冲突也都范围不大,最多最多也就死那么一两个裁决者而已!

    而红衣大主教,那是教会高级别,相当于大将一般的存在了。从暗黑议会建立以来,都没有击毙过这样的大家伙!

    今日,将从她阿丽莎开始!

    她将是第一个手上沾染红衣大主教之血的议会武士!

    这可是莫大的荣耀啊,她怎能不下来好好欣赏一下这位红衣大主教在人生的最后时刻的挣扎?!对于圣·耶罗的斥责丝毫不在意,一指身后的装甲雄狮,朗声道:“尊敬的红衣大主教先生,您看我暗黑议会的军威可雄壮否!?”

    “渎神!你们这是渎神!”

    圣·耶罗气的面红耳赤,浑身都在颤抖,怒指阿丽莎,吼道:“你们怎么可以将武器对准神灵!伟大的神是永远不会饶恕你们这些卑微的爬虫的!他时刻都在俯视着世间,不怒不笑,只是因为他有一个宽广而仁爱的胸怀,神爱世人!所以,他在一定的程度上允许黑暗的存在,但他又是威严的,决不允许黑暗凌驾于光明之上!当阴暗的乌云遮蔽了天空中的太阳,让光明无法再普照大地的时候,神将用伟力打破这一切,将你们这些卑微的、认知浅薄的爬虫放逐到地狱,灵魂都将受到拷问!”

    “滚你妈的吧,这里不是你宣传教义的地方。”

    阿丽莎不屑的撇了撇嘴,冷笑道:“那个什么耶和华只是你们的神,不是我们的神,对我们来说,他就是个狗屁,黑暗迟早要笼罩大地,议会武士也迟早要打进梵蒂冈,推到神龛,将你们的神踏成粉碎!至于你们的教义,更是狗屁不通!众生皆苦!我草你妈的你们的神却在教那些善良的人去爱别人,简直就是狗屁,凭什么恶人作恶,还能得到原谅?而好人却只能听你们的屁话去默默忍耐,等待那虚无缥缈的神来拯救?!人当自强,当自救!犯我者,虽远必诛,方是王道!”

    “你……”

    圣·耶罗大怒,随后吼道:“万能的主宰啊,请赐予我力量!”

    随后,指着阿丽莎的食指上白光一闪,而后,一道白光直接就朝阿丽莎的激射而来!

    这些,可是着着实实的吓了阿丽莎一大跳!完全没想到这个颤巍巍的老家伙竟然还能动用异能,在那电光石火间完全是本能的一侧身子,那白光几乎是擦着她脸蛋过去的!

    几缕头发飘荡着落地。

    阿丽莎抹了把脸,手上沾了一片殷红的血,虽然她躲开了,但那白光还是蹭破了她眼角处的皮肤,当时大怒,压住喉咙上的麦克风就吼道:“给我开炮!开炮!轰死这个老杂种!”

    语落,惊天动地的响动从远方传来,宛如滚滚闷雷,经久不息!

    “轰隆隆!”

    巨响连天,一大片赤红的流光划破天际,宛如坠落的流星雨一样朝岩石教堂砸了下来!

    重炮轰击!

    可面对这这一切,圣·耶罗却毫无惧色,看都没看身边那几个吓尿了的神职人员,反而露出一丝宁静,甚至是……向往?!

    他在向往死亡?

    阿丽莎心中震撼,可来不及多看一眼,那岩石教堂就已经被轰然炸成了粉碎,火光连天,那一片地方,完全被交织成了一片火海,可怕的气浪阿丽莎甚至就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真正切切的感受到,拂乱了她的发丝。

    空旷的原野上,炮声连天,中间夹杂着宛如祷告一般的声音:“我会在神的怀抱中亲眼看着你们被神击成碎片的!”

    非洲最出名的教堂,就这么付之一炬,建造的时候花费了不知道多少人力物力,可要毁掉,仅仅是几发炮弹而已,就是这么的简单!再牛比的文明,再繁荣的盛世,终究敌不过武夫一剑!

    “这个疯子……”

    阿丽莎轻轻嘀咕了一句,然后摁住耳麦吩咐道:“所有人员登上装甲车,继续前进,三天之内,我们要让教堂彻底从非洲消失!”

    轰隆隆的引擎发动声自远方的装甲雄师那里传来,而阿丽莎则坐上了那辆悍马车,不过,从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面色阴沉沉的。

    “怎么?栽了?”

    黛丝和阿丽莎相处有一段时间了,关系挺不错的,因此开起玩笑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狭促的笑道:“你说你直接开炮将之炸了就行了,就像一路走来我们所做的一切一样,重炮齐发,转眼之间就将一切捣毁,谁也无法阻挡,你却好,非要下去嘚瑟那一圈,现在好了吧?被划破了眼角,差点儿没把自己的命撂这儿,值得么你说?做事只追求手段,不看情绪这不是你教我的么,现在你自己倒是忘了,上赶着跑过去找虐!”

    被这么损,阿丽莎也没生气,而是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忽然扭头问道:“你有没有看到圣·耶罗死前的表情?”

    黛丝被弄的莫名其妙的,不过还是摇头否认了,问道:“怎么了?”

    “没有,就是忽然觉得教会有些可怕……”

    阿丽莎摇了摇头,道:“圣·耶罗在死前很平静,看上去简直就跟向往死亡一样!难道……狂信徒就真的不怕死吗?”

    “他们已经被洗脑了。”

    黛丝若有所思的说道:“那些狂信徒,可以因为一句所谓的神的旨意,抱着**包跑去和人同归于尽,因为他坚信他是为天神而死的,结束了在人间这悲苦的人生后,可以在天堂获得永恒的安宁!”

    “狂信徒……”

    阿丽莎叹了口气,车厢里飘荡着她有些飘渺的味道:“我忽然有些怕教会了,看似没有军队,其实……却有一波人数最多的军队藏在红尘里,这种隐藏的力量,活爆发出无以伦比的战斗力!未来必有一场大战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