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 睿智的秦歌,傻傻的女神【求花】

    韩家别墅内部。

    韩歆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独自品茶,手里摩挲着那套价格不菲的冰裂茶具,借此来掩盖她心中的忐忑。

    而叶无双,则一个人辗转独自徘徊在门口,手里拿捏着一个手机,不知道第一个该打给谁!

    至此,叶无双才终于知道羞于启齿是个什么滋味了!

    十多个女人,他不知道应该通知谁,或者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那些女人!该怎么去说?难道直接告诉人家——嗨,我的小情人,现在我家的那个母老虎发现咱们两个之间那不可告人的关系了,要见你,来个了断!?

    这话,他叶无双脸皮再厚,就算是厚到了加特林机枪顶在脸皮上都打不穿的地步也是根本说不出来!

    因果报应,便是如此了!

    迄今为止,叶无双也只能如此苦笑了,当初自己管不住裤裆里那只躁动的鸟,现在得了这么个下场,也是活该!看着手机中存下了一连串号码,不知道为什么,咬牙之间,鬼使神差拨打出的那个号码,居然不是跟个姐姐一样,疼爱了他这十多年的头柳馨彤,而是秦歌,那个典雅、睿智的女人!

    在这许多女人当中,叶无双最怕的是秦歌,因为只有那个妖孽的一塌糊涂的女人,才能降服的了他这个无法无天的魔王,可在这次事件当中,叶无双选择面对的第一个女人,竟然是秦歌!

    很难理解,叶无双究竟是怎么想的,或许,他潜意识里希望那个睿智的女人能给他一些建议什么的,虽然就连他自己都觉得那不太可能,不甩他俩大刮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一阵忙音过后,秦歌那慵懒而很有磁性的声音,终于从电话的另一边传了过来:“喂?”

    叶无双沉默,过了良久,才轻声道:“老婆,我……”

    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本来在心里酝酿了无数的话,瞬间全都忘了个干干净净!

    叶无双不说,对面的秦歌居然幽幽叹了口气,缓缓道:“是你拿一塌糊涂的混乱私生活终于曝光了么?现在,韩家的那个小姑娘正在向你*宫?”

    叶无双顷刻间如遭雷击!

    秦歌是怎么知道的?

    她……她怎么对自己现在所碰到的难题一清二楚,难道,她在监视自己?

    瞬息之间,叶无双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了!

    “放心吧,我没有监视你。”

    秦歌再次叹了口气,两个人隔着电话,但她那双如星空一般的眸子似乎仍然能隔着空间看透叶无双心中的想法一样,幽幽道:“无双,难道你真的以为我秦歌坐到了大汉庄园里就眼睛瞎掉了,耳朵聋掉了吗?唉……你应该知道的,虽然我已经打定主意退居二线了,但只要你站到那个层面上过,那么很多事情就算你不想知道,也会有人不断将之传到你耳朵里,除非你死了。”

    说到这里,秦歌话锋一转,忽然道:“就你刚刚离开的汉王室庄园的那天,无道给我打过一个电话。”

    秦无道?

    叶无双脑海中疑惑更深了,那家伙继承了秦歌的王位,不好好整治汉王室,和上一代汉王没事瞎联系个什么劲儿?不过,此时叶无双更好奇的却不是这些:“他跟你说了什么?”

    “有关于杰诺维斯家族现在的一些动向。”

    秦歌幽幽道:“上一次汉王室内乱的时候,杰诺维斯家族曾经直接站到了无道的对立面,所以,自从他上位以来,一直对这个家族格外关注,生怕这个家族对他有什么不利,故而,对这个家族的动向非常的清楚。根据他的观察,就在半个月前吧,那位欧洲地下世界威名赫赫的女武神,杰诺维斯家族女魁姬娜·杰诺维斯忽然发疯了,引动杰诺维斯家族的精锐,忽然封锁了西西里半岛上的所有码头,不肯给任何船只放行,政府过去沟通了都没用,挖地三尺的在搜寻着什么!尤其是对其中通往亚洲的船只,更是进行了重点关照,直接全部扣下了,说什么都不肯放人,到最后,甚至就连地下世界跑海运的那群人都没放过,黑手党其他四个家族的船只但凡在那天出海的,全都被抓了起来,差点儿引起一场骚乱,到最后,更是一口气处死了三十多个人……”

    “对这件事情,无道当时就很上心,总觉得那位杰诺维斯家族的女武神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弄出这么大的风波,于是就花了很大的精力去调查,这一查之下,查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消息——杰诺维斯家族的少主人离家出走了!杰诺维斯家族的小主人啊,呵呵……除了姬娜·杰诺维斯的孩子,还有谁能当的上?对于这位欧洲大名鼎鼎的女武神,我也是有所耳闻的,为人刚愎自用,是那种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主,她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如果不是她的孩子,她宁肯毁掉都不会留给外人!可这位欧洲的女武神,个人生活干净的一塌糊涂,从来不曾听说和谁有什么不堪入耳的绯闻,除了……你!这么一来,不难推断出那个孩子是谁的,而姬娜重点关注的,又是开往亚洲的船只。”

    “无双,你说,这么多的线索,如果我还不能推断出什么的话,我岂不是真的很笨?”

