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七十一章 被诅咒的血脉【二更求花】

    京华,希尔顿酒店。

    清晨七点钟,叶无双已经起床,其实在没有自己老婆陪伴的情况下,没有了赖床的理由,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七点起床,雷打不动。

    穿衣,洗漱,在叶无双身边的,永远是叶静天,父子二人一起对着镜子刷牙,一起穿衣,很宁静。

    似乎从自己父亲身上能找到一种灵魂的安静,也可能是叶无双的教育方式不错,总之,叶静天喜欢黏在自己父亲身边,晚上在自己父亲靠在床头看书的时候,他喜欢半蹲在叶无双身边,然后问叶无双时常看的那本《厚黑学》是什么意思,叶无双就会笑着回答那是帝王之道。

    他也喜欢在自己父亲喝茶的时候问为什么这种苦涩的东西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而叶无双总是说,因为这就是人生啊儿子,苦涩中带着芬芳,到最后又能回甘,品尝到一丝丝苦涩过后的甜美。

    叶静天更喜欢在自己父亲吸烟的时候蹲在叶无双身边,仔细看着那张与他自己八分相似的脸看,因为他觉得自己父亲在吸烟的时候,脸上总会有种说不出的沧桑味道,叶静天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觉得,那或许是一个帝王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流露出的一种内心表现,就像他父亲说的,以后他也会明白这种滋味。而叶无双,也会在叶静天看的最出神的时候,非常无良的将烟塞进自己宝贝儿子嘴里,看着叶静天被呛得泪流满面的样子大笑。

    这种滋味,无法用言语述说。

    父亲,是一个不可替代的角色,最起码没有叶无双的时候,叶静天从来无法找到这种如山一般厚重的爱,马蒂和十二怒汉的其他成员虽然也在呵护他,但真的不一样。

    而叶无双,也终于明白,儿子和女儿真的不一样!

    女儿得富养,得宠爱,所以叶无双对小霜儿的爱,是一种溺爱。

    而儿子,则是自己生命的传承!

    叶无双可以告诉自己的儿子什么是帝王之道,什么是圣道,什么是杀道,可以告诉自己儿子,一个人总得经过些磨难,才能悟透人生的滋味!甚至,当回到欧洲的时候,在自己坐到铁王座上的时候,让叶静天搬个小凳子坐在身边看自己如何统御天下,学习如何去御人。因为叶静天注定是未来暗黑议会的战神,体内流淌着至高无上的战神血脉,能够传承自己的一切,一生注定会波澜壮阔,他的胸膛,将承受一切喜怒哀乐,将承受一切明枪暗箭,最终引领黑暗,镇压光明!

    ……

    洗漱间里,水声哗啦啦的,有男人爽朗的大笑,也有叶静天不满的叫嚷,因为叶无双在帮自己儿子洗头发的时候撩水撩的太狠了,直接灌了自己儿子一脖子,惹得小静天非常不满,一个劲儿的嘟囔,而叶无双则在没心没肺的大笑,碰上这么一个父亲,也确实是有够倒霉的了。

    “叮铃铃”

    一阵手机的铃声的在这个时候将叶无双惊动了,拿着毛巾帮自己儿子擦了擦小脑袋后,让自己儿子在这里等自己,叶无双便离开了洗漱间,拿起扔在床上的手机一看,竟然是自己父亲打来的,当下就接了起来。

    “你现在在哪儿?”

    叶震麟沉稳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边传来,随后陷入了良久的沉默之中。

    从自己老爹的话中,叶无双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在希尔顿酒店住着。”

    “来韩家一趟吧!”

    叶震麟叹了口气,道:“有些事情总该是说开的,无论最后的结果怎样,爸都希望你能像个男子汉一样挺起脊梁骨!”

    叶震麟话中有话,带着一丝无可掩饰的落寞,一个女人要想成就一个男人或许很难,但如果要毁掉一个男人,真的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害怕叶无双有些承受不住打击!

    叶无双瞳孔一缩,想到了很多,也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后,才终于说道:“爸,我知道的,不过您放心,千军万马打不垮我,一点点感情上的波折更加打不垮我,因为你儿子是无敌的。”

    “那就好。”

    叶震麟松了口气,心知叶无双也有了心理准备,略一沉默后,道:“我的孙子……怎么样了?”

