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八章 家事纷争【三更求花】

    夜深了,因为最近军区有一场规模甚大的军演,所以,最近两天叶震麟一直都很忙,连去看他孙女的时间都没能挤出来,等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匆匆吃了一口叶母热好的饭菜以后,就直接去休息了。

    半夜时分,正是叶震麟睡得迷迷糊糊之际,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当时就将之惊醒了,忍着都快上下搀和到一起打架的眼皮,揉了揉发疼的脑袋,这才接起了电话,连打来的号码是谁的都没有看:“喂,你好,叶震麟!”

    很简短的六个字,若是丢到一般人的耳边,那是宛如炸雷一般,华夏上将叶震麟的名声现在早已经响彻大江南北!

    可对面的人在听到以后,却是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叶震麟!你现在给老娘滚起来,老娘要听听你的解释!”

    有些尖锐,也有些冰冷!

    叶震麟几乎瞬间就听出来了,是李姨的声音!几乎是当下就清醒了,在他的印象当中,几十年的相识生涯中,李姨的脾气一直都好的很,从来都没有发过一次火,甚至连一句错话、伤人的话都没有说过,当得起贤良淑德四个字,完全想不通是因为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这个温良恭俭的女人如此发飙,跟个泼妇似得,还……老娘?!

    叶震麟苦笑,这么多年了,谁敢对着他说半句不恭敬的话?李姨算是头一个!不过却没有发火,耐下性子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震麟,你少给老娘在那里装蒜!”

    李姨的声音很冰冷:“你们叶家父子好样的啊,怎么,当了上将了也开始学着那些当官的欺横霸市了啊?呵……好个叶上将,位高权重,和你儿子合谋着一起坑害我家歆瑶是不是?我告诉你,叶震麟,我不管你上将还是下将,就算你是中国的一号首长,今天这件事情老娘也得和你好好说道说道,问你要个交代!”

    “你可以压下脾气好好说话么?你这说了半天,我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意思么?”

    叶震麟叹了口气,道:“我叶震麟当了一辈子的兵,别看现在肩膀上挂着个穗花三星,但我始终都把自己看成个大头兵,什么时候欺横霸市了?我和你认识这么多年,我是不是那种人,你自己应该知道!现在,你问我要解释,好,我可以给你,但你最起码得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你儿子的事情!”

    李姨冷声道:“我想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在回国和歆瑶结婚之前,就已经有过一个老婆?!”

    叶震麟刚想开口说没有,却忽然闭上了嘴,因为他想到了华夏的“sss”级绝密资料上有关于暗黑议会之主的情报!

    在暗黑议会崛起之际,暗黑议会之主,曾经和意大利黑手党杰诺维斯家族的女魁结合过!

    只不过,二人的结合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没有经历住岁月的考验,没过多久就分开了,以至于现在暗黑议会和杰诺维斯家族两个曾经的兄弟组织,现在水火难容,也是因为这个,暗黑议会在欧洲并没有完成绝对的统一,无法保证绝对统治,因为在西西里半岛上,在杰诺维斯家族的领地上,他们无法发号施令,也没有去征服过这个家族!

    这些情况,全部都是最绝密的东西!因为只有每一个国家或者组织的最顶尖的那几个人才知道!而叶震麟自己,也当初下意识的忽略了,毕竟,这些都是历史原因,虽然两个人破裂的姻缘造成了欧洲地下世界现在格局,但毕竟是过去的东西!

    此刻,李姨忽然提起这个问题,叶震麟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后,才坦然道:“我知道!”

    “知道?呵呵……那就是你们父子两个成心坑骗我们韩家了?”

    李姨冷笑了起来,有些尖锐:“你知不知道,你的刻意隐瞒快害死歆瑶了?还有你那位宝贝儿子,在外面拈花惹草,根本视这段婚姻为无物!”

    叶震麟皱起了眉,道:“这不是我刻意隐瞒,而是……唉,跟你说些本来你不应该知道的事情吧,无双的身份不简单,他的很多事情,全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隐秘的事情,也是最禁忌的领域,甚至影响到了整个国际格局,他的往事,没有一件简单的,根本不是一般人应该知道的东西!就算是你,怕是都听过他的某些传扬开来的故事,只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故事里的那个活着的传奇,就是和你朝夕相处的叶无双而已!你口中说的那个女人,关系到了他最重要的一段往事,已经不仅仅是一段单纯的婚姻了,而是影响西方格局的一次事件!这些东西,你们是不该知道的,知道了,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而我更不能说,虽然从两家的关系上来说,我应该把无双过去的感情经历告诉你们,可那些……已经成为了国家的最高级别的保密资料,我说了就是泄密啊!”

    叶震麟叹了口气,道:“和你说这些,我不是想告诉你我没有任何过错,只是想说,我也是无奈之举!而且,我也不认为一段已经破碎了的婚姻对于他们现在的婚姻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破碎的婚姻?”

    李姨的笑声更加尖锐了一些,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你口中那段破碎的婚姻其实有了爱情的结晶?那个女人,给叶无双生下了一个儿子!一个跟个野兽一样的儿子,就像你那位儿子发怒时一样的小家伙,今天找到公司的时候,赤红着眼睛差点儿直接杀了人!闹的现在是无人不知!”

    和叶无双发怒时一样的孙子?一个……赤红着眼睛差点儿杀人的小孩子?!

    叶震麟此时已经彻底呆住了,叶无双是他训练出来的,对狂战士的了解,这个世界上比他多的人几乎没有!

