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慧剑斩情丝?

    从军区大院到韩家别墅,相当于横跨了整个京华!一般来说,没个三四个小时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时间,可叶震麟在这种情况下,竟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就赶到了,可想而知此刻他心中究竟着急成了什么模样?

    几乎是披星戴月而来!

    就在东方天际已经隐隐约约开始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伴随着“吱呀”一声激烈的刹车声,叶震麟经常乘坐的那辆绿色敞篷军车停在了韩家外面,身上披戴着最后的星月光华的叶震麟与叶母二人,几乎是风尘仆仆而来。

    可始一踏进韩家别墅的瞬间,叶震麟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因为在韩家别墅的门口,已经有一个身材雄壮,不怒自威的老者负手而立,静静屹立在晨曦刚刚出现,但整体仍处于黑茫茫的大地上。

    韩笑天!

    这对曾经在越战战场上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在这一刻,双目对视的时候,眼中都闪过一丝无奈和寂寥!

    曾经,他们是多么亲的兄弟?曾近,他们在一个战火坑里打滚,一起在死人堆里匍匐前进,一起坐在军队的大锅周围吃饭,关系已经不是仅仅能用一个“铁”字来形容的,完全是已经彼此融入了对方的生命当中,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异性兄弟!

    这个世界上,男人之间最铁的关系,有四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

    扛枪,因为一个义字;同窗,因为一起见证了对方最为青涩的时候,相互在对方生命中最干净的时候建立了最纯粹的友情;分赃,因为利益牵绊,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躲不开你;嫖娼,那就是臭味相投!

    这些属于男人之间的情义,怕是也只有那些一起扛过枪的人才明白,自己兄弟对自己的重要性,完全不下于自己的生命!

    那是经过生死和战火考验过的东西!

    可是,此刻他们却相顾无言,打死他们也不会想到,竟是双方的儿女,第一次将他们迫上了对立面!

    遥想当初,在越战结束后,他们二人曾经在老山那片早就已经变成修罗地狱的大山上相视而笑,立下誓言——以后,双方的孩子如果是同性,那就结成兄弟或是姊妹,就像他们一样,义结金兰,永不相负。如果是异性,那就是夫妻,让两家亲上加亲!

    他们扣了黄天,拜了厚土,自以为这个誓言永远不会破灭,可,时光终究还是打败了一切!

    就这般复杂对视着,过了很久,叶震麟才涩声道:“在这里等了多久了?”

    “从我知道你要来,就已经在这里等了。”

    韩笑天苦笑道:“想不到的是,你居然把大嫂也带来了。”

    “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叶震麟笑了笑,笑的有些苍白,轻声道:“这虽然是公事,但也是私事,我想你嫂子她有权利知道这一切,毕竟你明白的,我想来是主外不主内,家里的事情都是我老婆拿捏着的,现在这自然是家室,无双是她的儿子,歆瑶是她的儿媳妇,有权决断一切!”

    韩笑天默然,始终垂着头,因为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无法直视他大哥的感觉!虽然,他们谁也不曾愧对谁?

    叶震麟的目光在四下游离,过了很久后,才忽然微微眯起眼睛问道:“关于我孙儿的消息,有没有走漏?”

    叶震麟是个宛如雄狮一样的男人,而微微眯着眼睛这种动作,则是属于那些藏在暗中咬人的毒舌的!

    韩笑天看了自己的大哥一眼,当时就是心中一颤!他和叶震麟相识已经很多年了,或许别人看不透叶震麟微微眯着眼睛时候意味着什么,但他却知道!

    那代表着心中的残忍和无情!

    当年,他在老山负伤的时候,背着他走出战场后躲在丛林里逃避敌人追击时,叶震麟就是用这种目光在看他的那些敌人!而结果是——118名追击他们的士兵全都被叶震麟活活玩死了,在丛林里来来回回和那些人战斗了将近一周的时间,用丛林里的藤蔓将所有人都吊死在了树梢!手段相当毒辣,哪怕是连最后一个已经残废的敌人都没有放过,斩草除根!

    韩笑天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叶震麟身居华夏上将的位子已经很多年了,经过这么多年耳濡目染的熏陶,当初的大头兵已经成了在权利的刀尖上跳舞的狠人,身上自然而然多了那么一股子无形的威势与杀伐果决,这绝对不是一个商人能够拥有的气质,哪怕是买卖做的再大都白搭!此刻,当叶震麟身上的气息完全释放的时候,就连他都产生了一种近乎恐惧的滋味,沉默良久后,道:“不会有人说出去的,因为……我一直都守在这里!”

    “希望如此吧!”

    叶震麟深深叹了口气,随后眸光一转,停留在了韩笑天脸上,那双内蕴威严之气的眸子里总是荡漾着那么一丝说不清楚的味道,轻声道:“那个孩子的种种情况我都听说了,让我想到了很多事情!唉,笑天啊,原谅大哥这一次的不讲理吧,但是,为了保护那孩子,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发誓,谁敢泄露我孙子的半点儿消息,我叶震麟绝对会亲手拧断他的脖子,哪怕是和这个世界作对也在所不惜!在无双面前,我已经够不是个东西了,负了自己儿子一辈子,明明是个做爹的,却要孩子像个父亲一样来成全我,人活到这地步,也确实是一种悲剧了,这些天,我痛定思痛,心中愤懑的恨不得自己给自己一枪!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一次,我吃了一次的亏,不想再吃了,所以,在我孙子这件事情上,我要像个爷爷一样站出来拿这肩膀给他扛下一切!我知道,这次是无双没道理,我再这么霸道更是说不过去,就像欺横霸市一样,但为了我那孙子,我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韩笑天彻底呆了,完全没想到当初视公道正义为生命的叶震麟竟然会忽然发生这样的改变!沉默很久后,才终于问道:“能告诉我……那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有关于今天的一切,你不让人说?”

    “说了,我孙子会有性命之忧!”

    叶震麟涩声道:“生下来就头角峥嵘,注定要镇压一个时代,不知道这是他们这一脉人的幸运,还是不幸,但一个没有欢笑的童年,却是注定的了!无双是这样,小时候没过过一天的好日,似乎老天爷都容不下他们的存在!而我那孙子,将比无双更加碍眼,因为他注定不凡的同时,还是无双的儿子!这些,你知道这点儿也就差不多了,多了,现在对你没好处!”

    叶震麟拍了拍韩笑天的肩膀,转移了话题:“对了,歆瑶现在怎么样了?”

    “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谁也不肯见。”

    韩系天苦笑着指着自己的鼻子:“包括我!”

    叶震麟点了点头,倒是可以理解,面沉如水,压低声音问道:“她……有没有和无双决裂的念头。”

    韩笑天顿时苦笑了起来,垂着头说道:“我刚才去和她坐了坐,多少能看出些端倪!说句实话,歆瑶现在真的有那个想法,而且,还是非常的强烈!”

    “此言当中?”

    “自然当真,其实说句实话,我比你更加希望他们两个能够和好,可是……那丫头的现在心理状态,真的是让人担忧……怕就怕她一个想不开,真的和无双……”

    言尽于此,三个长辈,几乎是同时一声苦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