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二章 圣城风云(二)【二更求花】

    找教皇的茬?

    黛丝倒吸一口凉气,眼神都变了,那他妈的不是在挑起一场战争又是什么?难道那个现在身在亚洲的混蛋被他那些女人夹成个呆比了么?非常清楚暗黑议会现状的黛丝很清楚,现在根本不是和教会开战的机会,因为就算赢了,到最后暗黑议会也得被打残了,然后被环视在四周的无数敌人扑上来撕成个粉碎!

    “你不必这么担心,我觉得魁心里有数,想来教皇应该是直接针对他的,所以他以牙还牙,挑不起战争。那个老教皇我见过,城府很深,不会在不合适的机会全面开战的!估计他现在也在为自己的冲动而后悔,只想着赶紧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以免冲突不断升级!也就是说,只要不过分,应该不会挑起战争,教会会克制的。”

    阿丽莎摇了摇头,轻声道:“真正让我担心的是……凯恩那个好战狂人!这个任务交到他手里,我怕这家伙搞砸,直接弄的双方连克制的机会都没有了!”

    “凯恩?”

    黛丝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她也见过凯恩,甚至为了了解欧洲,曾经在奇迹之城里和那个男人详细咨询过,对其印象不错,刚硬却很有绅士风度的一个男人,毕竟是杰诺维斯家族走出来的人,身上带着一种叫做贵族气质的东西,看上去应当是那种非常有分寸的人,有点不敢相信那样的一个男人竟然会是阿丽莎口中的那种模样!

    “被他的表面骗了吧?”

    阿丽莎忽然笑了起来,微微眯着眼睛,轻声道:“知道那个家伙的外号叫什么吗?狂狮!一头……喜欢发疯的狮子!不过想想也对,他们杰诺维斯家族走出的人,怎么可能不是疯子呢,家族里面有个比我这条黑曼巴蛇更毒的女人,只不过因为作风硬朗,所以被誉为女武神,但说到底还不是个狠辣的女人?他可是把他家的那位女性的作风学了个十足,为人嗜血好战,似乎将战斗看成了自己存在的意义,那家伙的在自己的床头都挂着一句话——‘在鲜血洗礼中狞笑,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你想想吧,这得是一个什么样的变态才能做出这种事情?他妈的也不嫌晚上睡觉的时候瘆的慌,虽然干咱们这行的,杀人在所难免,如果有必要的话一脚踩死一个孩子都得做,但也不能以杀人为乐不是?你说他不是变态是什么?!当初在探讨如何对待教会的战略方针时,我们所有人都赞同励精图治,静观时变,等待机会发动致命一击,唯独这家伙给出了一个建议——一颗核弹炸了圣城,让教皇那老家伙直接翘辫子,滚回他妈肚子里好好回炉去!”

    说到这里,阿丽莎面色忽然就变了,嘴里狠狠爆出一个字:“草!”

    黛丝不解:“怎么了?!”

    “核弹!核弹!”

    阿丽莎差点儿没从车里面跳起来,恨声道:“我怎么忘了这茬了,这个王八蛋不会真的一颗核弹给圣城梵蒂冈炸了吧?他妈的,要是那样的话,黑暗与光明之间的战争就开始了!”

    说着,阿丽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道:“希望那个家伙不会做什么蠢事吧,魁说过,圣城的水很深,似乎有一股神秘力量,当初就是他进去的时候都觉得心惊肉跳的,所以才飞快退了出来。”

    核弹……

    神秘力量……

    黛丝的眼神也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今天她接触到的隐秘实在是太多了,看向阿丽莎的时候眼神也有点儿怪,总觉得铁王座下的三个最能征惯战的大将都是变态。当初叶无双出事,索罗斯赶往中国,因为印尼阻挡,直接炮击苏门答腊,不知道让多少人丧命。这个阿丽莎又是位有必要连孩子都能一脚踩死的狠人。还有那凯恩……玩的居然是核弹!

    这都他妈怎么回事啊?

    不过,黛丝现在更着急的是其他,不禁问道:“可以阻止么?”

    “你觉得可能么……”

    阿丽莎苦笑,道:“魁的命令已经下达了,他现在有权调动很多资源,一旦进入发射基地的话,整个基地都会在掌控之中,谁去了都没用,而且……我敢保证,那家伙现在手机一定关机了,不会接任何人的电话!要向阻止……除非……”

    说到这里,阿丽莎咬了咬牙,道:“除非是魁亲自阻止!”

    说到这里,阿丽莎叹了口气,轻声道:“可惜,没用了,他这回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给教皇一点儿教训了,也不知道格列高利那老不死的怎么惹了他。命令刚下达的时候,索罗斯打过电话,被他痛斥了一顿,到了我这里,干脆不接了。铁卫也曾经尝试着劝过,但都被一口回绝了,昨天,干脆完全消失不见了,铁卫都找不着了!我也曾问过教士究竟发生了什么,教士只是说让我自己去问,他不敢说,怕被处死……”

    黛丝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个男人的城府很深,很懂得隐忍,从来没见过如此固执与不顾后果的时候!不过,既然这么做了,那肯定就是谁劝都没用了!

    这一次,不知道得搅闹出多大的风波。

    就在两人相顾无言之时,前面的议会武士忽然停了下来,紧接着,让开一条通道,让车子缓缓开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一个穿着迷彩作战服的武士走了上来,待司机将车窗玻璃摇下来的时候,压低声音说道:“已经准备就绪,进入射程!”

    该到办正事了,艾丽莎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拿起望远镜朝着遥遥在望的岩石教堂看了一眼,嘴角忽然扬起一道莫名其妙的笑意,低声道:“有趣!”

    随后,对着司机招呼道:“开到那教堂近前!”

    车子,缓缓开动,一车绝尘,一直开到那教堂将近一百米的地方时才终于停了下来,黛丝这才看清,那教堂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

    真的很苍老了,看上去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颤巍巍的,穿着一身打了补丁,被水洗的都开始发白的袍子,有些佝偻的站在门前,面对千军万马而岿然不动。

    黛丝从这老人身上的衣服样式上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位红衣大主教!只是,红衣大主教身份尊贵,怎么可能这么落魄?心下好奇,不禁问道:“他是谁?”

    “圣·耶罗!上帝的狂信徒!这一代教皇上位前的最有力竞争对手,上一任异端裁判所的裁判长,曾经号称星空下的最强者,是一个可怕的光系异能者,据说有光明的地方他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可惜,在和格列高利争位的时候被骗进暗室将力量削弱到了极点,然后被打废了,也不知道格列高利怎么做到的,愣是给打的他实力大退,力量比之从前削弱了最起码九成!然后被流放数千里地丢到了非洲,在这里一守就是这么多年了。”

    阿丽莎嘴角掀起一道似乎是讽刺的笑容,轻声道:“他是现在非洲大地上的最后一个红衣大主教,今日……也该陨落了!从此之后,非洲将永沉黑暗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