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 回归的铁卫【二更求花】

    当叶无双再次苏醒的时候,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

    和煦的阳光晒在脸上,暖暖的,可能是在黑暗中沉溺了太久,总之,那刺眼的光明让叶无双觉得有些不舒服,微微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久才总算缓过了神,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一张淡紫色的大床上,很柔软,应该是蚕丝面料的,甚至上面还弥漫着淡淡的馨香,头顶的水晶吊灯泛着迷人的光华,整个房间都是米黄色的,是欧式建筑的风格。

    完全陌生的环境!

    叶无双吓了一大跳,几乎是“嗖”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四下观望了很久后,才发现自己身处于一间病房当中,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女子的闺房!心里当时就暗道自己睡得太过火了,极限狂化太过暴烈,一下子就让自己完全透支了体能,到最后竟然直接陷入了深层次的休眠恢复当中,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毫无知觉,要不然,以他的警觉性,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哪里能睡的那么踏实?恐怕就是真的入睡了都是潜水,得睁着一只眼睛。

    就在叶无双正惊疑不定时,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个手里端着果盘的女子缓缓走入,青丝高挽,明明容颜妩媚,但此刻却多了一些端庄,正是楚灵韵,在看到叶无双已经醒来后,当时就呆住了,随即涌现出一丝惊喜:“你终于醒来了!”

    看到是楚灵韵,叶无双也就放下了心,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对这个女人并没有太多的防备之心,直接问道:“我儿子呢?”

    “他没事,很好!”

    楚灵韵脸上涌现出一丝笑容,轻声道:“看得出来,你真的很爱你儿子,呵呵,不过放心吧,他已经醒了,活蹦乱跳的,很健康。”

    “谢天谢地!”

    叶无双松了口气,不信神鬼的他在这一刻居然产生了一种感谢老天爷的冲动,整个人放松了不少:“我睡了很久吗?”

    楚灵韵已经走了进来,顺手带上了房门,将果盘放到床头柜上,坐到叶无双身边后,这才看了看手表,道:“将近四十个小时,两夜一天,你说久不久?!”

    两夜一天!?

    叶无双再次苦笑,心道那终极狂化果然不能随便进行,简直就是在消耗潜能!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叶无双这才发现,楚灵韵身上穿着的是一套居家服,那双原本勾人无比的桃花眼里,居然布满了血丝,看上去红红的,很憔悴,心中一动,下意识的问道:“你该不会是照顾了我整整两夜一天吧!”

    “你想多了少年,我凭什么照顾你啊?!救你一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楚灵韵嘴上这么说,看似轻松,但是却不动声色的别过了头。

    如此神态,不用问也知道答案了!

    看着女人侧脸好看而柔和的弧度,叶无双心里忽然涌现出一种冲动,那是一种……在极度疲惫的时候看到一张床,在将要渴死的时候找到了水的感觉,感觉很踏实,自从感情遭逢巨变后,第一次感受到踏实的感觉!几乎是鬼使神差般的,忽然伸手缓缓扶正了楚灵韵的玉脸,深深看着这张颠倒众生的妩媚容颜,眼神很干净,没有半点儿侵略性,反而暖暖的,探头在女人光洁如玉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后,很认真的说道:“谢谢你。”

    “我真的没照顾你!”

    楚灵韵玉脸上敷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想再次别过头,却拗不过叶无双那双大手的蛮横力道,最后只能认命。

    却不料,叶无双在这个时候忽然垂下了透,沉声道:“我对以前的所作所为向你道歉!包括第一次见面时对你的轻薄,还有珠宝拍卖会后的暴行!请你务必接受!”

    “哎呀,都过去的事情了,还提什么?”

    楚灵韵永远不知道的是叶无双的道歉究竟有多么珍贵,这是个知错改错但就是不认错的男人,让他道个歉,比杀了他都难,此刻忽然张口,可以说是相当难了。只是意乱心慌的楚灵韵没探究,也不想探究,低声道:“你不是也在东突之乱的时候救了我一命么?”

    此刻的楚灵韵,欲语还休,欲拒还迎,丝毫没了从前的“豪迈”和妖娆,可偏偏这个时候的女人,最是迷人!

    叶无双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蹦出一句:“你很漂亮……”

    这么一来,楚灵韵更加吃不消了,趁着叶无双发呆的瞬间就一把推开了男人,飞快转过身子,低声道:“你过了。”

    只是,从某个叶无双的角度上,完全能看见她眸中酝酿着的晶莹水光。

    “好吧……”

    叶无双这个时候也算是惊醒了,苦笑道;“是我过分了。”

    楚灵韵身子一颤,但每转过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终于拧过了头,只是,眼中那水光竟然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脸上重新挂上了那副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低声道:“对了,我哥哥已经从香港返回大陆,已经在我这里等了整整一天了,要不……你先见见他?”

    “九纹龙?”

    叶无双皱眉:“香港的烂摊子不是一天两天能收拾干净的,他跑回来干什么?”

    “他的顶头老大在他的地界上遇到了刺杀,你说他能不回来么?”

    楚灵韵苦笑:“还有几个怪模怪样的人,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铁卫了,他们现在也在这里,你儿子正和他们呆在一起。”

    “好吧,让他们上来吧。”

    叶无双想了想便点头道:“我也正好有事情安排他们。”

    “那你等着,我去叫他们。”

    楚灵韵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十分钟后。

    伴随着一声“爸爸”的轻呼,一个清秀的男孩儿冲进了房间,一下子就蹦上了叶无双的床,正是叶静天!

    见到自己的儿子活蹦乱跳,叶无双心情瞬间明朗了许多,大笑一声,一把将叶静天抱起,在半空中转了半圈才将之放到了腿上。

    紧随叶静天身后的,是北极熊和剩下的六铁卫,外加一个九纹龙。

    “恭喜魁!”

    教士说道:“议会的未来,有着落了!”

    目光却是落在了叶静天的身上,在说什么,不言而喻。

    叶无双一挑眉:“你都看出来了?”

    “嗯,而且还比试了一场。”

    教士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了一句,随即收敛,给出了这样一个评价:“很不凡!”

    叶无双大笑。

    北极熊咧着一张大嘴道:“这下复合有望……”

    话还没说完,就被虎牙狠狠踢了一脚,将之打断了,但说出的那句话却所有人会意。登时,噤若寒蝉,谁都知道,主母是叶无双最不愿提起的话题,虽然在汉王室的时候,两人很明显谁都放不下谁。

    叶无双倒是没法活,只是说道:“我的孩子,只能是议会的战神,和那个家族没关系。”

    气氛,一时沉凝!

    最终,还是教士转移了话题:“魁,那天袭击您的人是谁?我们赶到的时候,线索已经被消灭了。”

    叶无双也不想在那个问题上纠缠,便说道:“是教会裁判所。”

    教会!

    所有人面色都严肃了起来!

    这是议会目前最大的敌人!光明与黑暗的对立,容不得任何妥协,现在还在僵持,是因为双方实力差不多,不敢贸然开战!

    过了良久,教士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问道:“魁,我们怎么办?”

    “报复回去!”

    叶无双忽然转头,看着教士的时候,眼中掠过一丝精芒,一字一顿道:“一人受伤发怒,一万人陪葬,而且我早有言在先,他们敢动我儿子,就掀了梵蒂冈!我的意思,你可明白?!”

    “明白!”

    教士缓缓垂下了头,只说了四个字:“这就去办!”

    ……

    (有点儿私事要去办,今天就两更把,明天六更补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