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一章 圣城风云(一)【一更求花】

    埃塞俄比亚,亚拉贝拉,岩石教堂。

    这里,已经可以算是非洲最出名的教堂了,始建于公元12世纪后期拉利贝拉国王统治时期,有“非洲奇迹”之称,是12和13世纪基督教文明在埃塞俄比亚繁荣发展的非凡产物。只不过到了现在没落了,只剩下了一小部分教士的外派人员仍然守着这个地方,到了近几年,更是没落的厉害,原因自不必多说——暗黑议会崛起!

    非洲,是暗黑议会的发源地,谁也不会忘记九年前一个代号猎杀者的少年在这里的飞速崛起,力博雄狮,生裂虎豹,被尊为非洲百族勇士,那是一段传奇的开头,之后,这个少年带着许多非洲部族的勇士走出了茫茫大草原,邀战天下,以武勋建立暗黑议会!

    可以说,非洲是暗黑议会的大本营,这里是暗黑议会势力最根深蒂固的地方,几乎无人能撼动,教会作为暗黑议会的死对手,在这个地方要是有好日子过才真的有鬼了,这些年冷冷清清,一百天里能碰到一个上门做礼拜的人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岩石教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教会曾经辉煌的一种象征,因为那种建筑奇迹,没有相当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弄的出来。就像秦汉时华夏可以筑长城,虽然劳民伤财,但最起码建成了,可交给当时的草原人,就算累死他们整个民族都做不到!这就是差别!可以说,能在十二世纪的时候弄出这么一座教堂,是教会的辉煌历史,他们自然不可能放弃,所以,即便是在暗黑议会崛起,黑暗统治非洲的今天,他们仍然在岩石教堂里配置了一位红衣大主教。

    只不过,这位红衣大主教似乎就稍微悲催了点儿,享受不到荣耀,是教会权利斗争当中的失败者,被踢出了权利的棋局后放逐到了这里。

    四月末,已经接近五月之际。

    埃塞俄比亚的天气已经相当热了,在这种天气里,没人愿意跋山涉水的跑来岩石教堂参观,可在这一日,却是岩石教堂在最近七八年以来最热闹的一天,来了很多人,人山人海的,只不过,却不是他们的虔诚信徒,也没有十拜九叩的朝前行进,相反,这些人手里拿着的,全部都是散发着幽光的自动步枪。

    造型,同样很独特。

    很特殊的迷彩,应该是外军的,但却根本无法看出是哪个国家的迷彩,不是沙漠迷彩,也不是丛林迷彩,土黄色的,上面有绿斑间隔……脚上踩着的是翻毛皮的缓冲军靴,没有军帽,没有肩章,只有一双双宛如饿狼般森寒的眼睛冷幽幽的看着岩石教堂。

    这是……暗黑议会非三阁四堂武士才有的制式装备!

    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暗黑议会的武士在突进,缓缓朝岩石教堂迫去,气势*人!

    与暗黑议会武士突进的,全部都是装甲车!

    如果来一个军事专家来看的话,一定会发现,这些装甲车的数量正好可以承载那些暗黑议会的武士!

    而这些装甲车,全部都是轻型装甲车,看各方面的参数应该是模仿美洲狮造的,只不过有了改进,性能比美洲狮更加强大!速度更快,而且装备了105mm的火炮,可以轻松击穿地面上的任何阻碍,亦装有20mm的机关炮,火力相当强大,虽然速度更快了,但攻击力却比从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这架势也知道,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闪击,装甲部队的闪击!

    用的,全部都是暗黑议会最新轻型装甲车,是暗黑议会那群缩在奇迹之城的鬼才纳百家之长捣鼓出来的玩意儿。

    在岩石教堂门口,十几个教会安排在非洲的武士在瑟瑟发抖,他们想不通,仅仅是对付他们这一点人而已,用的着出动这么多的人么?

    双方距离,已经不足两公里!

    在暗黑议会的钢铁洪流后方,一辆悍马车紧紧跟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正是暗黑议会的那条黑曼巴蛇阿丽莎!

    后座上,一心要做暗黑议会大管家的黛丝正在轻轻擦拭着她那把猎杀雄狮的m24狙击步枪。

    阿丽莎扫了黛丝一眼,撇了撇嘴,道:“有意思么?在我的钢铁洪流席卷下,你拿着这么一杆破枪能发挥什么作用?”

