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少年至尊【三更求花】

    四位老人,此刻皆是无言,带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默,缓缓走了出去。

    一段婚姻,绝不仅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此刻,叶无双和韩歆瑶闹到这种地步,没有一个人心里会痛快!

    四人,心思不同,皆是复杂无比,抱着这种心态,拖着略微有些沉重的步伐出了叶家别墅。

    ……

    门外,艳阳高照。

    一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孩子,在韩家别墅的门口,抱刀而坐!

    叶静天的身子,看上去仍旧有些孱弱,很单薄,与叶无双小时候颇为相似,小脸白皙而清秀,一双蔚蓝的如天空一般的眸子很干净,就像他的母亲一样。

    “吱呀!”

    当门开的瞬间,四个老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就呆立在了门口,没想到竟然有个孩子在这门口坐着。

    不同的是,韩笑天和李姨看着这个孩子的时候,目光有些复杂,而叶震麟和叶母,则很心疼。

    叶无双说的不错,这个孩子,真的是像极了他啊!

    身子虽然有些单薄,但却透发着一股子倔强劲儿,真的很像叶无双!

    叶静天也感觉到了身后有人,但是没回头,怀抱龙牙而坐,目视前方,很有耐心,这样的耐心,出现在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身上,就实在有些太过可怕了,因为从某方面,直接说明这个孩子的心智之成熟!

    相当的成熟!

    并且,那弱小的身躯上,此刻竟然酝酿着一种无法言明的气韵,恍惚之间,叶震麟似乎从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叶无双的影子,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一种至尊的气韵,堪称少年至尊!

    叶震麟长长呼出一口气,蹲了下来,轻声道:“你是……小静天,对吗?我听你爸爸说过的。”

    叶静天没说话,从始至终,甚至都没有回头。

    叶震麟认得出,这孩子怀中抱着的那把刀,是叶无双的龙牙,一把伴随叶无双征战一生的刀,饮血无数,一般人靠过去就能感觉到一股子冷冽寒气,可这孩子却泰然自若,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适,简直就是和这把刀有缘分,是个天生的战士!

    狂战士,那是天生的武士啊!

    可惜,每一个狂战士都是命途多舛,为世间所不容,从古至今,在这条路上走的最远的就是叶无双了,其他的还没等到血液沸腾就已经夭折了,最具代表的就是一个隋唐乱世时的李元霸,令人扼腕叹息。

    这真的是一条被诅咒了的血脉,除了叶无双血液沸腾到极致,走出了自己的一条无敌路以外,几乎所有狂战士的结局都是悲凉而惨淡的,明明可以成为一代至尊,结果还没等成长起来,就湮灭在了狂风暴雨之中。

    而这个孩子,此生注定将比叶无双所承受的风浪更加可怕,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无敌的父亲!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愿意看到叶无双这一脉继续无敌下去的,接连镇压两世,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谁能想象?叶无双苦心孤诣经营一生,暗黑议会已经极度可怕了,若他再有个儿子经营上百年……那积蓄的力量,怕是将会呈几何倍暴涨!

    到那时候,怕是暗黑议会真的会一直鼎盛下去!

    没人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天地的气运,不可能绵延到两代人身上!

    哪怕是有叶无双倾尽全力的保护,但可以预料到的是,这个孩子仍旧将命途多舛!

    叶震麟心里无声的叹息,看向叶静天的时候,眼神很柔和,轻声道:“孩子,我是你的爷爷啊!难道你父亲就没有告诉过你吗?”

    “爷爷?”

    叶静天终于回过了头,那双干净的蓝色瞳孔里倒映着这个老人的面容,小脸上闪烁着迷茫,轻声道:“爸爸和我说过……可是……我对我的爷爷没有任何印象啊……我……”

    一句话,让叶震麟心都在抽搐!

    没有任何印象!

