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八十三章 无题【三更求花】

    林荫小道上,叶无双就这么带着自己的儿子漫无目的的行走着,心思有些飘忽,脑子里面全都是有关于众女的一切!

    现在,叶无双只想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场,从此不省人事,最起码也能换来几十个小时的安宁。

    心烦意乱!

    没有刻骨铭心的爱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究竟是个什么滋味。

    渐行渐远。

    待得将近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叶无双才终于步入了繁华地段,是一片商区,不过浑浑噩噩的他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身在何方,只是看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家韵律酒吧。

    虽然走神走的厉害,但酒吧的牌子叶无双还是看清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楚灵韵麾下庞大的产业链的一个连锁酒吧,在京华市做的相当的成功,有许多家店,很有特色,不少名流都喜欢来韵律酒吧放松,一方面是为了卖那个京华市最有名的寡妇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是从侧面说明了韵律酒吧的经营有道,要不然,安在猪圈里的话,就算是楚妖精有天大的面子和人脉,那些达官贵人都不会来!

    此时,不过此时是下午时分,酒吧根本不是营业的时间,但叶无双却没想那么多,迈开步子就走了进去。

    韵律酒吧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几个服务生在忙着擦桌子,摆椅子,为晚上的开门迎客做准备,忽见这么一对父子闯了进来,自然当时就呆住了。

    不过,出于一种职业素养,倒是没有当场赶人,一名服务生很客气的走了过来,躬身道:“这位先生,现在还不是营业时间,请您晚上再来吧。”

    叶无双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大步走到吧台的位置,让叶静天从脖子上下来,坐到吧台上后,喝道:“上最烈的酒!”

    常年混迹在酒吧里的人,往往都有一双看人相当准的眼睛,这服务生也不例外,看着叶无双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八成是为情所伤,如果是受了别的挫折,不是这种模样,就比如那些事业不顺畅的,虽然也会借酒消愁,但在其身上能感觉到的更多的是一种消沉,怎么说呢,在其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活力,有种死气沉沉的味道。但是叶无双不一样,仅仅是一种落寞和凄凉,一般只有失恋的人才会有这种特质。在酒吧待得时间长了,这服务生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自然能看出这些,像叶无双这样的人,他不知道见了多少,因此根本不为所动,非常礼貌的拒绝道:“不好意思,这位先生,我们现在还不是营业时间,您要是想喝酒,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这里最近。”

    叶无双说了一句,不想在这个上面多说什么,一下子站了起来,探手就从离吧台不是很远的酒架上去下一瓶苏格兰威士忌,拧开酒盖,仰头就喝,喉结涌动,转眼间就把一瓶洋酒吞入了腹中。

    “先生您可不能这样!”

    那服务生惊叫一声,完全没想到叶无双会这么直接,当时走上去就要阻止。

    可迎接他的,是一个空酒瓶子,瞬间就扣在了他脑门子上,“啪嚓”一声,鲜血与玻璃碴子混合着横飞四溅。

    这服务生当时就被打翻在地。

    “喝个酒而已,磨磨唧唧的,老子又不是不付你钱!”

    叶无双冷哼一声,斜睨了那服务生一眼,看到对方捂头的时候,袖子略微提起,露出了手腕上的刺青,知道这家伙应该是这酒吧的“太保”了,是那种出来混,但却绝对算不上黑徒的存在,因此心理上更是没有半点儿负担,道:“我希望你现在立马消失在我眼前,否则,血溅七尺!”

    从始至终,叶无双看都没看那些已经从各个角落里面抽出武器,朝他们迫来的其他服务生。

    这些服务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这家酒吧的“太保”了,一般情况下是招待客人的,可如果有人来闹事,立马就成了场地的捍卫者,抄出早就藏好的武器就砍人,几乎每一个夜场都有,算是罩场子的,但本身又是给夜场打工的,收入相当不菲,而且警察要是查什么的话,他们也不怕,不至于被直接逮进号子里蹲着,毕竟有那个身份可以掩护。

    此刻,叶无双砸翻一人,几乎和挑场子没什么区别了,当时所有人就提出事先藏好的武器朝他迫了过来。

    叶无双扭头正准备上去全部撂倒,却不料一直都坐在吧台上的叶静天竟是提前跳了下去。

    “他们交给我吧!”

    叶静天扭头看了叶无双一眼,那双蔚蓝色的眸子很干净:“爸爸你安心喝酒吧,我听妈妈说过,你心情不好的时候,烈酒是最好的解困方法!”

    叶无双一愣,随即陷入了沉默,又取出一瓶酒狂饮了起来。

    而叶静天,则直接扑杀向那些服务生。

    很令人震撼,也非常诡异的一幕,一个几岁大的孩子,竟然朝着十几二十号手里提着武器的成年人发动了进攻!