    “我喜欢它,所以一定要把它带在身边。”

    黛丝扬了扬修眉,轻声道:“经过我这段时间的了解,议会……现在就要掀起一场光明与黑暗之间的大战的话,似乎有些为时过早了。”

    “那又怎样?”

    阿丽莎道:“我只是个女武士,不懂那些东西,只知道命令下来了,我就要拿起武器去战斗,这是我的信仰,哪怕站在我面前的是神邸!”

    话虽这么说,但黛丝还是捕捉到了阿丽莎眸中一闪而过的隐忧,很含蓄,但还是让她看到了!

    这个女人,也在担心!

    “很纯粹的武士使命。”

    黛丝喃喃自语道:“不必搞刺杀,一道钢铁洪流横推整个非洲,铲除一切教会的根基……这就是教士传达给你的命令吧?只是,我个人认为,这简直就是在挑起一场战争!”

    “魁不会无缘无故要和教会开战的。”

    阿丽莎轻声道:“我无力阻止什么,甚至,他都不肯接我的电话,只让教士告诉我执行命令就行了。而且,接到这个命令的不光是我,凯恩和索罗斯也接到了相同的命令,只不过略有不同而已,虽然也让他们两个动手了,但却让他们把握一个度!很显然,魁心里还是非常清醒的,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场报复,让教会知道议会的刀仍然很锋利,但却不想全面开战!这可能就涉及到最上面那两个人的冲突了,我想,怕是格列高利十六世也知道报复会来,这一场对弈他输了,付出代价是正常的,应该不会全面开战。”

    阿丽莎的话说的很含蓄,但黛丝还是琢磨出了一点儿味道,似乎,这场冲突是因为格列高利十六世和叶无双的恩怨而起的?格列高利算计叶无双,失败了,叶无双要报复,他只能认了?

    生在洛克菲勒家族的黛丝从小到大见识了太多权利巅峰上的对弈,知道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争斗无法成为战争的理由!可阿丽莎的态度还是让她心中疑问重重,不禁问道:“那你在担心什么?”

    阿丽莎一怔,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这妞儿一眼,完全没想到对方竟然能看透自己的内心,很震撼,却无法多说什么,陷入了良久的沉默,过了很久后,才幽幽叹道:“教会根深蒂固,别看只是扫除一些教堂,其实难度很大!我这边还好,毕竟在非洲教会太弱了,一路横推过去没有任何难度。但是美洲和欧洲就不一样了,每一个直属于教会的教堂里全都是藏龙卧虎,很有可能一个看起来垂垂老矣的老教父,就是异端裁判所退下来的年老裁决者,而且,号召能力很强悍,有可能教父站在门口嚎上一嗓子,就会召来一大片普通老百姓,直接化身为沐浴在天神光辉下的战士,不要命的朝我们扑过来,到最后引发的流血冲突有多大,无可预估!”

    黛丝闻言,叹了口气,她是在西方长大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教会在民间有多大的影响力,西方国度里十有六七是信耶稣的,似乎跟着稣哥混能得永生一样,就像黑死病一样蔓延的很快,在过去的千百年时间里,几乎在世界各地都扎根发芽!包括她们洛克菲勒家,以前他们全家的人都是信稣哥的,只可惜在她老爸生意差点儿赔塌的时候,稣哥没鸟她家那位固执的老乔治,所以老乔治果断抛弃了稣哥,开始信叶哥了。

    由此可见,教会在西方世界究竟有多少信徒,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傻比做梦都在梦着十字军东征,自己跨马提刀为天神征战世界,这类型的傻比,叫做狂信徒!

    所以说,教会虽然不豢养士兵,但他们的士兵,一直都在民间。

    阿丽莎叹了口气,轻声道:“其实,我最担心的是凯恩……”

    “为什么?”

    对叶无双的命令知之不详的黛丝对此很好奇,因为这条黑曼巴蛇一直狠毒的让她觉得心颤,所以她理解不了这条黑曼巴蛇会担心人这种状况。

    阿丽莎苦笑摇头,再抬眸时,眼神有些迷茫,低声道:“因为……教会的总部圣城梵蒂冈,就在欧洲!”

    “而且,似乎教士传达的魁的意思……是让凯恩去找找那位老教皇的茬!”

    “……”

    (今日六更,补欠,顺便感谢兄弟们前天和昨天的鲜花支持,恩……再求一求花,后面追的狠,前面跑的快、、俺需要各位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