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少年不凡,头角峥嵘【一更求花】

    没做父亲的时候,叶无双一直不知道世间最伟大的爱是来自于父母的爱,更不知道,为什么做父母的可以那么不求回报的去付出,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所接受的生存法则也是如此——付出,就得得到回报!

    就是如此简单!

    可直到此刻,叶无双才终于明白,有种爱,是沉睡在血脉中的爱,世间最伟大的爱!

    血液沸腾的滋味,叶无双懂,所以,此刻看到叶静天在遭难,更是如同亲身感受,恨不能两个人调换了位置,去为自己的儿子承受一切!

    叶静天的小脸愈发的透明了,整个身子近乎透明化,能清晰看到那血管里飞快流动的鲜血,而且……速度还在不断加快,浑身上下温度不断加高,至少已经达到了五十度!

    一般人如果达到这个温度,恐怕早就已经三成熟了,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叶静天,虽然已经陷入了昏迷,生命迹象却没有消失,完全是出自于一种生物的本能,不断在叶无双怀中翻滚着,薄薄的嘴唇都在颤抖,宛如梦呓一般在低语:“爸……爸爸……彼得好想你,为什么你不要彼得……”

    “妈妈说……你死了,可是我知道,你一定没死……”

    “我想见你……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想见你!”

    “……”

    断断续续的话,苍白而清秀的小脸,看上去让人心疼。

    叶无双宛如一头受伤的野兽般嘶声竭力的哀嚎,不知不觉间早就已经老泪纵横,只可惜,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死死抱着叶静天。

    血液沸腾是狂战士一生中最难迈过去的一个坎,却也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坎,外力根本无法干涉,只能靠自己!

    ……

    渐渐的,叶静天的血液已经开始往赤金色转变!

    约莫过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体温也开始逐渐下降了!虽然,这一切不是很明显,但叶无双还是感觉到了,顷刻间狂喜。他是经历过这一切的,知道当血液渐渐转化为赤金色的时候,最危险的时期已经度过了,然后,就是静静等待那种神秘的伟力彻底觉醒,静静等待破茧成蝶的时候!

    又一尊血液沸腾的狂战士诞生了!

    “铿铿!”

    就在叶无双出神之际,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传来,是高跟鞋敲击在地面上的时候才会发出的脆响!

    紧接着,一双相当冷艳的黑色高跟鞋出现在叶无双眼中,漆皮的,在冷月之下,泛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在往上是一截肉色丝袜包裹中的笔直圆润的小腿,很精致!

    叶无双一愕,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魅惑众生的妩媚脸蛋,桃花眼勾魂夺魄,不是楚灵韵又是谁?

    叶无双完全没想到这个女人会出现在这里,下意识的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在我的酒吧喝酒,打了我的人,我如果再不去看看的话,也就做不起那么大的事业了。”

    楚灵韵轻轻说了一句,这个风情万种的小妖精在今天,罕见的没有露出那妖娆妩媚的笑容,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同情,方才,叶无双那一声宛如孤狼啸月般的凄厉长嚎,勾动了她心中最脆弱的一根弦,有悲伤,有不甘,也有愤怒,很容易引起人在情绪上的共鸣!

    可当她真正看到这个满身是血的男人抱着一个孩子坐在地上哀嚎痛哭的时候,心里没来由的一颤。

    孤独,落寞,无助?

    不错,这就是叶无双给楚灵韵的感觉。

    一直以来,叶无双给楚灵韵的感觉相当的复杂——好色,卑鄙,无耻,嗜杀,残忍,凶狂……总之,就像一头野兽一样不可理喻,综合一下形容大概也只能用一句话来说——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

    枭者,猛禽也!

    大枭者,携不败之姿横扫天下!

    可就这样一个凶猛的一塌糊涂的人,居然会露出软弱的一面?

    楚灵韵不敢相信,但事实就在眼前,心中无言一叹,心道怕是这样的叶无双才是真正的叶无双,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不忍心与男人那双眼眸对视,举目四望,心中的震惊达到了顶点。

    遍地尸体,地面崩裂,鲜血将水泥染成了暗红色,晚风微醺,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这样的场景,让楚灵韵心中有些迷茫,逐鹿与争霸太过凶残,不是她这个女人能接受的,这还是仅仅数百人身死而已,听九纹龙说,叶无双在香港可是一口气坑杀了三合会数万黑徒呢,那又是个怎样的场景?

    这一幕太残忍,让楚灵韵产生了一种不忍继续看下去的感觉,只能转移话题,看了叶无双怀中的叶静天一眼,轻声问道:“他是……”

    “我儿子!”

    叶无双扬起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笑的很温和,沾满血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叶静天的满头黑发,低声道:“一个继承了我的血脉,甚至注定要超越我的孩子,少年不凡,头角峥嵘,以后将成为引领暗黑议会继续前进,建立不休霸业的孩子!他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也是老天赐予我的最美好的礼物。”

    暗黑议会!

    这是叶无双第一次和楚灵韵说起自己的身份,瞬间落实了她的猜测,但这个答案有些太过震撼,仍然让人难以相信,不禁失声道:“你……”

    “我什么我?”

    叶无双嘴角微微挑起,轻声道:“你这个小狐狸精聪明的紧,其实怕是早就已经猜到了吧?”

    楚灵韵默然,她确实多少有些猜测,但还是不禁惊讶,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因为她是楚灵韵,所以不会作一些无脑的惊叹和崇拜状,略一沉默后,问道:“那我哥哥呢?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已经在铁王座下宣誓,我许诺了他一个亚洲,他将是未来的亚洲之王!”

    叶无双看了楚灵韵一眼,淡淡道:“不用这副表情,你猜的不错,我确实是云天会的幕后魁首,是我在暗中*纵着一切,也是我在图谋华夏,进而取亚洲!”

    楚灵韵愈发的沉默了,过了好久,才苦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暗黑议会的最高机密了吧?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因为你在我成名以来最落魄的时候出现了。”

    叶无双道:“因为你刚才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心疼。”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那种极限狂化后的疲倦感愈发的强烈了,叶无双看向天空冷月的时候,无言苦笑,谁曾想,在这个时候,唯一肯心疼自己的,居然是一直以来都被自己所忽视的楚妖精?那些现在仍然在争吵不休的女人啊,她们可曾知道自己刚才碰到了一场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刺杀,喋血而战,差点陨落?

    怕是不知道!

    而那沉沉的睡意,愈发的难以抵抗了。

    叶无双缓缓垂下了头!

    “你很累,需要休息。”

    楚灵韵深深看了叶无双一眼,道:“一切,等明天再说吧!”

    久久没有反应!

    楚灵韵不禁过去要扶叶无双,却不料男人“噗通”一下就跌倒了,双眸紧闭,似乎是睡着了,从始至终,都紧紧抱着同样在昏迷中的叶静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