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有子名曰叶静天【二更求花】

    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叶无双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脑子里面,尽是姬娜的容颜!

    一个成全了暗黑议会之主的女人,一个成就了叶无双的女人!

    每个男人,一生之中总是会碰到一个成就自己的女人,或许是自己的母亲,或许是自己的妻子,或许是自己的情人,或许是自己走入职场后碰到的女性领导……总之,在一个男人纷杂的一生当中,总会有这样一个女人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毫无疑问,姬娜在叶无双的生命中,就扮演着这样一个角色!

    生活和时间虽然打败了他们之间的爱情,但这个女人在叶无双心中仍然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谁也不能撼动,就像她是暗黑议会所有武士认可的祖母一样,谁也无法取代!

    可现在,叶无双的脑海里面,徘徊的全部都是在平汉王室内乱时,那个绯雪如杀的夜晚,姬娜冰冷仇恨的样子!

    或许……自己做错了?

    叶无双不知道,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儿子,抱着就连狂战士的血脉都从自己这里传承下去的儿子,走在烈日炎炎的街道上。

    不知不觉间,父子二人已经走到了一处公园。

    叶无双心乱如麻,只想安静一下,于是找了一个无人的地方坐了下来,而孩子,则乖巧的做到了他身边。

    叶无双从怀中摸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沉默了一下,才问道:“告诉爸爸,你叫什么名字?”

    “彼得·杰诺维斯。”

    孩子非常乖巧的说道:“但是我自己把名字改成了彼得·叶,不过在知道爸爸你是中国人以后,我又给自己起了一个中文名字,叶静天。”

    “就叫叶静天吧,是个好名字。”

    叶无双笑了笑,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轻叹道:“你身上流淌着中国人的血液,所以,永远记住,要按照中国人的规矩来办事,在咱们中国,在孩子的姓氏上,老祖宗是有规矩的,得跟着爹姓,没有跟着妈姓的道理。”

    叶无双似乎是在和叶静天说,又似乎是在规劝着自己,和姬娜直接对立。

    “嗯,我知道。”

    叶静天低头看着自己那双有些破烂的军靴,蔚蓝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犹豫,过了良久,才终于抬起头看着叶无双,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终于问道:“爸爸,我是不是给您带来了麻烦呀?我看您似乎很不开心,如果您不开心的话,我这就回意大利去,其实我就是想看看我爸爸长什么样,就看一眼就行了,这是我从小到大做梦都在想着的事情,现在我看到了,也就满足了!”

    叶无双浑身一颤,顿时从种种负面情绪当中脱离了出来,看着自己儿子那张清秀而干净的脸,当时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他妈的,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畜生不如的事情!?

    一个五岁的孩子,远渡重洋跑来中国找自己,一路上得吃多少苦?看看叶静天现在那脏兮兮的模样就知道了!而自己却在纠缠着那点儿男女破事,简直就是畜生不如,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

    叶无双深深吸了口气,忽然笑了,将一切情绪都从自己脑海中剔除了出去,掐灭了才抽了一半的烟,摸了摸叶静天的小脑袋,那乌黑的发丝很像他,浓密,而且比较硬,有些贴着头皮,然后一脸认真的说道:“儿子,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是老爹的宝贝儿子,是老爹生命的延续,哪怕这个世界容不下咱们父子二人了,老爹也带着你浪迹天涯去!”

    叶静天那张清秀干净的脸上涌现出一丝惊喜,问道:“真的吗?”

    “真的!”

    叶无双伸出了自己的小指,抓起叶静天的手,将孩子的手指与自己的小指勾在一起,摇动了几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叶静天不解:“爸爸,这是干嘛?”

    “中国人的承诺方式。”

    叶无双轻声道:“这是最庄重的承诺仪式,比在神灵面前许下的誓言都坚定,人可以死,但誓言不会破灭。”

    叶静天点头道:“原来这样啊……我忽然发现,我其实好喜欢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

    叶无双大笑,将自己的儿子抱起放到腿上,道:“和爸爸说说,你是怎么找到爸爸的?”

    “偷听来的。”

    叶静天眼中闪过一丝回忆,低声道:“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也就是刚刚会思考的时候,有一次我问妈妈,我的爸爸在哪里?妈妈就告诉我,你爸爸是个十恶不赦的恶魔,已经死了。结果当天晚上,马蒂叔叔忽然悄悄跑进了我的房间里面,告诉我,其实您并不像妈妈说的那样,马蒂叔叔说您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男人,是整个西方世界众所周知的战神,妈妈的话,是有失偏颇的。然后我就问马蒂叔叔,那您现在在哪里,马蒂叔叔没说,直到他犹豫了好几天以后,才说,您死了,是战死的,还告诉我,如果想给您报仇,就要刻苦的训练。”

    “然后,我就每天发疯一样的训练,训练,再训练。直到……去年冬天快过圣诞节的时候,才回到了意大利,可是我发现,妈妈好像与以前不一样了,总是会在一个人的时候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一会儿发怒,一会儿又一个人偷偷躲在房间里哭,我怕妈妈出什么事情,然后就每天跑过去偷偷在门外听。直到,一个月以前,我听到了妈妈和马蒂叔叔在争论您的事情,那时候我才知道,您没死,他们都是骗我的,都是一群骗子!”

    “后来,我就去马蒂叔叔的房间了,半夜三点,偷偷进去的,我用那把美国的一个士兵送给我的勃朗宁手枪顶住了马蒂叔叔的头,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他说大人的事情让我少搀和,可我说我想见我的爸爸,哪怕一面也好,然后马蒂叔叔陷入了沉默,说让我第二天去找他。第二天,我去了他的房间,发现马蒂叔叔喝醉了,一个人趴在桌上呜呜的哭,说他不想和曾经的兄弟刀兵相见,手上不想沾上曾经兄弟的血,我不知道他说的那些曾经的兄弟是谁,我只想知道您在哪里,您和妈妈之间究竟怎么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在骗我!马蒂叔叔犹豫了很久,才终于告诉我,从前的事情他也说不清,说我如果想知道,让我来找您,然后他给了我这个地址,从枕头下拿出了那张照片……”

    说到这里,叶静天扬起了小脸,很认真的看着叶无双,道:“爸爸,您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叶无双怎么回答?无法回答!难道告诉一个五岁的孩子,时间打败了他们这个家庭吗?沉默了很久后,才终于轻声说道:“对不起,儿子,爸爸也没法告诉你曾经发生的一切!”

    叶静天又问:“那您和妈妈还会在一起吗?”

    叶无双愕然,最后只能似是而非的说道:“或许吧……”

    ……