    叶震麟苦涩,不知道该对这个孩子表达怎样的歉意,其实他们这一脉的悲剧,就是从他这个祖父身上开启的,如果不是他的倔强,如果不是他的偏执,哪里有今天的这一切?到最后,只能满嘴苦涩的摇头:“没印象不重要,以后爷爷会一直待在你身边的,弥补爷爷曾经欠下的一切,爷爷……会像当初保护你爸爸那样,保护你!除非是,爷爷哪天死了。”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叶静天摇了摇头,即便他心智再早熟,大人的世界终究不是他能完全了解的,这个世界上,人心诡诈,有太多的阴暗和争斗,就算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尚有看不清的东西,更别说他还是个孩子,所接触的,却是这个世界最顶尖那群人的争斗,能看得清才真的怪了。不过,却是歪着脑袋打量着叶震麟,过了很久后,才终于说道:“你真的是我的爷爷吗?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能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小孩子清秀而白皙的小脸,以及那双干净的眸子,让叶震麟心疼!

    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那么疼爱这个孩子了!

    这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啊!

    小小年纪,仅仅是为了找到父亲,就独自偷渡万里大洋,最后来到中国,徒步从沿海地带跋山涉水来到京华,一路上受了多少的苦,简直无法想象,甚至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能做到的事情。

    那份执念,那份倔强!

    这是他们老叶家刻在骨头上的东西!

    “我是你的爷爷!”

    叶震麟眼圈发红,一个劲儿的抽着鼻子,轻轻摸上了叶静天的小脑袋,瞬间老泪纵横!

    就连叶母都眼圈发红,蹲下身来想将叶静天从地上拉起来:“孩子,快起来吧,地上凉,咱们到车上去等你爸爸!”

    刚刚还很温顺的叶静天在听到这话后,态度一下就变了,那双蔚蓝的眼睛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变成了赤红,“唰”的就将叶震麟与叶母震开了,飞速退出好几步,拄着龙牙,一脸戒备的看着四个老人,那双红光四溢的眸子里闪烁着凶残,一字一顿道:“你们什么意思?是要把我和我爸爸分开吗?”

    一双和叶无双一模一样的赤红眸子!

    叶震麟无声一叹,心知这个孩子已经走上了他父亲的路,不能无敌于人世间,就早夭在红尘里,留下一地的悲凉,心中悲恸,看着叶静天的时候,眼神很柔和:“孩子,我们没有要分开你和你父亲的意思,只是觉得地上凉,想让你去其他地方而已。”

    叶母此时早就已经泣不成声了,因为从这个孩子身上看到了少年时候的叶无双,看到了叶无双那条波澜壮阔,但却充满悲伤的无敌路,脑海里此刻剩下的,全部都是叶无双八岁那年背着行囊离家走入军营时的倔强背影!

    这个孩子,几乎和叶无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此刻,触景生情,按捺不住心中的悲恸,早就已经是泪落如雨。

    可叶静天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拄刀而立,满脸防备的看着叶震麟等人,一字一顿道:“既然没有其他意思,就请你们离开,我要在这里等我爸爸出来,他承诺过我,不管怎样都不会不要我!”

    单薄的身子,一把他父亲征战一生的刀,一辈子。

    恍惚之间,叶震麟似乎看出了这个孩子的未来,和他的父亲一样,一柄长刀,就是一生。

    想说什么,却发现韩笑天居然拉住了他,正在轻轻摇头,压低声音说道:“大哥,咱们还是去外面等着吧,你难道没看出来吗?这个孩子心里面有执念,只想跟着他爸爸,也只有在无双面前他才是个孩子!说句你听了可能会不高兴的话,这个孩子……是个狼崽子啊!除了他父亲,怕是谁来了想带他走都得被他咬上一口!”

    叶震麟闻言一颤,最后默默点了点头,扶着叶母缓缓离开了,背影……有些沧桑!

    ……

    (好几天木有一朵花了,给俺点儿鼓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