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问情【二更求花】

    一日时间,一晃而过。

    夜阑人静时,一身疲倦的韩歆瑶终于回家了。

    在通向别墅的小径两旁,郁金香妖冶绽放,满园花香,但韩歆瑶却没心思观赏那满园春色,现在的她,俏脸苍白,看上去憔悴的让人心疼,深深呼吸着晚间有些冰凉的空气,嘴角勾起一抹惨淡的笑容。

    韩歆瑶就这么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中,开门后,换上拖鞋,径自走到了客厅了,可出乎意料的是,经过厨房的时候,却听到了熟悉的锅铲交击的响动,阵阵饭香从里面传来。

    可能是听到门开的声音,厨房里的人关了火,出来了,是一张非常慈祥温和的笑容,却是李姨。

    李姨走了出来,从韩歆瑶走里接过了包,笑道:“回来了啊?”

    韩歆瑶点了点头,强打起一丝精神,道:“李姨你怎么回来了啊?你不是在我爸爸那里呢么?”

    “你不是说无双回来了吗?所以,我就回来了啊,不光我回来了,就连你爸爸都回来了,现在正在书房呢,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前段时间!”

    李姨笑的很温和,只不过一双眼睛却始终盯着韩歆瑶身后的地方看,忽然问道:“对了,无双呢?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吗?”

    这话一出口,顿时戳中了韩歆瑶心里的痛处!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韩歆瑶那本来就有些苍白的小脸,瞬间又白了几分,白的近乎透明了!所有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土崩瓦解,几乎是在扑进李姨怀里的瞬间,就“哇”的一下哭了出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李姨眸光顿时深邃起来,从韩歆瑶的表现上,意识到了某些非同寻常的东西,不过当时也没多说什么,而是扶着就连站立都有些困难韩歆瑶去了客厅,坐下后,一直没说话,就是抱着娇躯颤抖的厉害的韩歆瑶轻轻拍打着,就像她哄小时候的韩歆瑶时候一样。

    泪水,浸湿了李姨的衣服,最让李姨心里惊骇的是,韩歆瑶的眼神,很绝望,一双原本明亮而漂亮的眼睛,这个时候非常空洞,就连目光都无法聚焦!

    这是心念成灰啊!

    李姨一颗心渐渐的沉入了谷底,没有人比她更加担心现在的韩歆瑶了。现在这社会,医疗发达,身体上的病能治,只要不是绝症,可心理的病,却根本没法治啊,当一个人心念成灰的时候,这个人几乎就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过了很久,可能是半个小时,也可能是一个小时,韩歆瑶才终于停止了流泪,捂着自己的胸口,抬起了那张苍白的近乎透明的小脸,泪眼朦胧的看着李姨:“姨,我心疼!”

    “姨知道你难受。”

    李姨叹了口气,道:“告诉姨,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事情别自己一个人憋着。”

    “叶无双……”

    韩歆瑶咬着牙说道:“那个混蛋,他外面有人了!”

    有人了?

    李姨松了口气,缓缓道:“还是以前那个吗?”

    对于苏樱雪的存在,其实韩歆瑶早就察觉了,也曾经告诉过李姨,因此心里倒是多少有数。

    “如果真的是那个,我倒是真的宽心了,毕竟您说过,做男人的哪里有不偷腥的,只要他还惦记着家里有我这个老婆,只要他还知道自己其实是有家的,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韩歆瑶一个劲儿的摇头,满头青丝乱舞,痛苦到了极点:“可是这回这个不一样,居然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一个已经五岁的儿子,而且直接找他找到了公司里面!”

    隐婚男?

    这是李姨脑子里面冒出的第一个念头,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不禁问道:“他难道是来韩家骗婚来的吗?”

    “没有那个孩子也是第一次见他,看他的样子,似乎是已经和那个给他生下孩子的女人决裂了!”

    韩歆瑶抽泣着,轻声道:“那个孩子……肯定是他亲生的,和他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就连发怒的时候都和他一样,那双眼睛……和他那天在高速公路上与人厮杀时候一模一样!”

    李姨听后,顿时松了口气!

    找小三也好,哪怕是小四,小五,小六什么的,其实都能接受!毕竟,现在这个社会就这样,笑贫不笑娼,谁也改变不了,现实就是这样!

    但最最不可原谅的,就是隐婚,隐婚男,那绝对是得判死刑的主!

    此刻,一听叶无双和那孩子的母亲闹翻了,便也松了口气,笑道:“我还当怎么了呢,你难道仅仅是介意那个孩子?别告诉我我从小教育大的孩子竟然会容不得一个孩子的存在!”

    “我没有介意这个,那个孩子只要进了这个家,我绝对能做到把他像亲生儿子一样对待。”

    韩歆瑶忽然抬起了头,一字一顿很认真的说道:“可是,你觉得叶无双究竟瞒着我多少?”

    不等李姨说话,韩歆瑶就继续说道:“其实我真正介意的,是叶无双的态度!和他生活在一起这么久,我也渐渐看出来了,他不是个普通人,肯定有过往,甚至就连身份都很神秘,我一直不问,就是想等他亲口告诉我的那一天,可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他瞒着我的实在是太多了,我甚至不知道,在此之前,他竟然还有个妻子!看的出来,他虽然和那个女人闹翻了,但他仍然很爱那个女人,很爱很爱很爱,甚至超过了对我的爱!姨,你不明白的,叶无双在知道那孩子的身份后,竟然气的直接吐血了,可想而知他对那个女人的身份!跟他生活在一起,我忽然发现我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他让我绝望,让我的心在一点点的变的冰冷,他瞒着我的太多了,多到了我觉得甚至就是他向我坦白,我都有些受不了的地步!这才是我真正难过的原因,我发现……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世界我理解不了。”

    “我一直都觉得我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可我发现,我居然理解不了他的世界!姨,你说的不错,这个男人就像毒品,碰上了就戒不掉了,但继续吸下去,毁掉的是自己!”

    “……”

    听着韩歆瑶的轻语,李姨才发现,似乎有些东西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情之一字,从古至今不知道成全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毁掉了多少人,尤其是,韩歆瑶爱上的是一个根本无人看懂的男人!沉默良久后,才终于问道:“你想怎么做?”

    “我不知道……”

    韩歆瑶有些痛苦的摇了摇头,道:“姨,我先回房间了,我很累,想睡觉。”

    说着,韩歆瑶挣扎着坐起来,上楼去了,甚至就在经过刚刚下楼的韩笑天身边的时候,都始终垂着头没说一句话。

    韩笑天问李姨怎么回事,得到的只是轻声一叹。

    情之一字,伤人不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