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二章 逃不掉,躲不开【三更求花】

    韩家别墅。

    当叶无双抵达的时候,已经是9点钟的时候了。

    艳阳下,韩家别墅两边的郁金香妖冶的绽放着,满园芬芳,很美。

    可叶无双却在门外驻足良久,始终犹豫着没有朝前走出一步,看着两边的郁金香,犹豫良久!

    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步走进去,要面对的是什么!

    那个昨夜还在与她抵死纠缠的女人,怕是就要和他在今日此地来个了断了!

    叶无双苦笑,仅仅一天的时间,就发生了这么多,人生之多变,不外如此!

    但,叶无双不会逃,这一天,已经料到了,逃不过躲不开的一幕,只不过来的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让他有些手忙脚乱,失了方寸进退!

    叶无双叹了口气,缓缓将骑在自己脖子上的儿子放了下来,弯腰看着叶静天,忽然笑了,用力揉了揉孩子的头,轻声道:“在这里等老爸,老爸去去就来!”

    “嗯!”

    叶静天用力点了点头,扬起白皙清秀的小脸,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道:“爸爸,你会不会这么一进去就再不出来了啊,为什么我总是有这种感觉,你这一进去,可能就再出不来了。”

    叶无双一愕,随即笑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啊?”

    “我的到来给爸爸您带来了麻烦。”

    叶静天很认真,微长的刘海略微有些挡住那双蔚蓝色的眸子,这个时候的他,看上去简直与叶无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字一顿的说道:“爸爸你不要不承认,我知道我给你带来了麻烦,很大很大的麻烦,您这次进去,就是解决麻烦去了,很有可能就再也不会出来看我来了。”

    “是有一点小麻烦,但不至于让爸爸出不来的地步!”

    叶无双这次终于点头承认了,摸了摸叶静天的头,轻声道:“但无论发生什么,爸爸也不会不要你,你是爸爸生命的传承,天崩地裂,人间颠倒了,爸爸也会爬出来见你!”

    叶静天伸出了自己右手的小拇指,一字一顿道:“拉钩,用咱们中国人的方式来承诺!”

    “好!”

    叶无双脸上带着笑容,轻轻勾起自己儿子的小指,摇了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而后,正要放开步子进去,却发现叶静天仍然死死攥着他的衣角。

    “爸爸,我听马蒂叔叔说,您有一把刻写着您生命的刀,可以让我看看吗?”

    叶静天扬起小脸,低声道:“我想看看您的刀,有它陪着我,我才会安心一点。”

    “好!”

    叶无双一伸手,龙牙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冰冷的刀锋在阳光下绽放着淡蓝色的孤光,散发着一种非常危险的气息,而后,刀势一转,将刀柄递向叶静天,轻声道:“拿好,这是爸爸的刀,一柄杀人无数的刀,象征着暗黑议会的最高王权!也是……另外一个爸爸!”

    叶静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结果了龙牙,始一入手,刀锋就“嗡”的发出一声轻颤,宛如一头邪龙在咆哮!二十多斤重的刀拿在手里不见丝毫吃力的样子,然后,竟然缓缓闭上了眼睛。

    诡异的是,下一刻,刀忽然凭空消失了!

    然后,又出现在了叶静天的手中!

    叶无双狠狠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差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这把邪刀,居然也能融入叶静天的体内!有些吃惊的问道:“你……你能控制这把刀?”

    “嗯……”

    叶静天的小脸上也满是疑惑,轻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手里拿着的不是一把刀,它……似乎就像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样,简直就是另外一个我自己,然后我就想,那它是不是我呢,而这把刀就直接消失了,我能感觉的到,它就在我身边,然后我就想,快出来,它就又出现了!”

    叶无双倒吸一口凉气,几乎和自己的感觉……一模一样!渐渐的,他似乎也琢磨过味来了——一定是和他们体内的血液有关!当初,这把邪刀就吸了他无数血,差点儿把他都吸干,然后就成为了自己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在,小静天传承了自己的血脉,体内流淌着至高无上的战神血脉,和自己本是同源,也就能完全*控这把刀了!

    也只有这么一个说法能解释这一切!

    看着叶静天,叶无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倔强的性子,那清秀的小脸上承载的情绪和意志,简直就是另外一个自己啊!狠狠呼出一口气,这才平静了许多,揉了揉小静天的脑袋,轻声道:“在这里等爸爸!”