    难道是……

    叶震麟感觉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第二个狂战士诞生在暗黑议会意味着什么了,尤其是,还是叶无双的儿子!简直就是……少年至尊啊!注定会成为继叶无双之后的第二位暗黑霸主,制霸天下,镇压世间三百国!如果传出去,将会对整个国际形势产生重磅炸弹一般的影响!叶无双就已经够可怕了,他的儿子如果也是个狂战士,注定要镇压一世的话,那是个什么概念?暗黑议会的传承将一代比一代更加可怕,无人能够撼动!怕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就坐不住了,那个孩子早夭也是注定的事情,那些叶无双的敌人里没有人会允许叶无双有如此可怕的衣钵继承人的!

    叶震麟过了好久,才终于平静了一些,问道:“歆瑶现在怎么样了?”

    “怎么样?你觉得一个女人碰到这种事情会怎么样?”

    李姨道:“她现在正在挣扎着要不要离开叶无双!”

    “我现在就过去!”

    叶震麟深深吸了一口气,眉宇之间涌现出一丝煞气,居然对和自己相处了好几十年的老朋友下了通牒:“我知道你现在很不舒服,但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管好自己的嘴,千万不要把有关我那个孙子的事情说出去,我决不允许你那样做!霸道也好,当了上将以后嚣张跋扈也罢,有火,你尽管冲着我叶震麟来,我都认了,但只要你敢把我孙子的事情再告诉别人,我发誓绝对会亲手拧下你的头颅,谁也救不了你,哪怕是笑天跪在我面前,我都要抄了你们韩家!”

    说完,叶震麟“啪嗒”一下挂断了电话,睡意全无,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此时,叶母也被惊醒了,静静看着叶震麟,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什么事情?”

    叶震麟苦笑道:“咱们那位宝贝儿子给咱们叶家添了一位宝贝孙子啊……一位……注定要和他一样,一生都不得安宁的孙子,因为他和无双一样天生不凡!可现在,他还没成长到无双那种谁撞上都敢怒不敢言的地步,一旦消息走漏,很危险!”

    叶母也不平静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究竟是做什么的,但看一号首长三番五次带着一帮大佬来叶家就知道绝对不凡,要嘛不会强大如华夏也得借着亲情来牵制!当下就坐了起来,道:“我和你一起去。”

    叶震麟一愣,沉默了半响后,点了点头:“好!”

    ……

    韩家别墅。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李姨一脸愤怒的将手机摔到了地上,“啪嚓”一下就摔成了粉碎!

    也只有因为韩歆瑶这个像她女儿一样的孩子的事情时,她才会如此愤怒了,此刻,听到叶震麟的威胁后,更加的怒不可遏!

    这是什么事情?你们叶家合计在一起骗了歆瑶还有理了?

    不让我说,怕传出家丑么?

    门,“吱呀”一下开了。

    刚刚从韩歆瑶那里出来的韩笑天就这么推开门静静站在门口,冷月洒进房间,照在他脸上,能看出这是一张阴沉沉的脸,冷冷看着李姨:“你打电话给叶大哥了?”

    “嗯。”

    李姨点了点头,有些气愤的说道:“他居然还在护着那个臭小子……”

    话还没说完,就见韩笑天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几步之间就冲到了李姨面前,一个耳光就打在了李姨脸上。

    “啪!”

    极其响亮!

    李姨呆了,呆呆的看着暴怒中的男人,轻声道:“你居然打我……”

    韩笑天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咬了咬牙,转过了身:“说些你不知道的事情吧,在东突事件后,咱们国家的一号首长曾经找我谈过一次话,你知道他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华夏崛起的契机,在我们韩家!”

    “首长告诉我,无双的身份很特殊,若他能留在中国,就是一头伫立在华夏国门的雄狮,怒视四方,吓退一切敢来华夏撒野的敌人!我知道你很惊讶,我当时也很惊讶,就是到现在都一样惊讶,但我不想探究无双的身份,因为首长说了,现在知道对我没好处!所以,我从来不问,首长也只是告诉我:‘不用怀疑,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种人有这样的力量,往那里一站,就是一座不倒的丰碑,能吓死人!’,于是,我算认可了这种说法。然后首长告诉我,说无双的情丝牵绊在了韩家,这个世界上,能牵绊住无双的,也只有韩家闺女的情丝,能把无双这块百炼钢变成绕指柔!他说,华夏现在需要无双这么一个人撑起脊梁骨,哪怕只是借势,也是借的一头雄狮的势,怒视四方而退敌,给华夏崛起的时间,希望我能为了国家,忍下所有的气,因为无双注定了不平凡,忍下无双带来的种种麻烦,将无双死死牵扯在韩家,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无双与歆瑶的爱情,因为这是一份关乎民族大事的婚姻。”

    “你永远不知道的是,首长那样骄傲的一个人,居然向我鞠了一躬,拜托给了我这件事!”

    “我答应了,所以,那天当你告诉我无双在外面有女人的时候,我视而不见!”

    “可是你呢,你今日却在将矛盾不断往大了挑,婚姻这种事情,一旦出现裂痕,私下解决最好,所以我刚才一直都在安慰歆瑶,而你呢,竟然直接让叶大哥来了!你知不知道,这种事情,双方家长见面,那就是最后的对决了,是走上死局的时候才会走的一步棋?且不说为了两个年轻人之间那还没有断裂的感情,就是为了首长当初托付我的事情,我都得保住这段婚姻!”

    “你做了一件蠢事。”

    说完后,韩笑天离开了。

    而李姨,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