    秦歌叹了口气,道:“而昨天在盛世集团发生的那件事情可不算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挑翻二十多号部队退伍的保安,这可是奇闻,早就传开了。京华就这么大点儿的地方,上流社会的圈子兜来转去的也就那么多人,我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听闻的,当时我就知道,那个在盛世保全差点儿杀了人的孩子,应该就是你和那位欧洲地下世界女武神的孩子,肯定是那个孩子找你找到了中国,而韩家的闺女也在盛世保全公司,你那点儿事情如果不彻底戳开了才真的怪了呢。”

    一番分析……让叶无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歌,一个当年能在世界舞台上和四面八方而来的巨擘角力的狠人,一个风华绝代,但却绝对不是花瓶,让无数男人提起来就汗颜的女子,她的智慧,从来不曾有一刻暗淡在了岁月里,只不过,一直以来她都不说而已!

    叶无双苦笑,轻声道:“你全都猜对了,我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要挑开了,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一个男人,在自己招惹了一屁股桃花债以后,居然问自己的女人该怎么处理,若是换了别人,八成一个耳光就甩过去了。

    可是秦歌却没有发怒,因为她是秦歌,就注定了她的不凡,沉默了很久,才忽然问道:“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你的想法!”

    “我……”

    叶无双张了张嘴,道:“我真的不知道,很乱,特别乱!”

    秦歌道:“那你不妨和我说说你和那韩家闺女之间的矛盾吧。”

    叶无双将一切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后,有些痛苦的揉了揉发麻的脸,低声道:“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用你的心去想你该怎么做!我就不信我秦歌挑选的男人,会懦弱的连这些都不敢面对!”

    秦歌忽然拔高声音说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似乎噙着一丝笑意:“你确定那韩家闺女要见我吗?”

    “我确定……”

    叶无双苦笑,不知道如果秦歌往那里一站的话,究竟会发生什么,但还是说道:“或许歆瑶说的对,我是该面对这一切,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现在挑开,也好!”

    “你的决定,我无所谓。”

    秦歌轻声道:“说实话,你的这些破事我本来是不太想搀和进去的,不过现在,既然那韩家闺女相见我,也罢,我就做一回那见大妇的小三吧!”

    叶无双面色一窒,瞬间看懂了秦歌的意思,在女人即将要挂断电话的时候,才忽然说道:“谢谢。”

    “不用谢,其实我现在也挺想抽你两个大耳刮子的。”

    秦歌轻声说道:“不过后来想了想,也就算了,希望我过去了,能让那些还有些冲动的小女孩儿能稍微稳定下情绪吧!但是你也别多想,我不是为了你这个三心二意的王八蛋,而是为了我腹中的孩子,我不想看到孩子他的父亲被这一场感情风暴打垮!”

    叶无双愈发的沉默了,憋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那你……难道就不生气吗?”

    “很生气!”

    秦歌道:“可生气又能怎样,和你哭,和你闹?或者是干脆死缠烂打,拿上吊之类的老土招式威胁你?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其实跟你说句实话吧,跟在你身边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指望你叶无双是个一心一意守着一个女人的好丈夫,因为你骨子里就是个王八蛋,而我也不强求那些!我这一生,经历了很多,但从来没有一件事情,像我妹妹背叛我那样让我心痛!李玫为了给我挡子弹,被打的血肉模糊,那些王室自卫队,还有我那位其实骨子里面非常狠心的弟弟,这一切,让我心里发寒,在权利面前,人都变的跟野兽一样不可理喻!那个时候我就在发誓,我永远要退出那潭子浑水,带着我的孩子,安安静静的生活下去!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我不管你叶无双究竟有多少个女人,也不想管那些,我什么也不想争,上一次如果不是你半死不活的躺进了医院,我根本不会站出来,因为我就想跟个傻瓜似得在你身后做个很平凡的女人,仅此而已!”

    说完后,秦歌挂断了电话。

    ……

    (整理了一晚上稿子,因为这段时间又在埋坑,又在挖坑的,有点复杂,为了写好,写出老楚想要的那种感觉,所以埋头整理了一晚上的大纲和思路。唔、、这章是昨天晚上五点左右写出来,提前上传到了章节存稿箱,大概在三点左右还有一更。因为上午还要去公司开会,所以只能在回来补觉了,几点起来不敢肯定,所以今天不敢承诺五更,怕做不到,但老楚尽力、、希望兄弟们不吝支持。嘿嘿!以上废话。。不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