    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小静天则抱刀坐到了韩家别墅的门口,他要在这里等自己的父亲出来!

    ……

    韩家别墅里面,和昨日还是一模一样,变得,是人的心境!

    叶无双在门口徘徊了很久,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终于看了眼那双属于他的拖鞋,没有换,直接进去了,因为那双拖鞋是韩歆瑶亲手买给他的,他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再穿上了还合适不合适。

    客厅里面很吵,可以听到叶震麟的声音,也可以听到韩笑天和李姨的声音,似乎在争论着什么,但有些模糊,叶无双没听清,也不打算偷听,大步就走了进去,腰杆子挺得很直,罪都是自己犯下的,没必要在解决的时候反而缩头缩脑的,没意思!

    当叶无双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整个客厅里,顿时安静了下俩,安安静静的,落针可闻!

    坐在沙发上韩笑天、叶震麟等四位长辈,几乎全部都将目光投向了叶无双,叶无双从他们眼中看出了许多情绪,韩笑天苦笑,叶震麟与叶母无奈,而李姨,则很复杂!

    一张相同的脸,一条从来都不曾弯曲下的脊梁骨!

    李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曾经这个年轻人也是这个家庭里的一员,可现在,结局难料,怕是得不欢而散。

    而韩歆瑶,则始终站在窗前静静眺望着外面,一身白衣,很干净。待得客厅里平静许久后,才终于转过了身,冷冷看着叶无双,问道:“昨晚上和你儿子在一起?”

    话中,隐隐带着怒意,虽然已经在竭力克制,但仍然能看得出来。

    “是!”

    叶无双点了点头,同样很平静,轻声道:“没必要去责难一个孩子,他的出生不是个错误,错的只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咱们这一辈的怨怒,不需要针对孩子,这是我在今天的谈话前事先挑明的一条,虽然我知道大家都不是那种人,但电视剧看的多了,许多出了这种矛盾的家庭看的多了,不得不如此,因为我不想听到‘杂种’、‘野种’之类的词语,怕忍不住杀人。”

    此刻的叶无双,平静的可怕!

    “放心吧,我受过高等教育,这胸腔里,也能容纳的了一个孩子的存在。”

    韩歆瑶挑了挑眉,淡淡道:“只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居然还能这么有理,怎么?感觉自己是有多了不起?还杀人……你杀一个给我看看?”

    “我只是把难听的先说了。”

    叶无双摇头,道:“我只是想事先申明,对不起你的人是我,做了错事的人也是我,滥情的那个也是我,所以,有火尽管冲着我来就行了!”

    “好!”

    韩歆瑶点了点头,然后一指叶无双:“你现在给我过来!”

    叶无双依言,大步走了过去,当靠近韩歆瑶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人眼睛红的厉害,正要说什么,一双修长素净的手已经飞快朝他脸上袭来!

    “啪!”

    非常清脆的一记耳光,很响亮!

    四个老人惊了一跳,正要说什么,却被叶无双一挥手阻止了,摸了摸脸,抬头很平静的看着韩歆瑶:“够了?”

    韩歆瑶摇头:“不够!”

    “好,那你继续。”

    叶无双耸了耸肩,不反抗,也不发怒,这是他欠了韩歆瑶的。

    “不打了,脏手,也累,我想,我没必要在你这种人身上浪费那么多的力气。”

    韩歆瑶冷笑一声,朝着沙发的位置怒了努嘴,缓缓道:“现在,咱们谈谈?我倒是很想听听你对于这一切的解释,我倒是想看看,你叶无双巧舌如簧,在这件事情上究竟能说出些什么道道,你如果真的能说动我,给我洗了这脑子,让我明白你叶无双就是个天之骄子,三妻四妾和*全都是老天赋予你的权利,而我韩歆瑶只能像个可怜虫一样在你身边乞求一点点的爱的话,我认!”

    “你现在并不冷静,虽然你在竭力装出一副很平静的样子。”

    叶无双直视女人那双因为哭过,所以红了的眼睛,轻声道:“不过你既然想谈谈,那就谈谈吧!”

    “……”

    (母亲节,给老妈打了个电话,三更更的晚了点,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