    不过,叶静天确实有这个能耐,当初在盛世集团的时候,就一个人毫发无损的挑翻了二十多个原是退伍军人的保安,相当的凶残,体内传承者着他父亲留给他的至高无上的战神血脉,虽然血液还没有沸腾,没有达到一个人一辈子气血最为旺盛的时间段,但也足够可怕了,根本无人能够樱锋,少年至尊的名头,不是随便叫的。

    一片人仰马翻,惨叫声,痛呼声,求饶声不绝于耳!

    叶无双此时,又饮尽一瓶烈酒,举起空落落的酒瓶对准了门口太阳射进来的光,低叹道:“左拥右抱岂是罪?惹尽芳心,累累累!”

    到最后,潸然一笑,又开一瓶烈酒。

    那些娘们究竟做出了怎样的决定,叶无双不想知道,也不愿意知道,此时此刻,他只想大醉一场。至于明日,不会散发弄扁舟,而是该琢磨着怎么收拾自己管不住裤裆里那玩意儿惹来的烂摊子了。

    今天,权当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吧!

    此时,叶静天已经将虽有人都撂倒了,一脚踏在一人胸膛,很认真的说道:“现在,愿意让我爸爸喝酒了吗?”

    脚下之人,被打的鼻青脸肿,忙不迭的点头,看着这个凶残的孩子的时候眼神有些闪烁,他是真的被打怕了!明明一个几岁的孩子,小拳头砸在人身上那叫一个疼,比被一个魁梧壮汉撸上一拳都要爽,实在是太变态了。

    “很好。”

    叶静天笑了,唇红齿白,很清秀,小虎牙亮晶晶的,明明笑的很干净,但怎么看怎么有一种小恶魔的感觉:“现在,去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

    脚下的服务生头点的跟小鸡吃米似得,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掉的!

    而叶静天则拍了拍手,很乖巧的坐回了叶无双身边。

    “儿子,你不该让他走的那么痛快的。”

    叶无双一边饮酒一边说道:“看得出来,你刚才手下留情了,没打疼他,他看上去怕你,其实心里未必有那么怕,我敢保证,他一回头就会叫人来找场子!唔……以后如果再碰到这种情况的话,最好给他留点永生难忘的教训,让他再也不朝你龇牙!记住,要让一个人面对你的时候陷入永恒的恐惧当中的话,一拳两拳是打不出来的,必须深刻点儿!还有,你刚才在撂倒他们后,有些得意忘形了,居然把你的后背留给了没有气绝的敌人,这很致命。”

    很难想象,一个父亲居然会这么教导自己的儿子!可叶无双没办法,因为叶静天注定了不凡,未来将是一代雄主,终生与鲜血和杀戮相伴!

    这是注定了的!

    “我记下了,爸爸!”

    叶静天点了点头,道:“不过,他要是想喊人就喊吧,来多少最后都会被我踩在脚下!”

    “好!果然是我叶无双的儿子!”

    叶无双大笑,居然很无良的让小静天喝了口酒,把孩子呛得咳嗽连连。

    ……

    酒吧安全通道里。

    那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服务生正抱着电话,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姐,您快来看看吧,咱们的酒吧被人给砸了!”

    “砸了?”

    一道悦耳的声音自对面传来:“我表哥是南方的地下世界之王,谁敢没事到我的酒吧里闹事,而且,现在时间也不对啊!是不是你们得罪了人家?”

    “我也不知道啊……”

    那服务生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丝哭腔,道:“我们就是说现在不是营业时间,请他们晚上再来,很客气的,可他们直接就动手了!”

    “岂有此理!”

    悦耳的女音显然很愤怒:“有多少人!”

    “两……两个……”

    服务生说话的时候有些羞愧:“动手的是一个小孩子,大概有……五岁!?”

    说这话的时候,服务生相当的艰难!被一个五岁的孩子撂倒了十几二十号大男人,真挺丢人!

    而对面,则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过了很久才说道:“你踢到铁板上了,看样子他们应该不是来找茬的,就是想喝酒,只不过他们这种人脾气向来很怪,一言不合就动手很正常!现在你听着,给我好吃好喝伺候着那两位,他们有什么要求,一定要竭尽全力的满足,不要再惹是生非了,明白吗?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你应该是碰到了异能者,除了这个群体,再没人能在五岁的时候挑翻那么多大男人!宁惹黑社会,不惹异能者,这话你要给我好好记着,和异能者为敌是很愚蠢的事情!我不想因为这么一点破事到最后还得把我哥从香港叫回来,明白了吗?都给我谨慎点儿,我这就过去!”

    ……

    (去吃个饭,回来写剩下的两章,对了,忘了说了,今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