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九章 姑侄相见【四更求花】

    “输了?”

    秦歌失笑,看着韩歆瑶,道:“你觉得在感情上,我和你有什么区别呢?”

    韩歆瑶彻底呆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是啊,在感情上,她们究竟有什么区别?说到底还不是被一个男人折腾的筋疲力尽的女人,都是痴情人,都是一步踏出去,就再也收不回脚的可怜人,从本质上来说,真的没什么区别!

    “看来你终究还是想明白了。”

    秦歌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和我都是那种开弓就没有回头箭的类型,当年我来华夏的时候,你父亲带着你前来见我,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个骨子里面传统而倔强的女孩儿,所以独独在那许多天骄才男才女里青睐你,因为你骨子里面有一股子倔强劲儿,心眼儿死,喜欢上了谁,那就是谁,是不会反悔了,你也做不出那种今天离开叶无双,明天就去再找一个男人的事情,你根本做不到!”

    一句话,穿透了韩歆瑶的心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坚强了一晚上的女人,在秦歌坐到她身边的第一时间就一把抱住秦歌的胳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不哭。”

    秦歌轻轻拍着韩歆瑶的背,眸中闪烁着一种沉沉的光芒,缓缓道:“其实没什么不好的,一个女人,一辈子如果能谈一场爱的死心塌地的爱情,也是不错的,总该是在卑微的一生当中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虽然对于这浩瀚的人世间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在自己的人生当中已经激起了千层巨浪,不算白活一把。”

    韩歆瑶仍在哭泣,过了很久,才终于平复了一下心情,抬起挂满泪珠儿的笑脸,轻声问道:“夫人,你……是不是站在这个混蛋那边的啊?”

    “不算吧,感情这种事情上,哪有那么鲜明的立场呢!”

    秦歌轻轻抚摸着韩歆瑶的满头青丝,缓缓道:“我只是觉得,一味的闹腾没有任何意义,总该是解决事情才好。”

    “我懂了。”

    韩歆瑶缓缓点了点头。

    唯有安吉丽娜在一边一个劲儿的撇嘴,心里嘀咕着——这大汉前女王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厉害,一转眼居然就把人家正儿八经名正言顺的叶家大妇给拿下了,做小三能逆袭到这种地步,也真是逆天了,如果普天之下的小三都有这种手段的话,不知道该多出多少大被同眠的家庭了。

    叶无双始终都坐在对面沉默的抽着烟,一言不发,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还是闭嘴的好!

    时间在流淌。

    一个又一个的女人抵达。

    柳馨彤是第三个到的,只不过性子比较矜持,只是和秦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坐到了一边,沉默少言。事实上,一心只想做个呆在叶无双背后的女人的她,完全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根本没做好那准备,自然尴尬的要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紧随其后,是许平澜,这个火辣的娘们身上带着一股子军人特有的英气和果决,对连安吉丽娜这种妖孽都能降服的秦歌都不怵,一昂首就问:“你也是叶无双这王八蛋的女人?果然漂亮!”

    然后,就大大咧咧的坐到了挨着安吉丽娜的地方。

    苏樱雪、爱丽丝、司徒暄研也是前脚挨着后脚的到了。

    只不过,没有一个人搭理叶无双的,或沉默无语,或面色冰冷,或淡然自若,总之,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态度,没了平日间在叶无双面前的温柔,显然是心里有气。

    一时间,满室芬芳!

    若是来个吊丝,看到了满屋绝代丽人的美景,怕是得直接血崩了。

    可惜,叶无双却没感到半点儿赏心悦目的意思,如坐针毡,忐忑不安。那滋味……就像一个随时都会引爆的原子弹就在自己身边一样,一个不小心就能给自己炸个粉身碎骨,连**都剩不下。

    你说,在如此形势之下,他叶无双怎能欢快的起来?!这根本就是一场裁决与审判,那个囚徒……就是他叶无双!

    许艾玲是最后一个到的,一身裁剪的非常合适的女式西服,很干练,显然是刚刚从办公室里赶出来,迈着略微有些急迫的步子进了客厅。

    “啪嗒……”

    许平澜手里的冰裂茶杯当时就摔在了地上,砸成个粉碎,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许艾玲:“姑姑,你……你不会也是……”

    刚开始装的再大大咧咧的许平澜这个时候终于掩饰不住心中的情绪了,那张英气飞扬的俏脸顷刻间一片雪白,有些神思恍惚的站了起来,朝许艾玲走了过去,呆呆的看着自己姑姑那张堪称国色天香的绝世容颜,笑的有些苦涩,觉得自己的姑姑在这一刻看来竟然是那样的陌生。

    姑侄,在这一刻相见,竟然是以同一个男人的女人的身份相见,致命的尴尬!

    就连秦歌都呆住了,深深看了叶无双一眼,叹道:“你还真是个禽兽。”

    叶无双垂着头,沉默以对。

    许艾玲更是面露愧意,这同样是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一幕,可叶无双说的对,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还是得有相见的一天,所以她才来了,看着自己侄女瞬间苍白的脸蛋,红唇蠕动了好几下,才终于道:“对不起,平澜,姑姑这一辈子就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虽然知道是禁忌的爱情,可……到最后还是没能管住自己!”

    “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

    许平澜跟被人踩住尾巴的雌豹一样,毫无征兆的就爆发了,抬手就朝许艾玲脸上挥了过去。

    最直接的冲突,在沉淀了很久以后,终于爆发了!

    看似一直都在垂着头的叶无双眸中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掠过一缕精光,这种情况,他不允许发生!紧接着,身子就化成一道流光直接掠了过去,在许平澜的手距离许艾玲的脸不足十公分的时候,瞬间拿住了许平澜的手腕。

    许平澜英眉一立,一记劈腿就抽了过来,叶无双后退,趁此机会,许平澜整个人顿时贴了上去,形意拳和八卦六十四手结合着当时就打了出去,发疯似得朝叶无双攻了过去。

    叶无双不敢还手,只能拼着挨了一记直拳,用蛮力一下子将许平澜抱入怀中死死箍住制服,这才吼道:“闹够了没有?!”

    “没有!”

    许平澜忽然抬头,一双眼眸中,闪烁着的泪光让人心疼,嘴角掀起,脸上洋溢着倔强,心里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终于全部爆发了:“叶无双,你就是个王八蛋!你祸害了我,还祸害了我姑姑,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你这个自私自利的王八蛋,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我姑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