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四章 魑魑魅魅【四更求花】

    既然上面的人已经做出安排,下面这些服务生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自然是热络到了极点,可劲儿的伺候着这一大一小两位活祖宗,不敢有丝毫怠慢!

    对此,叶无双没有过多表示,仍旧在自顾自的饮酒,陪着他的是叶静天,始终捧着个大盘子在狂吃,反正是那些服务生送多少东西过来吃多少,来者不拒!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淌!

    转眼间,就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的光景。

    此时,许多管理不太严格的公司的员工已经提前从公司里偷偷溜了出来,马路上一时之间也热闹了起来。

    “吱呀!”

    伴随着一阵激烈的刹车声,一辆奥迪a8停在了韵律酒吧外面,开车的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国字脸,拧头看向坐在后座上的女子,道:“小姐,到了。”

    那坐在后座上的女子,娇媚无双!一身黑色连体长裙,头发呈波浪状搭在右肩,长着一张非常标准的“*脸”,就是那种下巴尖尖的,很有点儿狐狸精味道的脸蛋儿,五官精致,最是吸引人的就是那双桃花眼,很有灵气,也很媚,眨巴之间总是给人一种古灵精怪的感觉,右脸上有一个浅浅的梨涡,更是让这张千娇百媚的脸蛋儿愈发的漂亮了起来!

    这女子,不是楚灵韵楚妖精又是谁?

    眼看着司机要下车,楚灵韵顿时挥手制止了,轻声道:“先不进去,观察一会儿再说!”

    对于异能者,楚灵韵是心有余悸,最让她记忆深刻的一次就是叶无双派出北极熊抓她的那次,那好几米高的雷霆暴熊,以及那双猩红的眸子……她这辈子也忘不了,家族豢养的无数死士挡不住对方的雷霆一击,简直就是一尊无敌的存在!

    所以,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的身份之前,楚灵韵可不想冒冒失失的冲进去,她身边可没有异能者保护,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不想直面一个异能者!

    司机闻言也没多说什么,调整了一下停车的位置,恰好能透过车窗和酒吧的玻璃门看到里面的情况,然后摸出一个望远镜递给了楚灵韵。

    借着望远镜,楚灵韵可以清晰的看到酒吧里面的情况,这一看不要紧,当时就呆住了!

    “怎么会是他?”

    楚灵韵低声嘀咕:“这家伙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劲儿啊……”

    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变,飞快对司机说道:“离开这个地方,这家伙的直觉非常可怕,要不是情绪不对,刚才估计就已经发现有人偷窥他了,咱们换个其他地方等!”

    嘴上在吩咐,脑子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天前盛世集团闹出的一出笑话,眸中闪过一丝狐疑,在司机倒车的功夫,就摸出电话拨通了里面一个服务生的号码,等那服务生接起来以后,沉声问道:“那个男人……他……他和那个孩子是什么关系,你多多注意一下!”

    “是父子!”

    服务生直接说道:“我亲耳听到那孩子喊他爸爸的!”

    儿子?

    叶无双居然还有个这么大的儿子?

    楚灵韵微微眯起了眼睛,虽然她一直都在探究叶无双的身份,但始终没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她那位哥哥九纹龙也是从来不肯和她提起,不过,从云天会的种种动向上也渐渐猜出了一些端倪,只不过一直都不敢相信而已,但心中多少有个数,此刻知道叶无双居然有个儿子的时候,顿时想到了很多,沉吟了一下,吩咐道:“今天这件酒吧歇业,你们全心全意伺候这两个人就行了,还有最好不要惹他,要不然丢了小命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说完后,楚灵韵挂断了电话,陷入了良久沉默之中。

    这一沉默,就是足足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

    最后,司机不禁回头问道:“小姐,我们现在怎么办?”

    “找个偏僻点、不至于被那家伙一下就发现的地方静静候着,等他出来!”

    楚灵韵微微眯着眼睛,一个人暗自嘀咕道:“这家伙究竟碰到了什么难题,为什么会消沉到这种地步?竟然一个人跑到酒吧里借酒浇愁来了,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不妨先看看这家伙究竟要干嘛!”

    这妖精嘴角浮现出一缕勾魂夺魄的笑容,说实话,对于探究叶无双的事情,她一直都很感兴趣,因为当初第一次在韵律酒吧碰到这家伙的时候,那一身神秘气息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力,从那以后,就经常以钻研这个男人为乐趣。要不然,也不可能闲的蛋疼,放着那么多的事情不去做,没事儿在这里观察叶无双。

    说到底,她对这个男人很有“兴趣”。

    男人如书,得用心读才能读懂!

    楚妖精觉得自己如果哪天真的能彻底读懂叶无双的话,或许对她自身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成功。

    ……

    从日上当空到日薄西山,又到华灯初上,到最后万家灯火熄灭……

    叶无双这一顿酒,喝的时间很长,也不知道灌了多少进去,从始至终,在他身边,都有一个叶静天在安安静静的守候着,那双蔚蓝的干净眼眸从始至终都在仔细观察着自己的父亲,似乎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一口气喝那么多的酒,难道……很好喝?

    叶静天心智再成熟,在现在这个年龄段不会明白的是,男人的一辈子很苦,而酒,是个麻醉自己的好东西,有时候宁肯吐得稀里哗啦眼泪鼻涕一起流,也只想求得那片刻安宁!

    深夜时分。

    叶无双终于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随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是暗黑议会的定额卡,上面标着密码,用完就作废,然后丢到了桌子上,这才抱起叶静天,有些踉跄的离开了酒店。

    外面月明星稀,晚风微醺!

    风一拂面,叶无双只觉酒意上涌,头脑愈发的混沌了起来,不过抱着自己儿子的手臂却不曾有半点儿松动,或许在他的潜意识里,无论醉成什么样,总该是留下一条清醒的手臂来保护自己的儿子。

    看着一身酒气的父亲,叶静天问道:“爸爸,接下来咱们去哪里呀?”

    “去哪里?”

    叶无双看了眼天空中的冷月,忽然笑了,笑的有些悲凉:“是啊,去哪里,天下虽大,咱们父子二人在这华夏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语落,摇头轻笑一声,没看方向,大步前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他们走出了那片商区,不知不觉间,已经行至一片无人之地,似乎是一片广场,昏黄的路灯在广场上洒下一片片昏黄而凄迷的光。

    步态有些蹒跚的叶无双毫无征兆的就停了下来,瞬间,原本还因为喝醉有些微微驼着的身体一下子崩了个笔直,不动声色的抱紧了叶静天,立身于空旷的广场上,忽然扬起了头,幽幽道:“出来吧,魑魑魅魅,小道尔!都跟了一路了,难道不累吗?”

    语落,“啪啪啪”的掌声就响了起来,在广场边缘地带连接的一条小巷子里,缓缓走出几个黑衣人,为首者一边鼓掌一边含笑前进:“暗黑议会之主果然不凡,即便喝醉了嗅觉都是这般敏锐,倒是我们落入下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