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三章 你是谁?【一更求花】

    对于叶无双说的冷静与不冷静,韩歆瑶没有反驳什么,也不想反驳什么。

    确实,现在的她确实不冷静!

    可,那又能怎样?

    碰到这种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还能冷静,除非,对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连哪怕一丁点儿的感觉都没有了,或许才能真的平静下来!

    坐到沙发上以后,韩歆瑶没有开口,反而拿起桌上的茶水一个劲儿的往嘴里灌,略带一些苦涩,就像她的这段婚姻,此时此刻,满脑子里都是与叶无双在一起时所发生的一切,她已经竭尽力量的去压制这一切了,可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思维,整个人也变的愈发的烦躁了起来,修长圆润的双腿不断变幻着位置来架二郎腿。

    叶无双也没打扰,就这么静静坐在韩歆瑶对面,看着这个女人,心里其实很疼,但这个时候,他没资格说什么,就像一个等待审判的囚徒一样,罪名已经是落实了的,再多的辩驳到最后都显得很苍白,也很无力,完全没有必要,有时候,解释的太多,反而更加让人心烦。

    这一条,叶无双懂!就像有人明明做错了,当你说他的时候,却总是会噼里啪啦的扯出一大堆的理由和借口,只会让人越发的火大,改变不了结果不说,到最后反而会让一切变得愈发的糟糕起来,还不如静静等待结果!

    在这一次的事情上,叶无双没什么好说的,是他的错,所有的罪孽都是他犯下的,所以,他认,他等待判决!

    时间,就这样在沉默中“滴答滴答”的从指间流淌了过去,叶无双没有看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是依稀记得墙上的壁钟已经敲过一下,意味着已经到了一个整点。

    最终,还是韩歆瑶率先开口了,放下了搭着二郎腿的双腿,一双发红的眼睛深深看着叶无双,过了良久,才忽然轻声说道:“你很陌生,叶无双!对于我来说,你真的很陌生,我刚才仔细想了一下你我从相识到现在的一切,忽然发现,对我来说,你真的很陌生,我不了解你的一切!”

    韩歆瑶垂下了头,摆弄着手里的蓝色冰裂茶杯,轻声道:“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在你的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不要告诉我你的过去是一片空白,和你生活在一起也挺长时间了,我亲眼见证了你的太多东西,比如你身上那纵横交错的一道道伤疤,再比如东突之乱时候你带领的那一帮杀人不眨眼的黑衣人,还有那个一直跟在我身边,有一双血红眼睛的怪人,那也是你安排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吧?对于这一切,我其实一直都看在眼中,但是却从来不知道,你究竟是谁!曾经,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你一定会亲口告诉我的,所以我选择等待,可是现在,我忽然发现我错了,比如你曾经的那段婚姻,比如那个孩子,这些东西,你永远不会告诉我的,而这些,又是深深扎根在你的过去里的东西,所以,你永远不会告诉我你的过去!”

    “有些东西,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啊孩子!”

    叶震麟忽然插口进来,叹了口气,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注定是个禁忌,很不幸的是,你的丈夫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身上,牵扯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每一个故事,都是无数庞然大物在博弈,最后弄出来的结果,这些东西……根本是不能说的啊,因为知道的人,除非是站在金字塔的顶尖,要不然可能会招致厄难!”

    “不错,歆瑶,这些你就别*迫无双了。”

    韩笑天在一旁也是说道:“虽然我也不知道无双的来历和身份,但我隐隐能猜到,一定很惊人。有些东西,你不知道为好!”

    “可是我想知道!那么,你们就告诉我!”

    韩歆瑶忽然拔高声音打断了自己父亲的话,一字一顿的说道:“哪怕那些东西知道的多了真的会丢命,我韩歆瑶也认了,一切因果都加在我身上就好了!我现在只求能知道我的这位丈夫究竟是怎样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我想看看这个骗的我这一生万劫不复的混蛋,他那颗心究竟是红的,还是黑的!”

    一言,让叶震麟和韩笑天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怅然一叹,选择沉默。

    韩歆瑶此时则歪着脑袋,静静盯着叶无双一个劲儿的看,过了很久,才忽然冷笑着说道:“我最最亲爱的丈夫,骗的我万劫不复的老公啊,你能不能告诉你那个可怜的妻子——你,是,谁!?”

    叶震麟面色一变,又要说话,却被叶无双一挥手阻止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骗是什么意思,如果你说我是个感情骗子的话,我不认,因为我很肯定,我愿意和你过一辈子。”

    叶无双轻声道:“至于我是谁……”

    说着,叶无双抬起了头,迎着女人那双写满绝望的眼睛,忽然笑了:“老婆,其实我早就告诉你我是谁了,而且,你是知道的最详细的一个,甚至,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段,我的心理活动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这一生,造的孽太多,久而久之的故事也就多了,从来不曾有一个人,能知道的那么详细!这个故事,唯独你知道的最详细,因为……有关于我的一切,从你我相识开始,我就已经在给你了讲了,一直讲到现在,还没完……只不过,为了保护你,我不曾告诉你,其是那个人就是我,就是我叶无双!我隐藏行踪在这万丈红尘里,每次回家前,至少都要用感知力把咱家附近全部搜索过一遍才敢进门,就是为了瞒住世人,因为我不想让那些魑魑魅魅亵渎了我的家庭,我更想无论什么时候回到家里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丈夫,而不是……那个人!”

    韩歆瑶一震,呆呆的看着叶无双。

    “可能你也猜到了……”

    叶无双嘴角泛起一丝苦涩,轻声道:“就是那个从你我新婚之后,我便开是给你将的那个故事,那个就像是长篇连载小说一样的故事……那就是我的故事!故事里的那个人……就是我啊!虽然我不曾告诉你我是谁,但我的故事,你却是有权利知道的,我也那么做了。”

    韩歆瑶身子巨震,如遭雷击,急剧颤抖着,下刻,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有些凄厉,只是眼中的泪水,却如决堤江水一般,疯狂涌出!

    这一切突如其来!

    有一些悲怆,但更多的,似乎是……是在对这命运嘲讽!

    “哈哈,可笑啊,我韩歆瑶不知道的是,那个一直睡在我身边的男人,居然是暗黑议会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