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七章 自作孽【二更求花】

    秦歌挂断了电话,可叶无双手中却拿着那部手机,久久无言!

    睿智的秦歌,傻傻的秦歌!

    有些心疼这个女人,但叶无双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忽然发现韩歆瑶说的很对,自己是在作孽啊!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能骗,但是千万别去骗一个女人的感情和身子,因为会把自己兜进去,进去了,也就出不来了!

    叶无双虽然不是在骗那些女人,可现在一琢磨,自己似乎还是在作孽!

    此刻,叶无双心中早就已经乱成了一团糟,从衣兜里摸出一包烟后,给自己点上,跟吸毒似得,一口气吸掉了小半支,因为热量传递太猛,烟嘴瞬间就瘪了下去,憋在肺里过了好久,才终于吐出了一大口浓烟,狠狠将剩下的半截烟丢到地上踩灭后,这才站了起来,揉了揉脸。

    他娘的,拼了!

    叶无双心中发狠,觉着大不了就是挨几个耳光罢了,他早就做好这种准备了!

    于是,拿出手机,可看到柳馨彤的号码后,又怂了……

    犹豫良久,才终于一咬牙,拨通了。

    一阵忙音过后,柳馨彤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无双,什么事情呀?”

    女人的声音很欢快,显然心情不错。

    叶无双沉默,过了很久后,才终于问道:“霜儿呢?”

    “去上学了。”

    柳馨彤笑道:“这丫头都让你给惯坏了,好的不学净学他爸爸,说什么不学数理化,照样征服天下,都不愿意去上学,好说歹说才终于给她送去了。”

    叶无双缄默的可怕,沉默了很久,才终于说道:“那个……彤姐,你能不能来我这里一趟?”

    渐渐的,柳馨彤似乎也听出了一些不对味道的地方,总觉得今天的叶无双,似乎情绪分外的低沉,顿了顿,问道:“彤姐当然可以去你那里,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无双苦笑,完全是咬着牙顶着一张厚脸皮将一切说了一遍。

    对面的柳馨彤顷刻局促了起来,沉默了很久,才终于说道:“无双,要不……我还是不过去了吧?彤姐不求其他的,只想默默的站在你身后就好了……”

    话中,已经带着一些哀求了。

    叶无双心中一阵抽搐,沉默很久,才终于憋出一句:“彤姐,对不起……”

    “无双,不要和彤姐说对不起……”

    柳馨彤的声音柔柔的,就像一股暖流充斥在叶无双心间:“都是彤姐愿意的。”

    “彤姐,你过来吧!”

    叶无双吸了吸鼻子,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事情总该是得解决的,说实话,这一次事情,给我的挫折真挺大的,我可以用马刀征服全世界,却征服不了人心,我可以用杀戮和王权镇压的所有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却不能让那些我爱的人无条件的接受一切,这就是现实,以前都是我太幼稚了。现在,总算清醒了一些,我也不想再拖着了,给所有人一个交代,或许是最公平的方式,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会放弃谁,就算闹崩了,我仍然不会放弃。尤其是你,我的彤姐,哪怕有一天我真的心神疲倦,想回那冰冷的铁王座上坐着了,也会带上你远走高飞。今日这一次见面,或许是个信号,或许是个开始,总之,这种碰撞,是免不了的,就算现在躲过去了,以后也躲不过去!”

    柳馨彤陷入了沉默,沉吟了很久,才终于答应了下来:“好,彤姐去!”

    然后,挂断了电话。

    叶无双无言,又一次默默翻开了电话薄,因为是按照拼音排序的,所以,在最上面的一个,居然是爱丽丝。

    看着这个和自己纠缠了太多的女子,叶无双陷入了沉默,不知道算不算,仔细想了一下两人之间的经过,叶无双觉得,这个女人真要找别人,估计自己也受不了,现在不下手,不代表以后不下手,索性,拼了,一咬牙,拨通了电话号码。

    过了许久,爱丽丝有些狭促的声音才终于传了过来:“哎哟,尊敬的暗黑议会之主,您怎么忽然想起给小女子打电话了呀?”

    叶无双苦笑,整理了一下言辞,缓缓道:“唔,是这样的,今天,所有和我有关的女人有一个见面,不知道……你来不来!”

    有关两字,叶无双咬的很重,意思不言而喻。

    此话一出口,倒是叶无双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明明是一场女人间的战争要爆发了,可到自己的嘴里,反而弄的跟一场party一样,不过,如果真的是一场party,或许他现在早就嘴都乐歪了。

    而爱丽丝,在听到这个说法后,毫无形象的大笑了起来,很有那么点儿幸灾乐祸的味道:“我当是怎么回事呢,亏你还说的那么美好,见面?呵……我看是你个王八蛋脚踩数只船闹出矛盾了吧?嘿嘿,真不知道你该怎么样来面对这种风波!既然撑船的技术不好,就别玩这种高难度的活儿嘛,踩得不踏实,劈叉玩的不好容易扯裤裆!”

    “你他妈到底来不来!”

    叶无双羞得老脸一阵青一阵红的,恨不得找个地缝直接钻进去,可以说是恼羞成怒了:“别在那里磨磨唧唧的,来不来一句话!”

    爱丽丝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幽幽问道:“你真的也把我当成你的女人么?”

    “草,如果你他妈在老子眼里啥都不算,东突之乱的时候老子犯得着给你去扛那人体炸弹么?你真当被轰一下子很爽啊?”

    叶无双心中有怒气,不顾形象的大骂了起来:“在中东时候上了你虽然是阴差阳错,但我叶无双从来不会不认账,既然是老子碰过的女人,那这辈子注定只能是老子的私人财产,一个也别想跑!你说你他娘的算不算?还有,老子提醒你一句,今天老子确实是栽了,但脚踩几只船还不至于让老子扯了裤裆!他妈的,今天这个见面,只不过是一个注定会走到的地步,提前来了,我也不拒绝,认了,但要说扯裤裆,那还差得远,只要是老子碰过的娘们,到最后一个都跑不了!”

    爱丽丝愈发的沉默了,面对叶无双的粗口,罕见的没有直接抬杠发飙,在沉默良久后,缓缓道:“我去!因为我的名字叫爱丽丝·潘德拉根·叶!”

    说完后,问叶无双要了个地址,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接连干了这么几波,叶无双也是彻底豁出去了,没啥不自然的,几乎是一口气将现在能赶来的和他有关系的娘们全叫了来,除了水如烟严词拒绝外,几乎所有人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都应了下来!

    就像叶无双说的,这是迟早要走到的一步,躲不过去!

    韩歆瑶、秦歌、柳馨彤、苏樱雪、爱丽丝、安吉丽娜、许艾玲、许平澜、司徒暄研……

    还有一个始终隐藏在暗中不肯现身的樱……

    整整十个女人,十个妖孽的一塌糊涂的女人,随便丢出去一个,都能给天捅破了!现在,忽然聚集在这一起,让叶无双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还有远在香港的竹叶青和现在正在非洲的黛丝没来呢,那也是两个无法无天的主儿啊!

    叶无双一个脑袋两个大,知道今天这场风波压根儿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会发生什么,无法预料!

    十个女人,十个妖孽到极点的女人!

    有秦歌这种睿智的能洞穿一切的女神级存在,也有安吉丽娜那种妖孽,还有苏樱雪之类的生猛异能者,更有司徒暄研这种能读人心的存在……

    总之,没一个简单的!

    “还真尼玛是‘十妻大’啊……”

    叶无双苦笑连连,一个人坐在墙角,一个劲儿的揉着发疼的鬓角。

    到现在,他也只能感慨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死不了,但绝对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