    “他很好!”

    提到自己的儿子,叶无双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似乎一切烦恼都随风而去了一样,即便他知道自己面对的可能是一场摧毁自己心防的感情风暴,但有这么一个儿子,觉得自己也不算无依无靠,最起码生命有了传承,轻声道:“很倔,流淌着咱们老叶家的鲜血,是个小男子汉,等长大了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好!”

    叶震麟的声音也有了一丝颤抖,轻声道:“像不像你?”

    “像,像极了!”

    叶无双笑了起来,笑的有些苍白:“我像你的地方,他全像了,咱们老叶家的种的特点他身上都有,也像他妈妈的五官,很清秀,有一双蔚蓝的眼睛,就像天空一样干净。”

    “好好好!”

    叶震麟大笑了起来,道:“儿子,回来吧,爸在韩家等你,还有,带上孩子,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我懂。”

    叶无双眸中闪过一丝深意,一字一顿道:“咱们叶家的小战神绝不会早夭的,当年您是怎么保护我的,我现在就怎么保护他,这是您教给我的,哪怕因为他是暗黑议会的太子,要承受的波折注定会很大也无惧!拼着我这条命不要,别人也莫想伤他!”

    “是咱们叶家的男儿!”

    叶震麟话锋一转,带上了一丝苦涩:“其实说句实话,爸宁可那孩子是个平凡的孩子,平平淡淡、快快乐乐的活上一辈。而不是一个……一个未来注定要镇压天下的少年至尊!狂战士的血脉……这是一条被诅咒了的血脉啊!一出现,就代表每一个国家、组织的首脑生命全部受到了威胁,可以轻松取其性命,个人战力强大到了天地难容的地步,有太多人对其抱着得不到就毁掉的心思,包括当初你出现的时候,而这个孩子……更是你的孩子,注定要承受的更多!”

    “无惧!”

    叶无双咬牙道:“谁敢动我儿子,我艹翻他们整个民族!”

    叶震麟无声一叹,最后不说什么了,挂断了电话,其实,他非常清楚,不可能时时刻刻将一个人保护周全的,总有遗漏的时候,强大如叶无双都曾经数次遇难,这个世界永远不缺乏是高手。

    挂断了电话,叶无双呆呆看着手中的手机,一时无言。姬娜将这个孩子雪藏了这么多年,怕也不单单只是不想让自己知道,更是在防备着在某些不好的事情发生,就算是训练都要亲自跟在这孩子的身边,生怕出现意外,以至于第二个狂战士出现在世间已经五年时间,却不曾有任何人知道!

    而现在,这个孩子就这么走出了西西里半岛,带着一颗寻找父亲却不知人世险恶的心思就这么走了出来,怕是消息很快就会走漏出去,因为这一代人,这一代的地下世界实在是太熟悉狂战士了,熟悉如何辨认狂战士的每一个细节,只因,他们曾经被狂战士镇压了一辈子,对这种血脉刻骨铭心!

    叶无双握紧了手中,看着自己手臂上隆起的一条条肌肉,在心里只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姬娜能做到的,他叶无双也能做到!

    等叶无双放下手机转身的时候,却发现叶静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门口了,身子有些单薄,头发湿漉漉的,略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小脸白皙而清秀,那双蔚蓝的很像他妈妈的眼睛此刻静静看着叶无双,怯怯的问道:“爸爸,是不是我的出现给您带来了麻烦呀?”

    “都说了没有了,还总是胡思乱想,不管别人认为你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但你对于爸爸来说,都是上天赐给爸爸的最好的礼物!”

    叶无双走了过去,轻轻蹲下,揉了揉儿子的脑袋,看着那张像极了自己的脸,轻声道:“儿子,爸爸为你骄傲!”

    说着,站了起来,有些无言的看了眼窗外。

    这一次的感情风波,怕是会波及所有的女人,隐藏着的许多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都会爆发,但叶无双无怨,因为就算这辈子万劫不复了,有叶静天,他的生命就能传承下去!哪怕真的像叶震麟说的,狂战士,其实是被诅咒了的血脉,他也为他的儿子骄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